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能在一个团队打拼到现在,肯定是兴趣相投亦或家人朋友,当然也包括一些为了利益在一起的团队。

    可黄霜今晚行为以及过往发生事情足可说明他的队伍不是那种为了利益在一起的队伍。

    老赵这边话音刚刚落下,老徐紧接发声补充:“一个团队人多人少不重要,你们过来,大家就是兄弟。既然是兄弟,有些话咱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坦白和二位说,咱们团队欢迎任何还抱有人心,有团队意识的幸存者加入。我们也立足于建设这样一个能为有相同抱负幸存者提供保护的庇护所。在这儿,咱们是家人。在这儿,咱们彼此互相扶持。所以你们人数有多少都没关系。”

    老徐的话意在告诉黄霜,在村子,不是说光享福的,你也得付出。

    听罢老徐,老赵两个人的说辞,黄霜下意识点了点头。

    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给出己方团队人数答案,他给出的答案是:“感谢你们提出的方案,但暂时我们可能不能接受。”

    相当意外的答案,老赵有些愕然,幸存者团队队员则心下恼火。

    这也难怪,自己这边这么掏心掏肺邀请你过来,你说你一个跑人家地头喊打喊杀的主还装啥打尾巴狼?

    老徐倒是没太大反应,他沉稳问了句:“可以给我个理由吗?”

    老徐自认开出的价码已经足够高了,他需要知道黄霜为什么拒绝。

    黄霜轻吐口气:“如果只是我和郝云,我一定加入你们。可诚如老徐你说的那样,我家里也有队员,我和他们是家人。这样大的事情我不能擅作主张。”

    “明白了!”老徐肯定道。

    对于黄霜这个解释,老徐能够理解。

    换位思考一下,己方和黄霜冲突起因是己方队员杀了黄霜那边人员。

    面对这样一件事情,在未跟己方队员商议加入仇家团队,回去后如何和己方队员解释?

    严重的话,整个团队很可能就此分崩离析。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强留了,老赵回头给老黄他们带些物资回去。”

    “这……”黄霜刚愈开口拒绝,老徐把手一抬:“唉,老黄你听我说,相逢是缘,我给你带这些物资是帮你,也是帮我们自己。离开之后,希望你们要坚强活下去,如果日后有任何困难,直管回来。这里永远是你们的家!”

    这个承诺老徐可是给的够意识了。

    他等于是给黄霜送了张没有期限的入村门票。

    好嘛,日后不管遇到什么麻烦……那就是即便黄霜与人发生冲突,老徐也会收罗他们,甚至替他们解决麻烦。

    “老徐,你这样让我很……”

    “好了好了,老黄,肉麻的话咱就别说了,呵呵,咱们刚接触,你可能还不解咱,咱们这只队伍就这个样子,对路了掏心掏肺,不对路你想叫我们帮,我们也会鸟!今天的事儿就这么定了,我这就去给你们筹措物资。”

    言罢,老赵就要起身。

    徐仁杰把手一抬:“别那么着急,老黄,天色都这么晚了,我看你们今夜也别赶路了,明个一早我派人送你们回去。”

    “谢了老徐,不用麻烦了,我们自己回去即刻。”黄霜果断给出回应。

    老徐没有纠结,细细想来也可以理解。

    换做自己恐怕也很难叫对方派车送自己走。

    尽管目前相谈甚欢,但走位老黄顾忌己方团队安全还是可以理解的。

    “ok,那给你们一辆车,你们自己走。”

    “不……”黄霜还想拒绝,不过这次老徐直接打断:“一辆车子而已,老黄你就不要推脱了,你也在末世求生这么长时间了,你们老时为了复仇可以什么不顾。现在愁怨以报,为了团队其它成员你们也得好好回去!”

    “是啊!老黄,在说了,你要是不回去给家里人解释,回头出来事儿,这责任可得咱头上戴啊,到时候这锅……”略带玩笑的道了句,老赵话虽搞笑,但实际想想这还真是个事儿。

    黄霜仔细想想也觉得有几分道理,若是真如老赵说的那样,因为自己这执意念想导致两家积怨,那他黄霜可就罪过大了去了。

    “成!那就麻烦你们准备辆车吧!”

    事情谈到这个地步,基本也就敲定了。

    黄霜要离开那是板凳钉钉的事情,老徐纵使心忧遗憾,但也是没办法事情。

    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人家不愿意你强求毫无意义。

    老赵按照约定去物资房筹措物资,王忠瑜,罗宝春则去面包车里把相关东西给拿取下来。

    大概十五分钟后,老徐收到消息一切准备就绪。

    领着黄霜,郝云来到村口,哪里面包车早已启动完毕。

    老赵来开车门指了指后座的两大包物资袋,开口说道:“能力有限,这些东西老黄你们带着,日后如果有需要就回来给咱联系。”

    话不多说,老徐招呼黄,郝二人上车,临行前老徐不出意外丢了句:“这里随时欢迎你们。”

    紧接引擎发动,面包车徐徐前行。

    望着面包愈行愈模糊的背影,老赵轻声说道:“老徐,看你的样子是很想留下他们?”

    老徐背手耳里:“你不觉得现在这世道像这样讲义气的汉子已经不多了吗?”

    无疑老徐话里所指之人正是黄霜。

    尽管此行是郝云和黄霜两人行事。

    可郝云来是为他父亲报仇,这是天经地义事情。

    但黄霜与死者仅是朋友关系,他还能这样不要命涉险报仇,单凭这点就足够配得起“爷们”二字。

    对于老徐的问话,赵云海感同身受,当下肃穆点了点头:“明白了!不过可惜啊,他到底还是对我们有承建,没能接受我们的请求。”

    面上也是露出丝遗憾神色,但随即老赵似是想到了什么,陡然扬起脸颊,他狐疑的开口求问:“嘶~老徐啊,这你要留下黄霜,郝云二人我能理解,可你给叶昊开脱……这是为什么呢?”

    老赵不是徐仁杰,他没法弄清对方心思,尤其在叶昊这件事上,要知道早前老徐可是始终对叶昊持警惕态度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