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天降横祸-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天降横祸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徐,胡晓东,霍元凯三人没有客气。

    既然已经设定了流浪者角色,那就应该扮演好。

    似眼下情况,满桌饭菜,你要是还能淡定处置,岂不是叫人生疑?

    反正十分钟后,等老妇再行返回屋子,一桌饭菜已经所剩无几。

    “呵呵,吃的如何呀?”

    “哎呀,阿姨你来了呀,哟,你看我们这……”望着几乎见底的餐盘,胡晓东尴尬挠挠脑袋。

    老妇莞尔一笑:“呵呵,这本来就是给你们吃的,不用愧疚。”

    “对了阿姨,庄主呢?没和你一起过来吗?”

    看看了屋门方向,胡晓东发现后面未有人再行进入,当下问道。

    老妇随即回答:“啊,庄主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就先回去了。”

    “那,我们这都吃好了,阿姨这些收哪儿?”说着话,胡晓东便是起身作势收拾餐盘。

    老妇见状摆手吩咐:“放下,放下,都放下。这些活儿不用你们走。”

    “唉,阿姨,你还是叫我们做吧。你看咱来这儿两天时间,什么事儿没帮上,光是吃喝睡觉了,这……怎么好意思呢。再说,这给别的家人看到也不好呀,万一被冠上好吃懒做头衔就不好了。”

    胡晓东很会表决心。

    老妇听罢依旧保持笑容:“这点你不用担心,刚才庄主和我商量了一下,今天还真有任务要安排给你们。”

    “真的!?”故作激动状,胡晓东迫不及待:“阿姨,你说,什么事儿?我们这可都憋着呢,呵呵。”

    着手捅捅霍元凯胳膊,老霍立马“嗯嗯”点头。

    “不急,你们先走。这些饭菜吃的可口吗?”

    又是这个问题,老徐满意回道:“非常可口,比我们在外吃的强多了。”

    “可口就好。给你们安排这顿饭才,一来,给你们接风洗尘。二来,也是告诉你们吃了这顿饭就是庄园一份子了。不过再成为我们家人中一员你们还有非常重要一步要走。”

    重点来了,老妇话至此处,胡晓东,徐仁杰,霍元凯,皆是齐齐竖起耳朵。

    “还有哪儿一步阿姨?你直管说,只要是咱们力所能及的事儿,绝对全力去办。”

    “嗯,你们有这个决心很好。不过在咱们这儿看的不是决心,还是行动。我想问你们一句,你们有奉献精神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叫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既然对方问了,胡晓东自然顺势回道:“有啊,这个必须有啊,阿姨干嘛这么问。”

    抬手打断胡晓东表态,老妇继续追问:“如果让你们为了庄园,为了这里家人做出牺牲,你们愿意吗?”

    “为家人牺牲理所应当,这没啥好说的,我们既然选择在这里落脚,自然全身心为庄园付出。”

    胡晓东照旧是按照常规套路回答老妇问题。

    至此,老妇浑浊的眼中终于是爆起些许光芒。

    “很好!看来我们没有看错人。希望你们记住自己做出的承诺。”

    “放心吧,阿姨。你对我们那么照顾,我就是骗谁,也不能骗你啊!对了,阿姨,你到底需要我们做什么!?”

    胡晓东很是着急想要知道答案。

    可惜老妇却始终打着太极。

    “不要着急,你们先坐下。”手掌下压,待胡晓东等人照做坐下后,妇人方才继续:“来人,把桌上东西都给收了。”

    着手在空中着力拍了两下,接着两名幸存者快步进入。

    看得出,他们一直守在门外。

    这样情况叫的老徐心下警觉,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天庄园方面有些奇怪。

    特别是庄主和妇人提的一系列问题,看似平淡无奇,但似乎总有哪里不太对劲。

    但这一时半会,老徐也参不透其中奥秘。

    无奈之下,只能以退为进,以不变应万变。

    看着守卫将桌上残渣剩饭清理干净。

    老妇摆手招呼对方离开。

    然后给将四下椅凳归持整齐。

    胡晓东愈看愈觉着老妇奇怪,最终忍不住再次将心底疑问提了出来:“阿姨,你这到底打算叫我们做什么?”

    老妇没有立刻回答,直待了罢手里动作,方才缓缓抬起头来,露出诡异一笑:“刚才我们的谈话希望你们牢记,下面就是履行你们诺言的时候了。”

    心底浮起一丝不妙感觉,原本的不安此刻呈几何倍数增长。

    老徐预感有事儿将要发生,因为这种不安感觉是他在生死战场历练出的本能反应。

    过去但凡他出现这种感觉,多半都没好事儿。

    几乎是下意识朝四周扫去,老徐想要找个东西握在手里以备不时之需。

    可惜被守卫刚刚归持完毕的餐桌,此刻空空如也,根本没东西可供老徐驱使。

    胡晓东同样感到不对劲,但时下这种情况他又不好开口。

    而丢下这最后一席话后,老妇缓缓朝后退了几步。

    随即就见妇人右手打了个响指,声音低沉喝出一个字:“放!”

    声音落下,胡晓东忽觉脑顶黑暗袭来,紧接“哐当”一声巨响,脚底好似地震办颤动一下。

    刺耳的震响叫得胡晓东耳膜生疼,一时间竟是出现失聪现象。

    霍元凯,徐仁杰同样够呛。

    尤其是老霍,他本就是哑巴,身为哑巴,老天在剥夺他说话能力同时,确实给了他出众听力。

    此刻重响袭来,老霍遭受打击可想而知。

    三人之中,也只有军人出身老徐率先稳定下来。

    老徐第一时间对周遭情况做出判断,并立刻采取反制措施。

    感受到压在头顶的布料,老徐只一眼便是确定,那是他之前质疑过的布帘。

    既然确定了袭击之物是何,老徐没有二话,立马操动双手开始朝边缘抓挠。

    老徐现在就担心这布帘四周都被挤压封死,如若那样,他和胡晓东,霍元凯恐怕就都得窒息在这该死地方了。

    此刻要是虎牙在手该有多好啊,顾不得去多想庄园方面想干什么。

    老徐唯一念头就是赶紧想办法把头顶黑帘弄掉,否则气绝身亡那是绝对逃不了的事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