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诡异的仪式(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诡异的仪式(三)

    “少废话,赶紧把这该死的铁栏起开,不然我们什么都不会做!!”胡晓东很是强硬,作为在末世生死沙场历练一年的存在,对于死亡这档子事儿早已习以为常。。: 。

    人嘛,早死晚死都得死,可如果说自己的命得靠身边的亲人朋友兄弟维系,胡晓东宁愿死去。

    “小胡啊,你的这个‘性’格很刚毅,不错!但是做人做事太刚就易断。凡事都应该给自己留条后路。”

    “谢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现在似乎不是谈大道理的时候。”

    胡晓东脑子一昂,一副慷慨就义模样。

    ‘妇’人见了也不着急,循循善‘诱’道:“我们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按照我们规定来的。而这些刚才吃饭时,你们也给庄主做出了保证,说会严格遵照。怎么,这才几分钟时间就忘了?”

    “规矩?你在开玩笑吗?把人关在笼里叫规矩!?搞个莫名其妙选举叫规矩!?现在又来个绑人把戏叫规矩!?你真我们当傻子白痴吗?枉我们还那么信任你,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事情都展到这个地步了,胡晓东索‘性’翻脸。

    眉头微微一皱,显然胡晓东的话叫的‘妇’人不太舒服。

    这也难怪,她身为庄园大管家,不可谓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旁的不说,单就这两天胡晓东等人所见所闻所感,就足以看出老‘妇’在庄园的地位。

    而时下,当着这么多家人面,被胡晓东这般质问说道,‘妇’人原本还平和嬉笑的面庞渐渐收敛,转而换上的‘阴’冷,毒辣!

    “胡晓东!我劝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否则你朋友所做牺牲可就全白费了!”

    “别整那些没用的,我不管……”

    “小胡!!”出声打断胡晓东话语,徐仁杰一把将气火上的胡晓东拉回阵营。

    “冷静点!别冲动!”

    虽然不清楚‘妇’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透过其言语老徐分析,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对胡晓东不利。

    至少暂时不会。

    既是如此,己方就不该进一步刺‘激’‘妇’人。

    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己方有一人活命,至少还有一丝反抗可能。

    否则,全部落难,那可就……

    被老徐这么一喝,胡晓东热的脑袋也是稍微清醒了一些。

    他也意识到自己的鲁莽。

    没办法,适才屋内一切实在叫他无法平静。

    不过现在……他退后不再说话。

    待得安抚好胡晓东躁动的心境,老徐上前一步,随即俯下身子拾起地上绑带。

    “放心吧,我们会照你们说的做,也希望你们别为难我们。”

    知道这话是废话,但老徐还是希望借此保住胡晓东。

    不管怎么说,这里的生的事儿,必须有人给外面弟兄传达。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徐你的做法是正确的。你的配合会得到应有的回报。”

    全都是屁话,老‘妇’就似个神棍不停说道一些玄学东西。

    招呼,胡晓东,霍元凯反身。

    徐仁杰相继给二人绑缚带子。

    他在动作同时,老‘妇’不忘在旁边提醒:“千万绑牢了,这是你必须经受的考验。”

    老徐没有理会老‘妇’的废话。

    这么多人看着,他就是想给胡晓东,霍元凯放水也不行啊。

    待得搞定胡晓东霍元凯。

    老徐未叫旁人帮忙,自行给双腕反扣绑缚结实。

    了罢,反转过身,落目在老‘妇’身上:“按照你的要求,我们都绑好了。下一步要做什么?”

    “身子冲餐桌,向后退,把你们绑好的手腕从栏杆里递出来,我们需要检验下你们的成果,看看你们是否真心想要完成仪式,加入我们。”

    给胡晓东,霍元凯递了个眼神,老徐示意说道:“按他说的做吧。”

    事已至此,胡晓东也没其它反抗思路,只能依照老徐吩咐,被转过身退到栏边。

    随即守卫上前,依次,仔细检查了老徐,胡晓东,霍元凯绑带状况。

    “没有问题!”检查完毕,守卫毕恭毕敬冲老‘妇’汇报。

    听罢,老‘妇’满意点点头:“很好,感谢各位的配合。”

    “现在,可以把这玩意‘弄’上去,放我们出来了吗?”老徐很是淡定征询。

    老‘妇’抬手打了个响指,紧接守卫拿起手台开口说道:“升!!”

    紧接,就听刺耳噪响自顶上传来。

    接着,伴随链条翻转声,厚重铁栏点点上移。

    待得升至一人高度后,老‘妇’吩咐:“都出来吧。”

    不用‘妇’人多言,胡晓东当先脱离铁栏攻击范畴。

    老徐,霍元凯紧随其后。

    “跟着我们!不要耍‘花’样,记住,这是对你们的考验!”又是这一句,鬼都知道所谓的考验,就是提醒胡晓东等人配合做事。

    “哼哼,放心,我们会的。”两个守卫各自装备制式武器。

    就这架势,老徐,胡晓东等人就算有心,也没处使劲啊。

    毕竟,用勇气和莽撞仅是一线之隔。

    如果在明知己方没有胜利可能情况下,还妄自冲动,那不叫勇气,就是无畏的莽撞。

    两个守卫押着胡晓东一行人朝‘门’外行去。

    众幸存者目送众人离开,未有跟进。

    待的老徐等人出‘门’,‘女’‘妇’人这才跟在队伍后方漫步跟进。

    老徐淡淡问了句:“你们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儿?”

    不出意外的安静,老徐的提问还是被无视了。

    不过庄园方面不给回答,老徐却是随着路程推移,有了些许明目。

    之前他不清楚庄园布局,可今早他可是刚刚在专员溜达过。

    这样短时间溜达对于普通人或许没什么作用。

    但别忘了老徐是干什么的,他是军人,而且还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侦察兵。

    侦查‘摸’排是他们必备技能,所以老徐对庄园的地形你了解已经有了很大提升。

    也正是因为此,叫他越走越心惊,越走越不安。

    你问为什么?

    因为从他目前所过的路程地点看,守卫押解他们去的地方似乎是……地下室。

    没错!正是那个早前老徐等人不熟悉庄园地形误打误撞的地下室。

    难道己方要去的地方就是那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