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一)

    月黑风高杀人夜,夜晚从来都是搞事儿的好时段。

    尤其今夜,饭罢后天空便是罩上了层迷雾。

    不消说,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这怎么看都是采取行动好时机。

    可问题,等到晚上十点,老徐仍然没有任何动作。

    不是老徐不想动,而是他不得不顾忌庄园方面。

    首先,老徐看过晚上园区内里守备情况,虽说守卫人员不似白天那么来劲,但人数摆在那儿。

    其次,这庄园到处装有监控,老徐他们稍微有啥风吹草动,人监控室立马会有察觉。

    最后,老徐他们到底是新来的陌生幸存者。尽管家主已经给予了“留下”肯定。但鬼知道这是不是对方故意试探?

    看看这庄园类似军事化管理,以及发展建设规模,老徐确定“家主”不是个简单女人。

    所以思来想去,老徐还是没有妄动。

    虽然行动很重要,但眼下身处别人地盘,且己方手里家伙全部被收。

    倘若被对方察觉到己方有所图谋,相信到时即便己方给出合理解释,对方也未必会信。

    老徐可不希望一个队员亲属未救,反倒把己方队员搭进去。

    而且直觉告诉老徐,己方的几次试探已经引起“妇人”注意。

    除此之外,老徐还觉得此间庄园有些古怪。

    譬如下午妇人裤腿上血迹,对方说是在地底活动不小心沾染到屠宰活禽弄上的。

    可对方明明是下地下室替他们寻找生活物资,怎么会沾染血迹?

    还有,生活物资为什么要和活禽存放在一起?

    庄园这么大,如此多房间,徐仁杰能够理解活禽关地下室以防畜生鸣叫招惹丧尸。

    可生活物资也存放地下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有谁会吃饱了撑的把日常生活用品与一堆脏兮兮畜生搁一房子?

    不过纵使心下对这些有疑虑,老徐目前也无法确认。

    当然这些推论,老徐也未有与胡晓东,霍元凯沟通。

    毕竟,未有得到确认,没必要叫队员心下忌惮,戒备,这对己方与庄园人员接触不利。

    “睡吧,大家都睡吧!”看看时间,老徐觉着晚上行动已没啥太大希望。

    与其继续干熬,不如随意而安,好好休息。

    听罢老徐吩咐,霍元凯,胡晓东也没多言,各自收拾,地上铺好床铺,各自休息。

    一下午“煎熬“也是叫三人疲惫不堪,不多久便是相继入睡。

    到了后半夜,惊雷声起,倾盆雨水倒灌而下。

    整个郊野瞬间被雨帘覆盖。

    王强,德里克赶紧是换上来时携带的雨衣。

    他俩负责晚班,这也是出发前就商量好的。

    雷瞳经验吩咐,耐力强,所以白天基本都交给他一人。

    而王强,德里克晚上值守,互有照应,加上周围警戒易拉罐片,也不会出现太大问题。

    换好雨衣的王强重新拿起望远镜对庄园进行监控。

    不大会儿功夫,身后传来悉索脚步声。

    德里克赶紧是拔出06微声手枪。

    待到近前,雷瞳赶紧出声:“是我!”

    言罢,雷瞳凑道前来。

    德里克收好枪反问一句:“雷子,你怎么来了?”

    仰头看了眼天上麻密雨珠,雷瞳沉声道:“这天气……老徐那头很可能行动。强子,有看到什么异样吗?”

    “没有!”王强头也未回,摇摇脑袋。

    “雷子,这里交给我们,你回去休息吧。”德里克出声规劝。

    雷瞳已经在哨位坚持近十个小时了,德里克认为后者很有必要补充体力。

    “是啊雷子,咱来时不就说了这是持久战,你这样耗到最后……”声音嘎然而止,紧接王强身子凑前,似是有什么着魔东西拉扯着他。

    见的王强这般举动,雷瞳赶紧发问:“怎么强子?有情况?”

    没有废话,王强将手里望远镜递到雷瞳手里:“庄园3点钟方向。”

    听罢,老徐接过对方手里望远镜,定睛看去。

    尽管雨势很大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隐约间雷瞳瞅见庄园二楼有扇窗子打开,一个黑影正缓缓下移。

    待微调焦距,雷瞳能够清楚看到悬挂在窗户上床单揉捏捻接的床单。

    “什么情况啊!?到底怎么了?”没有望远镜的德里克着急蹙问。

    王强沉声回道:“有人从窗户爬出。”

    “什么!?能确定是谁吗?是不是老徐他们?”

    根据目前情势,唯一可能干爬窗事情的也只有己方先遣小队了。

    按照德里克心下推测,老徐等人一定是见暴雨来袭,想借此雨夜掩护,从窗户垂降到户外与己方取得联系。

    “怎么样,怎么样,老徐那边有给什么讯息吗?”急不可耐,不等雷瞳给出答复,德里克便是自顾自追问。

    可雷瞳接下来一句话直接是把德里克所有推论击的粉碎。

    “那人不是老徐!!”

    低沉的嗓音坚定异常,尽管雨幕阻挡严重干扰了雷瞳视线。

    但雷瞳和老徐生死沙场这么多年,对老徐行为举止了若指掌。

    旁的不说,单是对方拙劣攀爬动作就觉不可能实老徐。

    “不是老徐……那是不是胡哥或者老霍?”德里克不放弃继续道。

    雷瞳手持望远镜摇摇头:“也不是,身材不符!”

    目标黑影个子相当矮小,与健硕胡晓东,精干霍元凯都挨不上。

    “不是咱们的人,那……”德里克诧异了:“庄园的人为什么半夜翻船?”

    对于这个问题雷瞳无法回答德里克。

    他心下也是满肚子疑问,就在雷瞳这边聊的“欢畅”之际,小个子黑影总算是狼狈从二楼爬了下来。

    对方凭借个小灵活隐藏在黑暗之下,配合倒灌的雨水,说实话如果不靠近观察,根本很难发现对方存在。

    小个儿显然是对这次行动做了充分准备,透过雷瞳观察,对方下落后,在确定安全,立马是从地上拾起一溜东西。

    雷瞳调焦看去,是带有爪钩的绳索。

    见得这些傻子也能明白,小个儿是打算利用抓钩翻越集装箱构筑的防御堡垒,逃离庄园。

    那么问题来了,对方为什么要在这个雨夜做这样事情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