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抬眼望天,老徐又是冒了句意味深长的话:“老赵,你觉着叶昊这人怎么样?”

    赵云海再次愕然,看了看老徐,似乎是认为今天的老伙计有些奇怪。

    不过老徐既然问了,老赵还是如实回道:“这个……怎么说呢,人吧,有些圆滑,挺聪明的,不过……这靠骗人手段过日子,终归还是有点那啥。”

    虽然没有明说,,但老赵这席话还是潜移默化透露了他的叶昊不认同看法。

    这也难怪,人啊,一旦有了劣迹,总归是难以抹杀的。

    再加上幸存者团队对叶昊一众从开始就没啥好感,这种思想早已是根植在了队员们的心中。

    老徐点点头,随即开口:“你说的没错。”

    “那你……”

    “那我为什么还留下他是吧?”老徐垂下脑袋,笑了笑。

    赵云海耸耸肩膀,表示是这个意思。

    “其实一开始我也打算借助今晚的机会把叶昊那两个家伙给除掉,不过听了黄霜的讲述后,我改变主意了。”

    “为什么?”老赵追问。

    “因为在那件事上,叶昊没有做错,他曾试图阻止手下的行为。这说明他本心还是不坏的。在咱们这里这么久了,他不是也没做啥破坏驻地的事情嘛?”

    面对老徐的问题,老赵琢磨了一下倒也是这么回事儿,叶昊一众在驻地不仅没有给驻地造成什么破坏,反倒是在数次行动里帮了驻地不少忙。

    “另外,叶昊这人脑子灵活,嘴巴也溜。我们团队需要这样的人,我寻思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他知趣,懂得我的用意,他应该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老徐坦诚将心底想法与老赵和盘托出。

    老赵摸着下巴想了想:“给他一次机会也好,从目前情况看,叶昊这家伙本质还是不坏的。以他的聪明应该能看出的用意,成吧,既然决定留下他了,我的意思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看咋样?”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老赵的思路很明确。

    之前对叶昊如何如何抛开不说,但就现在,老徐既然打算留下叶昊,那就该给予对方应有的信任。

    否则,你叫后者怎么真正融入到团队之中?

    一个人如果没有真正的归属感,又如何为团队做事儿?

    尤其是老赵他们这样的团队领袖,假如连他们都无法做到信任叶昊,那底下队员岂不是还会排挤对方。

    到时候这终将不利于整个团队协作与发展,这也是为什么老赵要在这里提出这个说法。

    老徐对老赵的说法自是非常赞同,本来他还想单独给老赵商量这事儿。

    毕竟之前的种种“特别行动”,已是叫队员们对叶昊一伙陈建颇深,眼下既然要接纳对方,那自然要打破这种成见。

    这就需要老徐这个生活主管出马了,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事情,真正实行起来,无疑老赵需要费些脑筋。

    “老赵啊,你说的没错。这“拨乱反正”的事情我就交给你了。哦,对了,疏导队员们过往想法很重要,不过我们几个私底下还是得盯着叶昊,如果他有什么异动,该怎么做还是老规矩!!”

    眼眸闪过一抹厉色,老徐的气势陡然变的凛冽了起来。

    正所谓给你脸,你接着,那么啥都好说。

    反过来,给你脸,你还嘚瑟,那就别怪人家心狠手辣了。

    叶昊并不知道老徐,老赵这边的用意。

    结束晚上“闹剧”后,叶昊便是肚子回住处了。

    他在村里是绝对的vip存在,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早前老徐他们担心叶昊一众进入村子存有异心,所以就把他们七个给安排到统一屋子。

    一来,方便管理。

    二来,也节约地盘。

    说实话,开始的时候,叶昊一行人对这样安排那是心存不满的。

    为啥?这穷乡僻壤建的房子,质量咱权且不说,老徐他们压根不可能给这帮外来骗子啥好房子住。

    单就房屋内里的面积就叫叶昊等人郁闷不已。

    要知道,人房子当时设计建造就是以三口垒砌的,时下挤进七个大老爷们,你说愁不愁人?

    不过这样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你说老徐好心给叶昊一众调大房子了?

    肿么可能!就老徐那样个性,在有警惕思想情况下,绝对不可能改变初衷。

    只不过在经历了几次任务和打击洗礼后,叶昊七人组数量不断削减。

    基本每次行动,他的人都会出现折损。

    这还真不是幸存者团队有意为之,只能说七人组实在太缺乏实战经验和互助协作精神。

    简而言之,就是不懂得“团队”二字的含义。

    现在好了,叶昊绝对不会在觉着房屋拥挤,没玩一帮爷们吵闹烦人。

    回到屋子,冷飕飕的,此刻就他孤独一人,更显房间的凄凉。

    不过显然眼下叶昊估计不到这些,他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回到卧室,点开节能小灯。

    目力环顾四周,同伙的床铺被子凌乱的摆放着。

    但可惜的是他的主人今夜注定不会回来。

    枪决现场,叶昊为了避嫌,并没有到场。

    说实话,叶昊心理也没勇气去,毕竟,他也是险些要被枪决的人。

    另外,做为当事嫌疑人之一,叶昊到底还是有愧的。

    虽说,他在阐述事发经过没有说谎,实际也确实没有杀害黄霜兄弟,但这件事儿本身他到底逃不开干系。

    适才争辩时,他打的算盘也的确是出卖队友,保存性命。

    这事儿,你不好评点对错。

    从大义上讲,叶昊不够意思,居然为了保命,把队友卖了。

    可细细想来,叶昊和他的这帮所谓弟兄哪里有什么感情可言。

    他们团队可不似幸存者团队那样团结,他们不过是一群利益的结合体。

    叶昊做出抛弃队友,保全性命行为也实属可以理解的事情。

    方向思维一下,假如当时枪杀他人的是叶昊,而不是他同伙,保不齐后者也同样会把叶昊退到前台。

    这就是人之本心,也是人在生死问题上最为直观的心底反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