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真相(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真相(十)

    还能说什么呢,纵使有千万不甘,年轻人也不能叫自己逝去父亲再遭罪责,饶是这些都是无从考证的事情。

    “哼,”冷冷哼了一声,年轻人沉默了片刻,随即认命道:“算了,为了父亲,黄叔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理解的拍拍年轻人肩膀,中年人扭转过头,冲着老徐郑重回道:“我们接受你的说法,该杀的人杀,不该杀的我们也绝不连带。那么现在能让我们杀了他吗?”

    听到这儿,叶昊同伙哪里还顾得了被折断手臂的疼痛?

    命都要没了……同伙哭爹喊娘的讨饶道:“老徐,老徐,我,我知道错了,那天我混蛋,杀了人。但,但那我也是为了任务需要啊!我是无心之失,我没真打算杀他们。我……我……各位兄弟,都别杵着,站着,帮我求求情啊!我那么做真的真的是为了团队!”

    “我去你妈的为了团队!”魏大壮一脚把叶昊同伙踹翻:“****的,老子出去任务那么多次,要照着你,手上还不知沾多少鲜血了!”

    “到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错误,你丫的真妄披了身人皮!!”

    没人同情叶昊同伙,也没人会为了他站出来说话。

    望着面前一张张讨伐憎恶的面孔,叶昊同伙认命同时,也是心有不甘啊。

    他真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自己阵营会这样对其“口诛笔伐”。

    如果现在手里有枪,他真想起来把屋里人全给突突了。

    可惜在来时路上他的家伙就被老赵借口拿走了。

    时下手臂又被雷瞳折断,他连最后的依仗都没有了。

    死亡谢罪是他最后的出路。

    老徐再次抬手示意众人止声,罢了开口:“他是肯定会得到应有惩罚的,但杀他的事儿还是由我们来吧。”

    “这怎么可以,你说你们来,到时候你把他私下放了我们怎么知道?”

    老徐轻敲了敲桌子:“兄弟啊,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杀过人?相信我,杀人的感觉绝对没你想象的容易美好。或许因为你父亲关系,你能毫不犹豫杀了他,但日后……很长时间都会活在梦魇里的。这些,我想你父亲也一定不会看到。”

    这席话,老徐那真是掏心窝说的。

    在现实社会,尤其是网上,总有网友喊打喊杀。

    尤其是网络小说,主角的框架似乎就该是大杀四方,不爽的杀,顶撞的杀,惹恼的杀。

    好像杀人是种伸手就能完成的事情,尤其是在末世,好像不杀人就不能活了。

    通常而言,我们把这种人称为“键盘侠”。

    啥叫键盘侠,就是以键盘为刀,鼠标杀人的家伙。

    “你不用废口舌了,我没事儿,我亲手杀了那人替我父亲报仇,至于以后我会怎样,那是我自己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

    典型的好心当做驴肝肺,不过年轻人受丧父情绪影响,他现在说什么过激话,做什么过激举动都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老徐并没因为年轻人蛮横言语而有生气动怒迹象。

    饶是底下队员也始终对这位暴躁且有些不讲理的年轻人保持着足够克制。

    要不,就年轻人那身板,还能有站着说话的机会?

    知道年轻人情绪不稳,不容易沟通。

    老徐便是将主意打在了中年人身上,他淡漠问道:“你怎么看?是不是一定要让他来做杀人这件事儿?”

    中年人犹豫了一会儿,他年纪摆在那儿,考虑问题自然要比年轻人周全许多。

    他明白老徐说那些话是出于真心考虑的,毕竟,如果他有心放过己方队员,也没必要和己方扯那么多。

    现在对方真的不杀刽子手,他和年轻人能有什么办法?

    除了能在言语上不痛不痒的攻击几句,根本不会伤及对方分毫。

    所以从这点分析,中年人很自然倒向老徐那边。

    杀人会产生怎样后果,中年人不清楚,因为末世爆发至今,他除了杀过丧尸外,还真没杀过人。

    但头一次杀丧尸的经历他记忆犹新。

    那时候还不清楚丧尸为何物,在被畜生攻击的生死关头,中年人凭着本能求生**斩杀了畜生。

    尽管他当时是出于自卫,也是被害者。

    但杀人之后那种意识形态上的冲击,还是叫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

    呕吐!是最为直观的身体反应。

    看着同类惨死在面前,尤其是渐渐空洞的眼神,那种感官上刺激很容易叫人胃液翻滚。

    而相较于身体反应,更糟糕及难以忍受的是心理和神经的变化。

    恐惧!一种很难用言语描述的恐惧,会在杀人后短时间内侵占你全身。

    这些,一方面是来自法律道德约束,毕竟杀人要判刑这是人潜意识存在东西。

    另一方面,人自身对死人这种意识形态从来没有接触过。

    所以杀人绝对没想象那么美好,这从无数犯罪份子被抓后表示终于“轻松解放”的告白就能看出。

    “郝云啊,人家说的有道理,杀人的事儿你就不要参与了,我来替你做吧。”中年人出声回道。

    “不,黄叔,我只有亲手杀了他才能解恨!”

    “唉~”叹了口气,中年人转过脸,一脸严肃教育道:“郝云!我知道你报仇心切,现在人家已经答应把罪人交出来,这已经够了,你已经为你父亲做了该做的事情。剩下的事儿,我来解决。你日后的路还有很长,我给你父亲保证过,要好好带你活下去!你难道不听你黄叔的话了吗?”

    “不是,黄叔,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别只是了,如果你还听你黄叔的话,那这事儿就别再提了!!”面色一沉,中年人很是难得的冲年轻人扳起脸来,就连说话声音都提高了几分。

    要知道这还是他从入屋一来头一次对年轻人这样。

    由此也不难看出,中年人对年轻人是真的不错。

    他宁愿自己去承受杀人可能带来的后遗症,也绝对不愿年轻人沾染人类的鲜血。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年轻人无奈,只能不甘的点点头:“行吧,那就按你说的做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