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四)

    “看到了!你们注意留神,务必把老徐那边所有动作全部拍摄下来!!”

    生怕错过什么细节性东西,虽然雷瞳对自己观察力有绝对信心。

    但人终究是人,是人就会有失误。

    所以保险起见,肯定又无人机摄录所有过程最为妥当。

    到时即便有什么遗漏,透过摄录视频也能窥知一二。

    老徐打开窗后,特意着手挠了挠脸颊。

    这个动作雷瞳看在眼里。

    挠完脸颊后,老徐便是将手自然垂落在窗棱之上,两眼望向楼外喧闹现场。

    相当自然的行为,相信任何人看了都不会起疑生惑。

    可雷瞳没有错过任何细节,他的一双眼睛死死盯在老徐身上。

    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些异样。

    他注意到老徐搭在窗棱的右手食指正有节奏敲击着窗沿。

    看了两眼,雷瞳立马是出身喝道。

    “王强,把电脑笔记本打开!!”

    虽然不知道雷瞳此举目的,但见对方这般慎重,王强不敢怠慢,赶紧是依言照行打开电脑自带记事本,完了回复:“已经打开了。”

    “ok!你按我说的记录!一长两短一长,两长两短,两短一长一短,一短两长一短……”

    雷瞳嘴里匀速报出叫人不懂的数据,王强丈二摸不着头脑,不过一双手指还是飞速敲击记录雷瞳的言辞。

    “好了,记下了吗?”突然停下“报号”,雷瞳出声确认。

    王强点点头:“都记下了,这什么东西?”

    雷瞳转过身子,随口回了句:“如果我推测的没错,老徐正在用摩尔斯电码与我们传递信息。”

    摩尔斯电码是由米国人塞缪尔·莫尔斯或者艾尔菲德·维尔发明的一种时通时断的信号代码,通过不同排列顺序表达不同英文字母、数字及标点符号。

    因其简单方便高效,时常被用在特定场合传递信息。

    说罢,雷瞳撩过黑箱。

    对于自己判断是否正确,只需将王强记录文字翻译成明码便能确认。

    “如果……看……到我,请……给答……复。”

    一个一个翻译,当所有连在一起形成句子,不用雷瞳多言,王强,德里克也明白前者适才要求记录意思。

    与此同时,句子的完整也确认了雷瞳推断的正确。

    庄园内的老徐的确是在用最简单摩尔斯电码与己方联系。

    “雷子,老徐这么问说明他知道我们存在,现在咱该怎么回复他们?”

    王强的提问非常重要。

    时下虽然庄园方面,雷瞳小队两边都确认了彼此存在,但问题如何给老徐那边确认消息是个伤脑筋事情。

    尽管雷瞳目前尚不能确定老徐那儿是否知晓己方监察哨位置。

    但就眼下情况,即便老徐知道监察哨位置,相信凭他们手里条件也没法瞧见山上状况。

    加上还得防备藏匿点暴露,雷瞳想和庄园先遣小队沟通联系非常困难。

    不过好在雷瞳作战经验丰富,他在略微沉思数秒后,马上吩咐指示道:“小德,这样,你轻摆无人机,透过机翼起伏给老徐那边回个消息。”

    相当聪明的法子,雷瞳相信凭他对老徐认识你,他只要叫无人机做出些特别动作,对方定会明白这是己方在给予他问题答复。

    听罢雷瞳吩咐,李中点点头,二话不说立马是操控手里控制装备,远程令盘旋无人机抖动了两下“身子”。

    老徐那是一直紧盯无人机,诚如雷瞳分析的那样,自己连长既然用摩尔斯电码发送询问,肯定是发现了无人机存在。

    此时见得无人机摆动,老徐唇角立刻浮起抹意味声长弧度。

    不过除此之外,老徐并未再做任何其它过激动作。

    他甚至连正眼都未有瞥向无人机,仅是靠着眼角余光观察无人机动向。

    老徐相信无人机不会无缘无故摇摆身子,不出意外,外面兄弟肯定是看明白了他手指敲击传递意思。

    不止如此,他还能肯定看出自己隐秘动作的,多半是自己老部下雷瞳。

    这就是默契!这是几十年战场厮杀血水洗礼磨炼出的默契。

    老徐没有耽搁,赶紧在用手指敲击传递。

    他这边一动,雷瞳那边立马反应。

    在照旧由王强记录下相关细节后,雷瞳接过笔记本逐字翻译:“庄园有情况,目前尚不清楚原因,我们很安全,切勿担心!”

    雷瞳读罢,王强,德里克皆是下心一松。

    “怎么回复?”德里克随即征询。

    雷瞳没有多想,直截了当:“老规矩,摆动机翼!”

    这是眼下,雷霆唯一能给老徐送去的消息。

    老徐看后,心领神会。

    可就在这时,庄园对峙现场事态大变。

    由于规劝无用,守卫门开始采取强制措施。

    要知道小个男逃遁只有一人,并且靠的还是自己制作的简易抓钩。

    底下守卫想抓他简直易如反掌。

    几乎没花什么功夫,僵在半途的小个男便是被底下众守卫给扒拉到了地上。

    还真别说着小个男端是有几分硬气,别看他个儿不高,也不状,但落地后确实一点没给围攻守卫好果子吃。

    当然,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是有限的。

    更何况还是面对一帮荷枪实弹的老爷们。

    小个儿男的抵抗瞬息便是被浇灭,但即便被俘,他还是死命挣扎。

    不仅侦查,小个男还歇斯底里的撕扯喝吼。

    “你们放开我!!你们放我出去!”

    “我要离开这里!我不要待在这鬼地方!”

    一句接着一句,也不知是不是看到了楼顶打开窗户的老徐等人,小个男突然仰头嘶吼:“新来的,你们赶紧离开这儿吧!这不是天堂,这里没有希望!!这里的人都是魔鬼,是地狱!留在这儿,你们会后悔的!!”

    最终,小个儿男在守卫押解下失去了“说话”能力。

    望着小个儿男被遣送回庄园内里的身影,老徐面上浮起抹难以言表的凝重。

    毫无疑问,今晚这件事儿很能说明些问题。

    在联想之前自己所见所闻的异样情况,老徐不自觉感到一股莫名的威胁已经降临到己方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