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人由我来解决!”搞定年轻人,中年人总结道。

    老徐把手一摆:“你们谁也别杀,这事儿由我们做。”

    “这……”

    “放心吧,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实地监督,我们团队是绝对不会包庇‘乱’杀无辜的‘混’账东西!!”

    最后一句话,老徐的掷地有声。

    他是给中年人听的,同时也是讲给己方队员的。

    杀人!杀无辜的人!这个口子别的团队怎么样,老徐管不了!但在他这儿,在幸存者团队,那是绝对不能触碰的底线。

    谁‘乱’杀人,不管你是多老资格,都必须付出代价!!

    知道继续争执也改变不了什么,透过一段时间接触,中年人已经看出,面前男人,虽然屡次会抛出问题,但显然他是个原则‘性’极强的人,但凡和他心理预期相左,你想试图改变,基本是没可能事情。

    鉴于此,中年人便也是放弃了无畏坚持。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只要杀人犯处决,不管是谁处决,也不管用何种方法处决,只要处决就可以了。

    “这件事儿对我们意义很大,我们要看着他死!!”中年人的要求没有超出老徐的范畴。

    对此,老徐很干脆了头:“没问题,这个可以的。”

    “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年轻人适时发问,毫无疑问,他到现在还在担心老徐这边有意拖延最后偷放叶昊等人。

    老徐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什么时候都可以,这个由你们决定。”

    非常大度!

    这也难怪,叶昊同伙的死老徐压根不在乎,对方死了反倒是减轻了老徐每日提醒吊胆的负担。

    只不过早死对己方建筑不利,不然还能多利用对方一段时间,将其价值最大化。

    老徐的爽快有些出乎年轻人意料,不过既然老徐这么了,他立马顺势给出答案:“择日不如撞日,我要求现在就动手!”

    “可以!”老徐没有半犹豫,很干脆应了下来。

    听到自己死刑的宣判,叶昊同伙再次歇斯底里:“不,不不,你们不能这样!”

    “你们凭什么杀我!你们是谁?你们有什么资格审判我!”

    “叶昊!你个‘混’蛋!为了自己活命,居然他妈出卖我!”

    “徐仁杰,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子为你办事,真他妈是吓了眼了!”

    “带出去吧!”压根不理会叶昊同伙的叫嚣,一个将死之人对老徐来,却是没必要搭理。

    雷瞳用力将叶昊同伙从地上拉了起来,接着一众人先后走出屋子。

    见众人出屋,正带人守在村口的段成伍搞不清状况,当下在给毕大虎等人‘交’待几句后,快步朝己方大部队跑了过去。

    到地儿后,段成伍二话不开‘门’见山指着叶昊同伙问道:“老徐,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也难怪段成伍愕然,你之前进屋是两舌头被绑被附。

    这二十来分钟过去了,现在状况,两舌头被放,叶昊同伙却似是被打伤了押在队伍头前。

    老徐面无表情道:“这个‘混’当,上次任务杀了人家父亲,这次人家过来就是寻仇来的。”

    “哦,”了头,听老徐这么一解释段成伍算是大概明白了事情缘由:“那现在这是……”

    “杀人偿命!!这货杀了人家父亲,咱总得给人孩子一个‘交’待!”魏大壮在后沉声道。

    段成伍随即明白,敢情这是要正法叶昊同伙啊。

    对于这段成伍倒是没什么好在意的,要换做自己兄弟,段成伍没准还会顾忌往日情面求求情,可现在……你y杀了别人家人,还险些叫团队陷入危机,单凭这枪毙对方一问题都没有。

    就这么一众幸存者除了必要守备力量外,大家伙来到空地之上。

    雷瞳早就完成对叶昊同伙的五‘花’大绑。

    “跪下!”不管三七二十一,雷瞳照着叶昊同伙膝盖软肋来了那么一下,当即叶昊便是跪在了地上。

    队员们自觉围拢成圈,叶昊对面,老徐及中年人,青年人分列站立。

    老徐面‘色’严肃开口道:“你认罪吗?”

    “认罪!?”明知死期将至也无可悔改,叶昊同伙反倒是硬气了起来:“呸!”

    照着地面啐了口血水:“我有屁的罪要认!我真没想到,你们一群白眼狼!徐仁杰,我跟了你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功劳吧,你‘摸’着良心,上次任务老子是不是你命令出去的,我有没有完成你的任务!?”

    一席反问,叶昊同伙显得格外委屈。

    老徐淡漠回道:“任务是我叫你做的,可行动前我有没有三令五申不要和别的队伍起冲突?有没有所有指挥听从你们队长指挥?可你呢?有一做到了吗!?”

    老徐的回答叫叶昊同伙无言以对:“哼,到了这个时候你当然怎么都行咯。你他妈当时又不在现场!你知道当时怎么个情况吗!?要不是我开枪把东西抢回来,你以为靠叶昊那软脚虾能搞定这事儿?倒是我们两手空空回来,你他娘的还指不定怎么个辞呢!”

    “子!你他妈嘴巴放干净,你……”

    “华子!”老徐抬手叫停华表的愤慨。

    是的!叶昊同伙此时的叫嚣却是叫人气恼。

    魏大壮等脾气倔的要不是老赵从旁拉着,恐怕早就冲出去动手了。

    “你们一个个现在都看老子笑话是吧,老子知道今天逃过了。没关系,死就死了,反正早晚得死,不过临死前你们都听着,跟着他这样的领队,你们迟早被玩死!老子就把话搁着,我他妈在下面等你们!!”

    昂起脑袋,叶昊同伙“大义凌然”。

    “还等什么!杀了这个‘混’蛋!!”听着曾经的杀父仇人在面前口放厥词,年轻人气的汗‘毛’倒竖。

    老徐轻叹口气:“人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啊,活着这么大半辈子,连最起码做人道理都不懂,我真替你父母惋惜。也罢,好好去下面反思自己的错误吧,希望你下辈子能活的像个男人。”

    拉动枪栓,老徐缓缓举起手枪。

    望着老徐瞄准自己的枪口,叶昊同伙咆哮着想要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