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十)

    屋内气氛登时变得紧张,没办法,昨晚的事情终究是个不能叫人遗忘的存在。

    不过为了不叫妇女生疑,胡晓东还是爽朗应了一声:“阿姨,有事儿吗?”

    话音落下,老徐,胡晓东,霍元凯三人皆是齐齐竖起耳朵。

    无疑,女人接下来答话非常重要,那将直接关系接下来事态发展。

    “哦,没什么,就是过来告诉你们一声,我们通常都是这个点吃早饭。你们刚来不太清楚,抓紧起来吧。”

    “呼~”几乎是下意识吐了口气,胡晓东朝老徐递了个眼色。

    后者则是不动声色指了指身体后方,那意思很明显,意在告诉胡晓东“隔墙有耳”,末做不必要沟通。

    明白老徐担忧的胡晓东当下笑颜回道:“哦,是吃饭呀。阿姨知道了,谢谢你啊,我们这就起床过去。”

    “恩,还是老地方,你们自己起来过去吧。”说完,门外重新归于平静。

    既然妇人都亲自过来“邀请”了,胡晓东等人自然不能耽搁。

    赶紧是起床洗漱,待了罢个人相关问题后,胡,霍,徐三人一齐出门前往餐厅。

    驾轻就熟来到餐厅,此时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老徐细细打量了一下内里幸存者面部表情,众人显得都比较平静,似乎没人因为昨夜惊魂产生波澜。

    对此,老徐不禁也是有些愕然。

    难道这里幸存者心理素质都这么强大吗?

    按照常理,自己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而且还是在末世这样敏感时期,他们怎么能如此坦然坐在餐厅享用食物?

    这和庄园主所宣扬的家族理念显然不符。

    至少从老徐这个旁观者角度,他看不出面前这些所谓家族成员对庄园有任何担心忧虑之色。

    带着莫名与狐疑,老徐随胡晓东,霍元凯取了餐盘打了饭。

    饭菜很简单,一碗稀饭,少许小菜。

    不是很丰富,但在末世这样恶劣环境下,能有这样安逸环境吃上这样热腾腾饭菜已然是很多人可望不可求事情。

    照旧找了个人少位置坐下,经过昨日种种,胡晓东知道,与其跑人便热脸贴冷屁股还不如识趣避开。

    果然他们三人不去找人“麻烦”,庄园那些冷淡幸存者也没刻意回避他们。

    大家就在这样相对尴尬和谐氛围中各自吃着桌前饭菜。

    场面说不出的诡异奇怪。

    这叫平日里习惯了大家伙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吹b唠嗑的胜利者联盟团队成员相当不适应。

    可有什么办法呢?这到底是人家地盘,不是村落驻地。

    作为新来人士,被排挤,被无视,也实属情理之中事情。

    不过就在老徐三人被“冷落悲凉”之际,一个人影主动在他们身边落座了下来。

    “阿姨!?”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当胡晓东侧目瞧见来人身影后,面上快速闪过几抹不自然。

    “怎么样,昨晚睡的如何啊?”放下餐盘,妇人开门见山抛出个问题。

    这个问题提的相当玄妙,妇人并未直接点名昨夜发生事情,仅是旁敲侧击来了句昨晚睡的怎样。

    但毫无疑问的是,对方绝对知道胡晓东等人开窗掀帘窥望小个男事件的事儿。

    所以……

    胡晓东不傻,从商多年的他若是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那他可真是白活了。

    “睡的挺好,就是……”面露一丝为难,胡晓东欲言又止。

    这是他有意为之的戏码,老妇见罢不出意外问道:“就是什么?”

    “就是昨晚庄园外不是发生了些事情嘛,我们几个都被吵醒了。”无奈笑笑,胡晓东恰到好处引出了话题。

    无疑,这个时候和妇女耍花样是极为不明智的。

    对方既然这么问了,那自然是想了解己方对事件看法。

    如此,己方若还是搪塞绕过这个话题,实在不是理智之举。

    毕竟,人家监控摆那儿不是吃干饭的,你在房里做什么人家可是了若指掌。

    “恩,你说昨晚的事儿啊。”对于胡晓东的答复,妇女表现的很淡定,她并没有表露太多表情。

    胡晓东顺势接茬:“是啊,嘶~昨晚我们听见外面嘈杂,开始以为是丧尸来袭,所以就都赶紧起来,准备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可……掀开帘布……”再次欲言又止,利用这席话胡晓东很好给己方擅自开窗违反妇人规定找了托辞。

    哥几个担心庄园被丧尸偷袭进行相应自救措施,这你妇人总不好以此事发难吧。

    妇人喝了口稀饭,接着叹了口气:“昨晚的事儿算是我们的失职。”

    模棱两可的回答,胡晓东与徐仁杰对视一眼,紧接问道:“阿姨啊,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儿?这庄园好好的,他脑袋被驴踢了要往外跑。我说……”

    故作警惕状,胡晓东在四下望了两眼后,凑道妇人身前,低语继续道:“那家伙不会是对庄园有啥企图吧。阿姨这种人末世很多,咱们不得不防啊。”

    完美的回答。

    胡晓东简单几句话,不仅划清了与小个男界限,又表明了己方态度,更重要一点,也算旁敲侧击试探妇人口风,以此搞清昨夜事情真相。

    听罢胡晓东言论,妇人再次轻叹口气。

    “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不瞒你们说,这个人也是最近刚刚来我们这儿的幸存者。你们也知道,我们这里管理是很严格的。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在末世能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除了靠庄园家人共同努力,最主要是我们有自己的规章制度,所以来此投靠的幸存者都必须遵照这个条例,否则就得受罚。而昨天发生的事情,就是因为新来幸存者无法适应我们的规则,所以想要逃离。”

    兀自点了点头,妇人的回答给了不少细节性答复。

    但是胡晓东却是觉着内里牵强的东西太多,不说别的,他不认为有什么规则能比在外与丧尸待一起担惊受怕更能叫人无法接受的。

    鉴于地点……“如果这样,阿姨啊,我觉着庄园没必要留他,昨晚就直接叫他走得了,何必劳神抓他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