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脑中升腾起一个大大的疑问。

    老赵凑到前来,小声嘀咕:“会不会是老黄他们想通了过来了?”

    这是比较靠谱解释,毕竟当时黄霜,郝云离开时,老徐是叮嘱过,不论日后遇到什么情况,村子都欢迎他们。

    时下面包车归来,是黄霜等人的几率很大。

    不过这到底只是几率很大,却不是百分百确定。

    老徐不能因此就解除对来者的防范,你说万一黄霜他们被劫持道出村子消息,活着团队内部发生冲突,队员对于叶昊没被绞杀心存不满折返回来报复。

    这些都是可能发生的情况,老徐必须将之列位考虑范畴,并且还是重点考虑的那种。

    “未必!看看情况再说!”老徐直截了当给老赵回复。

    完了拿起手台给段成伍吩咐号令:“小段你们那边盯紧点,车子虽然是咱们的车子,但里面的人未必是黄霜他们,就算是,也要多加提防,明白吗?”

    “明白。”放下手台,段成伍取过95查看了下弹夹,完了拉动枪栓与王强等人做好了战斗准备。

    “胡哥,来的人不是面包车吗,那应该是老黄他们吧,看来他们是说通家里队员,这投奔我们来了呀。”透过手台功放,尉泱对外面情况听的明白。

    当得知来人是乘坐面包车时,她很自然将之与早前离去的黄霜,郝云联系了起来。

    尉泱是个心肠很好的姑娘,时下黄霜等人折返来投,她显得有些兴奋和激动。

    家里嘛,人多自然热闹,更何况她对老黄和郝云的印象还不错,至少在尉泱眼里,后二人并非大奸大恶之人。

    胡晓东望了尉泱一眼,他因为腿部有伤,被责令精养,所以过往绝对一线主力的他,此时也只能随尉泱等女将窝在窝里静观事态发展。

    不过不能到一线执行防御任务,却并不妨碍胡晓东对形势作出判断。

    相反,正因为自己身处屋内,才能更好的分析整个局势。

    想了一会儿,胡晓东摇了摇头:“车子是我们的没错,不过里面是否是来咱们这儿的人可就未必了。”

    尉泱不傻,胡晓东简单一点,她立马明白了其间深意。

    难道黄霜他们还要对驻地不利?

    相较于这个推测,尉泱更担心还是黄霜等人安全。

    他相信对方不会做出对村子不利事情,即便真的做了,多半也是被无奈胁迫。

    面包车不出意外快速朝村子这边驶来,不大会儿功夫便是道了村外。

    由于有路障阻挡,车子自然没法直接驶入。

    停罢后,面包车车门打开。

    直到这个时候在村口的段成伍等人始终没有露头。

    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在对方没行动前,却是没必要提早暴露己方目标。

    这涉及到一个心理层面的优势,往往先开口的人总是有那么点落于下风感觉。

    “嘿,村里有人吗?我是黄霜,我过来投靠你们。”

    老黄的声音很清楚在村落上空传递,埋伏在村里的弟兄全都听到了他的唤叫。

    怎么办?段成伍不敢擅自拿主意,他将决定权交给了老徐。

    朝后退出一段距离,段成伍压低声音呼叫汇报:“连长,黄霜的话你都听到了吧,他说来投靠我们了,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老徐相当沉稳,不急不缓问道:“车里多少人?”

    “从我这边观察道的,除了黄霜,郝云外,后面还有两个,一个妇女,一个儿童。”段成伍如实答道。

    “知道了,我这就过来。”丢下这句话,老徐回头冲老赵递了个眼神:“走,咱们过去。”

    对方连妇女小孩都带来了,那多半是真的来投靠了。

    如果黄霜这都还有其它盘算,那只能说老徐看错此人。

    不过话虽这么说,老徐还是没有遣散村里其它阵位的队员。

    没办法,睡觉幸存者团队吃过太多亏了,老徐无法容许内似事情再发生。

    所以即便心下已经认可了黄霜此行行动目的,但实际他还是没有完全按照心下思路来。

    还是那句话,防患于未然总是没错的。

    快步走到村前,老徐没有躲闪,见着黄霜身影之后,立马是摆手打了个招呼:“是老黄啊。”

    不咸不淡,老徐表现的还如那日黄霜见到的一样。

    黄霜看到老徐走来后,倒是显得有些扭捏不好意思:“呵呵,是啊,我这……过来为了。”

    看出黄霜的局促,老赵马上热情洋溢跟进:“哎哟,老黄你们可算是来了,你是不知道啊,你这走了之后,我这老伙计可没少叨咕你们,又是担心你们回去路上会不会出危险,又是觉着那日是不是有什么处理不妥地方让你们生气离去。总之……唉!”

    摇头晃脑加摆手,这老赵真是把一个被着脑没处发泄的苦难形象演绎的惟妙惟肖。

    可事实上呢,谁都清楚,徐仁杰压根不是那么絮叨的人。

    别说他心理没在意黄霜等人去留,就算真的在意了,他这样的汉子也绝对只会压在心理,绝不会和旁人说道。

    老赵的目的只为打消黄霜顾虑,毕竟三天过去了,当日的承诺,现在是否兑现未曾可知。

    老赵这般说法一经脱口至少能叫黄霜心理有底。

    听了赵云海的话,黄霜也确实是长舒了口气,不过面子上倒是更加叫他不好意思:“呃……那个,呵呵,你们对我们哪有什么不妥地方,是我……”

    “唉,啥都别说了,那啥,小段啊,赶紧的给老黄他们把障碍挪开,咱进村子再说。”抬手打断了黄霜的抱歉话语,老赵故作急促状招呼段成伍除障。

    段成伍动机灵小伙啊,当下一拍脑袋,“哎哟”一声“你瞅瞅我哲脑子,光顾着听你俩说话了,把老黄你们给凉这儿了。”

    话音落下,段成伍,王强赶紧上前,一左一右合力将封门的路障与爆胎器给拿了开去。

    罢了,段成伍大手一挥:“老黄,现在可以进去了。”

    点了点头,黄霜谢过后,钻进车里,驾车缓缓驶进了村落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