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七)

    画面之上,一个男人正从庄园窗口下滑。

    看到这个细节,唐小权眉毛登时蹙起。

    他的脑中与雷瞳之前看到此画面浮起念头一样,此男为何深更半夜从窗口攀出。

    但这一个镜头就已经是疑点重重。

    不过唐小权还是很克制没有脱口询问。

    因为他清楚,现在不是询问时候。

    看事物不能片面,这末世旅程已然用实际告诉他这个道理。

    有时候看上去好的未必真的好,相反表现出恶劣的未必真的就无药可救。

    所有一切还是等看完再议,毕竟时间紧迫,这时打断己方势必得花很多时间在无意义讨论上。

    随着时间流转,画面一点点推进,众人面容也因为画面紧张状态逐次变化。

    直待老徐身影出现在镜头,为了确保众人注意到这个细节,雷瞳特意再次叫停画面。

    然后着指在庄园二楼窗口点指了一下:“老许他们在这。”

    事实,众人注意力都十分集中,当老徐出现时,大家第一时间便已经发现。

    “ok,继续!”确定控制室内队员都知晓老徐位置后,雷瞳示意李中重启录像。

    之后的事情正如现场发生的那样,老徐透过手指敲击与无人机进行沟通,小个男一番僵持后,被强制拉拽下地面,并被带离了现场。

    最后画面模糊,闪动,这是回收阶段。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雷瞳陈词总结:“大家有什么要问的?”

    “老徐那里手指点动,应该有给我们传递什么信息吧。”唐小权一开口便是切中正题。

    雷瞳,点头,随即从胸袋掏出口本子:“老徐用秘码给我发送了这些。”

    众人移目落在雷瞳抄录的讯息,上面清楚记录了老徐秘码翻译后所有文字信息。

    唐小权看后,心中有了个大概。

    “这么看来,老徐他们现在应该没有太大问题。”虽然不敢百分百确定,但鉴于眼下形势,唐小权还是大胆脱口。

    魏大壮听后,眉毛一扬:“小唐,你太年轻了,老徐这上面说的你还真信啊。他什么人咱大家都了解,就算里面捅翻天了,老徐肯定还是这些话。”

    魏大壮大脑袋直摇。

    唐小权听罢没有直接反驳,而是径直来到操作台前,拿过摆在李中身前键盘,快速操动几下后,画面重新开启:“大家注意看,看这里老徐表情。”

    “怎么了?小唐?有什么问题吗?”雷瞳知道年轻人思维缜密,考虑问题角度也比较特殊,或许他有另外发现也说不定。

    唐小权不徐不缓,点指在画面道:“这个时候外面冲突已经发生有一会儿了,但窗口一直没开,这是刚开时……”

    手指轻点倒车键,画面向后倒回十来帧,罢了,唐小权松开按键:“看,老徐的表情显得很惊讶,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魏大壮也是下意识追问。

    “说明老徐也是刚刚注意到外面状况。”

    “那又怎样?”

    “试想一下,如果说一个人在有危险情况下,大半夜还能睡的安稳吗?”

    魏大壮眼珠转了转:“老徐他们可能就没睡啊。”

    “如果没睡,老徐他们为什么事情发生那么久才注意到?”唐小权反问。

    魏大壮嗤笑:“这还不简单,老徐他们肯定是被监视或者其它原因不能那么做呗。”

    “ok,如果这样的,那么老徐为什么现在又冒头出来查探呢?”画面适时转到老徐拉帘开窗画面:“一个人既然知道自己被监视,有危险,会这样打开窗户,站在窗口观看冲突现场吗?”

    “这,这……”魏大壮无语了。

    诚如唐小权说的那样,倘若老徐真的意识到庄园有危险,肯定不会这般明目张胆暴露己方动作。

    雷瞳点点头,随即正色:“这个权且不提,关键是咱们下面怎么做,大家有想法吗?”

    唐小权习惯性撩起脑顶刘海赚了转:“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做,咱首先得搞清这个男人为什么深更半夜爬楼外逃!”

    手指再次在屏幕点指,只是这次唐小权点指目标换成了小个男。

    “这还有啥好说的,在庄园住的好好的,大半夜外逃,肯定是这庄园里面有问题呗。要不他啥啊!”

    在魏大壮看来,庄园无论哪方面都比外面要强的多。

    只是他这厢话音落下,叶昊却是咋舌反对:“这倒未必,也许这家伙有什么其他企图。”

    “他能有什么企图?”自己话被叶昊打断,魏大壮恼火。

    叶昊也不着急,沉着回道:“具体我也说不准,或许图谋庄园,或许想出去干些私人事情,总之未必就一定是庄园问题,没准这小子本身就有问题。”

    身为骗子,叶昊见过很多人,也扮演过很多人,所以他对人性的阴暗复杂非常了解。

    所以他判断接触一个人,通常都会采取先否定的处事办法。

    虽然这样不是十分科学,但至少都最大限度保全自己。

    而这在末世是十分必要的求生法则。

    “得了吧,你瞅瞅这庄园规模,他在里面住的好好的,为毛要整那些歪脑筋?”魏大壮继续反驳。

    听罢,叶昊轻叹口气。

    这下可是把魏大壮惹恼了,直接斥道:“你笑个屁啊!!”

    叶昊无所谓,不过还是淡淡回道:“别忘了,在里面不代表就真的想融入进去……老魏啊,想想我们正在做的事儿,老徐他们进去是不是意味着就要融入里面?”

    着目落在魏大壮身上,后者想要继续辩驳,可显然无从回嘴。

    是啊!庄园对外大开吸纳大门,任何人只要你愿意都可以投奔。

    可这不代表所有投奔的人就真的抱有安定生活意思。

    毕竟,这是末世,牛鬼蛇神什么样人都有。

    而诚如魏大壮说的那样,庄园这般上规模庇护所,如何不叫人动心?

    既是如此,有个别别有用心人潜伏庄园意图侵占掠夺庄园也并非不可以啊。

    “如果真要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啊!”听罢叶昊话语,黄霜蹙着眉毛喃喃自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