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午夜的回忆(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午夜的回忆(中)

    “我是交警,主要负责高速路段的巡查工作。那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就接到总台的任务,说是在我们管辖区内出现了重大恶**通事故,让我们前去增援。”

    “说实话,当时我也没太在意,毕竟这种事我遇到过太多,所以便是赶紧驱车前往目标地点。”

    “那天车上除了我,还有老赵,老张二人,咱三在一起共事差不多有十来年了,彼此都很熟悉。”

    “在上了高速后,我们就一路向北,当时的天气并不算太好,空气中下着些小雾,所以我们也不敢开的太快。”

    “然后就这么稳稳开了大约15分钟的样子,突然车身传来一阵巨颤,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车子被追尾了!”

    “要知道我们当时可是开着警报灯的,而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追撞上来,只能说明两种可能,要么后车的驾驶员疲劳过度,要么他就是酒后驾车。但无论哪点他都是违规的!”

    “老张待将车停稳之后,我们三就陆续下车了。我特意看了下车子相碰的状况,总体来说还不太严重,至少车体相对还比较完整。只是……”

    下意识的抽了口烟,林俊夫继续道:“只是等我们上前准备例行检查的时候,我们发现男人的头正嗑在方向盘上,似乎是在刚才的撞击中受到了伤害。”

    “担心对方出事,老赵赶紧敲了敲车窗,见没有反应,他就打开了车门,然后……”

    拙烟的右掌不自禁的攒了两下,林俊夫的眼瞳陡然间放大了几分。

    “然后那男人就跟做了病似的突然仰坐了起来,伸手就向老赵扑去,怎奈当时保险带的束缚嘞住了他的身形,而他在够抓失败后,就开始不停在座位上来回的扑腾。”

    “坦白讲,我从警这么多年,见过太多的事故,也见过太多病态的人,但像那天男人的样子,实在是……”

    望着烛火呆愣了几秒,林俊夫自顾自的摇了摇脑袋,似乎实至今日男人当时的状态还令他难以忘怀。

    “我们很自然的担心男人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所以就试图稳定他的情绪,但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徒劳的,不论我们说什么,男人始终无法冷静,他就那么扑腾,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求助于总台,但……哼哼”

    似是理所当然的冷哼了两声,林俊夫的唇角浮起了抹自嘲的笑容:“总台无法接通,120也始终占线,最后没办法,我们看男人好像是想摆脱保险带的束缚。”

    “所以我跟老赵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给男人解开保险带,因为我担心他老那么扑腾,长时间下去,过紧的束缚会对他的呼吸不利。但是没想到我的这个决定……”

    “拍”挥拳用力击打在身侧的纸箱之上,呼啸而过的劲风直把微弱的烛光摇曳的忽左忽右。

    林俊夫眼眸中闪烁着熊熊的烈火,他略显激动的继续道:“商议完毕后,老赵就过去给男人解带,可那该死的畜生就在老赵把他保险解开的瞬间,将他扑到在了地上。”

    “我们当时都忙着在给总部联系,等反应过来冲上去时,老赵他……他……”

    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如此动容也是令得唐小权一众漠然的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我冲过去拉开了男人,而老张则试图利用手掌按压的方法,减缓老赵劲动脉的喷血速度,但一切都已经晚了……血水就跟喷泉似的往外冒。堵不住,根本堵不住!最后……最后我们就那么眼睁睁……眼睁睁看着老赵他……”

    哽咽到无已继续,林俊夫只能靠不停的抽吸烟头缓解自己心下的悲愤。

    如果不是自己让大家替男人解开保险带,如果在解开保险带时做出充足的准备,如果是由自己去执行解带任务,或许……

    但现实没有或许,末世之下任何一个小小的决定,都将可能关乎着生死!

    “那~那个男人呢?后来你们把他怎么样了?”身为年龄相仿的赵云海,不忍在看林俊夫**的模样,赶紧是叉开话题问道。

    “后来,哼哼,后来我把那畜生给揍了一顿,但是很可惜,当时我不知道他已经感染了丧尸病毒,否则……”双拳微微用力,指骨间发出咔咔的脆响,林俊夫的双眸中射出了几许骇人的光芒。

    “将畜生用控制起来后,我们就待在原地,一来维持现场,二来继续联系总台。”

    “而由于受老赵身故惨死的缘故,我们当时的情绪都很低落,甚至不敢去看老赵一眼。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

    手掌无意识的伸到自己的额前,林俊夫胡乱的敲击了几下,看的出他有些无措,待得一阵没由来的长吁短叹后,他才缓缓开口继续道:

    “你们应该都已经见识过死人复活的情况了吧,”眼眸在众人身上快速的扫过,林俊夫脑袋猛摇了几下:

    “那种诧异惊恐的感觉,我相信你们都有感受过,不过,我当时更多的是惊喜,不止是我老张他也一样,我们可笑的认为老赵没有死。我还开玩笑的和老张说:“你看老赵他命多大呀”!可是,就在我话音落下的同时,老赵朝我们扑了过来,就在我的眼前,他把老张给放倒了……”

    “一天之内,两个共事十年的朋友啊!我tm……”微微偏侧过脸,林俊夫刚毅的面颊上一抹泪珠闪烁着晶莹落了下来。

    “袭击完老张,老赵又是朝我扑了过来!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我实在没法对老赵他下手,于是我就那么傻愣愣的站着,看着那个曾经亲密无间,情同手足的同事,兄弟一步步朝我走来,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了他面上那对贪婪的目光。”

    “然而就在他快要靠近我的时候,一道刺目的亮光从远处呼啸而来,等我睁开眼睛,老赵他已经……”

    林俊夫兀自咽了口吐沫,唇角末端不自禁的抽动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