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真相(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真相(九)

    老徐突转的话音不是很大,但落在叶昊耳里却是响若重锤。

    无疑,老徐接下来的话很明显会涉及到他。

    并且还将直接关系叶昊生死。

    做为一个在末日费力过活到现在的叶昊那是一点都不想死。

    尽管他靠着出色的坑蒙拐骗技巧,一路走来也没遭受多大罪。

    但骗子这个行当所要承担的风险那是一点都不小。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骗人。

    怎奈,生长环境和成长经历促使他不得不走上这条叫人唾弃的路。

    没人愿意当坏人,也没人天生是坏人。

    叶昊也想过平凡人生活,也想堂堂正正做人。

    可人这一生总有些事情很难用一两句道理讲清道明。

    就跟谁都知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但真正能做到的还是少数。

    为什么?因为苦。

    学习苦不苦?苦!

    做好人苦不苦?也苦!

    而人却又是喜好安逸,本性懒散的,这就注定很多人没法按照所谓“正确道理”行事。

    不过如果有好的指引及氛围,人往往会有改观。

    这就好比学校的普通班和重点班。

    重点班之所以厉害,不仅仅是内里学生学习底子好,更重要是氛围。

    当周围人都在拼命学时,身处内里的个体也会受到感染。

    当然咯,至于日后的前程这里涉及很多额外因素,学习好出路多,学习不好也未必混的差,最终成败还要看人自身能力和天赋,这东西是与生俱来的。

    上述都是题外话,扯这些就是想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改过自新”。

    叶昊本质内在还是想走正道的,他缺少的是个契机,正如普通班和重点班一样,如果能给他一个处在“重点班”良好环境熏陶下,他就不用再继续行骗了。

    毕竟,走骗的道路,叶昊也是出于生存需要。

    若是有人能给他提供好的生存环境,他当然不用继续行骗。

    “不过……这位,我不能交给你们,他和杀人事情无关,你们能认同吗?”

    老徐目光炯炯扫过面前二人,他不会强制对面二人同意。

    叶昊听罢,心下稍安,关键时刻,老徐终归是没有抛弃他。

    不过过往幸存者团队怎么待他,至少现在叶昊心理感到了一丝温暖,不,准确来说是归属感。

    这是他一直苛求的东西,自打从监狱逃出,这一路他就跟着那帮狱友在末日打拼。

    只是他们名义上是个团队,但私下谁都清楚,彼此都在打着算盘。

    叶昊因为嘴巴,脑袋灵活,最重要他能凭借自己本事骗到吃喝,所以很自然他被推举为整个团队的首领。

    但叶昊清楚自己这个头领就是底下人搞饭的工具,抛开这点,他屁都不是。

    所以叶昊从来没有归属感,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此时老徐突然站出来替他说话,说实在的,这种感觉搁叶昊这种人是弥足珍贵的。

    要不怎么说物以稀为贵呢,试想一个天天唾骂你不是东西的人,一个天天瞧不起你要远离你的人,在你最为难,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慕的站出来替你开脱,帮你,保你,你会是什么感觉?

    错愕!?震惊!?感动!?

    叶昊现在就是这样,都说患难见真情,叶昊此时此刻是真被老徐的“够意思”打动了。

    中年人清楚年轻人肯定对老徐提的说法有异议,但就大局而言,这个提议无可厚非:“我没意见!”

    中年人表率的给出自己答案。

    老徐点点头,目光盯向年轻人。

    此刻情况已经非常明了了,傻子也能看出老徐是有意要保叶昊了。

    也正是因为此,老徐不希望中年人思想影响年轻人。

    他要切实得到年轻人想法。

    见老徐望着自己,年轻人直言不讳:“他在现场,他眼见那人杀我父亲而没有做为,他必须死!必须偿命!”

    “郝云!叔知道你想替父报仇!可冤有头债有主,咱不能错杀好人!他……我在现场,他没有杀人的念头,最后也是他阻止那混蛋杀你父亲,这些都是黄叔我亲眼看到的,难道你还不信你黄叔吗?”

    中年人也是有些着急了。

    一方面,他不希望年轻人因为执拗把事情搞僵。

    毕竟,就目前己方所处局面来说,能杀掉一人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搁着别的地方,中年人清楚,人家谁会给你废话。

    你夜闯人家驻地,单凭这点就够枪毙你好几回的了。

    另一方面,中年人冷静下来,仔细琢磨老徐的话语也觉有些道理。

    他们本就是本份的人,非到万不得已不会与人冲突。

    要不也不至于为了一点物资坚持到拿枪对峙的地步。

    此刻若是他们借助所谓道义杀了叶昊,那和刽子手有什么区别?

    中年人可不希望让自己和旁边孩子的复仇之路,因为这不明不白的杀戮而背负一辈子的罪孽。

    这诚如中年人自己说的那样。

    人嘛,活着就该堂堂正正,苦点累点不要紧,但若是连做人最起码的底线都丢了,那和那些游荡在世界,漫无目的的嗜血丧尸有什么区别!?

    年轻人不甘啊:“黄叔,咱就这么放了那家伙?那你叫我父亲怎么明目?”

    中年人轻叹口气:“孩子啊!你觉着杀一个没沾鲜血的人你父亲就会明目了?咱那是在造孽,给你父亲造孽啊!回头这笔账算在你父亲头上……你希望你父亲在下面也过的不安吗!?”

    年轻人大都是不信神佛的,不过家里有人过世就不同了。

    有过经历的朋友应该都有内似体会,至亲离开后,活着的人总会期盼他能在另个世界活的快乐。

    尽管我们不知道另个世界在哪儿,什么样子,甚至连是否存在得无法确认。

    但美好的寄托驱使我们愿意相信有这样世界存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与逝者有个沟通的地方。

    做为过来人的中年人相信年轻人也不例外,所以就利用这种诸如鬼神的说法算是给年轻人无形施压吧。

    果然,在听完中年人最后这番话后,年轻人蠕动的唇角渐渐有了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