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十七)

    不得不叫人警惕的提问啊,庄主没由来一问不由是叫胡晓东警觉。  .  .

    “我们对他的看法,这个……”绝对不是单纯的提问,对此,胡晓东百分百确认。

    也正是因为此点,胡晓东不敢多做考虑,只能凭着自身对整个事件推断快速回复道:“庄主,对那个人,我们和阿姨私下都说过,反正我觉着那家伙有病,听阿姨说那货是因为受不了庄园严苛规定才搞出昨夜那出戏。但这年头你说要是每个规矩,那还不乱套了?再者说,我看他八成是没吃过亏,要不为啥搁着这好好庄园不待,非得跑外面去?”

    胡晓东的回答滴水不漏,完全是遵照庄园政策来的。

    果然,在听完胡晓东讲述后,庄主轻点了点头。

    “你说的很好,在我们这儿,对底下家人就两个基本要求,一是严格遵照我们拟定规则,不管是谁,包括我在内,只要违反规定,就必须受罚。二,积极参与庄园建设,我们这里不收好吃懒做之人。”

    庄主两点要求同样合情合理,没有问题。

    “您放心,您说的两点我们绝对履行,我们不会跟那货一样,有这么好地方不待,非揣着心思到外面受苦。唉~您是不知道哎,这外面日子那是真不好过。吃,吃不好,睡,睡睡不暖。关键人这精神始终是紧绷的。你不知道啥时候就一命呜呼,嗝屁完蛋!”

    故作感慨摇了摇脑袋,紧接胡晓东撩了颗青菜丢入口中。

    “你们能够理解我们政策非常好,对了,早上事情我也有看过监控了解了大致情况,想来你们应该也对我们守卫有什么要问的吧。”

    又是模棱两可的提问,胡晓东微微蹙起眉头,显然没跟上庄主思路。

    倒是老徐似个人精,立马明白了对方意思,当下接茬:“您说的是守卫打人这件事儿吧?如果是,我个人看法,守卫做的没错。还是那句话,无规矩不成方圆,规矩这东西要想真正起到作用很多时候就必须采取不得已手段。那家伙当时我们在场看的很清楚,是他歇斯底里跟疯子一样乱叫一通,完了利用大家注意力分散之际妄图逃跑。不知道庄主是不是想惩罚守卫。我觉着两个守卫兄弟并没什么问题。相信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情绪都会不稳。也许他们做法给人感觉过激,但要维护规则,对付不长脑子的就必须下狠手。”

    “嗯,你这个想法都是很有意思。能告诉我末世之前你是干什么的吗?”

    随口便是试探,和女人交谈,当真是处处陷阱啊。

    不过徐仁杰也不是吃素的,身为侦察兵,心理科目是他们非常重要课程。

    “我之前是在外资企业做工的。不瞒您说,咱那管理制度就非常严格,钉是钉,铆是铆,上班时间一律站着,领导来了全部不许正眼对视,连上厕所都是掐秒算的。一旦违反,轻则挨骂,扣工资。重则,直接卷铺盖走人。”

    “哈哈,难怪小徐你这么理解我们政策呀。”女妇人难道开口接茬一句。

    女庄主淡然一笑:“你们几个之前就认识?”

    “不,都是末世求生路上偶遇碰上的。”

    “啊?能在这人心难测的末世一起走到现在……不容易啊。”女庄主似是有些慨叹。

    对此,胡晓东本心回复:“是啊,这年头能交到几个生死朋友确实不易。”

    罢了,老徐补充:“不过现在好了,咱们得庄主给面子愿意收留我们,相信日后我们一定可以成为朋友。”

    老徐很聪明再次埋了个伏笔,不管怎么说,不管能否在此地找到己方队员亲人。

    能多个朋友总好过多个敌人。

    再者说,老徐需要尽快和庄园方面搞好关系,赢得信任。

    这样才能为下一步行动做准备。

    听罢老徐这番言语,老妇跟进一句:“慢慢来,不着急,我们这里幸存者长期待在庄园有时候可能给你们感觉有些排外,但是实际并没那么严重。总之,只要你们按照我们规矩来,肯定可以加入我们。”

    “唉,是啊,早上我还在跟老徐说,来这好像大家都不太愿意和我们接触。那啥,这方面还望阿姨日后多多帮忙,你要是能替我们介绍介绍,相信大家接受起来也快点。”

    当真是见缝插针啊,胡晓东逮到机会便是提及与幸存者交流念头。

    毕竟,这才是他们来庄园主要目的。

    要想替队员找到家人,首先一点,得能和此地幸存者建立联系。

    可近乎两天时间,胡晓东他们压根没和任何一个幸存者搭上线。

    这是非常要命和着急事情。

    妇人闻言轻声一笑:“想要和他们熟络其实并不太难,我说了只要遵照我们规则办事就可以做到。”

    完全是句废话,不过胡晓东还是礼貌应道:“是是,这点阿姨你放心,我们绝对按章办事,不会给庄园填麻烦。”

    “好了好了,那个大家快吃饭吧。咱们也别光顾着聊天了。这饭菜凉了,口感就不好了。那什么,你跟我过来,我有个事儿要和你说。”

    手指妇人,庄主示意对方出门。

    罢了,冲桌上放下碗筷的老徐等人吩咐:“你们先吃,不用拘谨,就当在自己家一样,这些菜全部吃完啊,这是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

    说完,庄主便是起身走了。

    妇人在丢下内似吩咐后,也是跟在庄主身后,紧接离开。

    待二人全部推门出去,胡晓东这才回转过身给老徐,霍元凯递了个眼色。

    老徐兀自从餐盘拾起快红烧肉,丢进嘴里,淡然道:“吃饭吧,别辜负了人家的好意。”

    老徐发话了,胡晓东,霍元凯便也不再多言。

    三人就着满桌大餐开始大快朵颐。

    “嗯,不错,这里大厨手艺还真是挺好,唉,比咱这一路吃的可强多了。”

    “那是自然,人家这管理,这规模,肯定比咱们那种流浪强。”

    你一言,我一语,老徐,胡晓东照旧在大声做着戏。

    可是他们何曾想到,一场精心策划的死亡威胁已然悄悄朝他们逼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