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诡异的仪式(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诡异的仪式(六)

    “怎么办?怎么办?咱不能就这么干等着叫那帮畜生得手啊!”胡晓东自然无法容忍己方同伴就这样被对方宰杀。

    可时下双手双脚被缚,他纵使想搞事儿也没办法。

    在这样情况,胡晓东很自然将目光落在了老徐身上。

    作为队中唯一一名军人,胡晓东希望老徐能给些建设性意见。

    对此,老徐只说了一句:“大家都不要慌,保持冷静!”

    愈是这样情况,愈是得冷静。

    危机时刻,受困放本就不利,如果在惊慌失措,只会让宝贵脱困时间溜走。

    这是在军队,老徐学到的东西。

    所以在遭遇庄园方面表脸设伏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保持了相对的克制。

    简单思量了下目前情势,老徐开始在地上摩挲鞋子。

    见得老徐这个动作,胡晓东叹息道:“老徐啊,没用的,这绑带太皆是了,你就别费力气了。”

    可老徐却似是没听见般,自顾自的继续着脚上动作,最后竟是把鞋子磨掉了。

    对此,胡晓东再次叹气,心道是:老徐啊,我不跟你说了没用。

    可胡晓东这边叹气,老徐那头却是没有闲着,他待右脚鞋子脱落后,马上侧身挪移,向鞋子转去。

    这一幕,看的胡晓东很是郁闷啊,当下不禁开口:“老徐啊,你这是干嘛?你不会打算用鞋底磨断绑绳吧?”

    老徐还是没有回答,待自顾自将鞋子着手拿稳后,他被转过身,开口吩咐:“小胡你过来。”

    “我?做什么么?”胡晓东不能理解。

    老徐抖了抖了鞋头:“拿着它。”

    “拿他?”

    “是的,快点!”没功夫给胡晓东多做解释。

    见老徐面色严肃,胡晓东不敢怠慢,虽然他尚不清楚老徐目的,但凭着这么长时间磨砺的信任,胡晓东还是依言照行挪动身子将老徐递过鞋头拿在手中。

    “老徐啊,你到底要做什么?”

    “集中注意力,拿紧鞋头!”

    “唉,我拿紧了。”

    “好!你就这么拿着。”闻听这句话,胡晓东便是觉着着拿在手运动鞋左右晃动,他试图侧目查看,可惜视野限制,身体不便叫他根本无法看清背后情况。

    无奈只能端正坐好,任由老徐在后搞事。

    大概似这般折腾了三十来秒,胡晓东明显感到鞋子朝头前一沉,当下赶紧征询:“好了?”

    老徐点头:“好了!把鞋子放地下吧。”

    松开手掌,胡晓东将手中鞋子摆放在地。

    罢了,老徐挪动身子重新面对鞋子。

    在一番折腾后,又把鞋子给穿上了。

    不过借着老徐穿鞋功夫,胡晓东倒是敲出些端倪。

    虽然地下室昏暗无光,但胡晓东还是瞅见老徐换穿的球鞋少了些东西。

    少了什么东西了?胡晓东发现老徐球鞋鞋底不见了。

    “老徐,你这……”

    “嘘~,”出声示意胡晓东静声,老徐待将鞋子彻底卡在叫上后,从掌间撇出个东西。

    胡晓东,霍元凯移目一看,竟是个刀片。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老徐还留了这手,难怪之前捆绑塑胶带他那么淡定,原来还有后手。

    的确!这是老徐出发前特别准备制作准备的。

    正所谓不打无把握之仗,老徐当时做这些完全是处于不时之需。

    没想到,最终还真成了救命利器。

    没啥好说的,东西到手的老徐立马是开始操作。

    利用两手之间空隙,老徐将刀片反握在掌中。

    过去轻松可以完成事情,时下无疑是非常困难的。

    好在老徐是军队出身,对这种事情时分在行。

    待简单调整后,他便是找到了最佳动手位置。

    借着手指力道,老徐开始划擦塑胶袋。

    不曾想,这时地下室上方传来悉索开锁声。

    来人了!

    真没想到庄园方面这么会挑时间。

    胡晓东,霍元凯下意识望向老徐,紧接不用老徐开口,自觉移动到老徐身前,然后将之挡在后面。

    无疑,时下指望返回原处是没可能了。

    相较于挪移位置,老徐更担心是不是庄园方面察觉到了他妈的移动,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

    顾不得许多,老徐赶紧加快手上动作。

    现在情况已经非常明显,对方下来多半是来执行所谓仪式。

    既然是死,那老徐宁愿博上一把。

    “噹噹噹”,皮鞋踏在地板发出慎人响声。

    胡晓东,霍元凯警长盯着屋门前端。

    不多时,两道身影在摇曳烛火映射下渐显而现。

    随即胡晓东瞅清了来人。

    妇人没有跟来,这也难怪,似宰人这样活儿对方怎么可能亲自过来查看。

    他们的任务更多是优势幸存者中招,至于粗活自然由粗人进行。

    两名粗人晃荡着身子走下台阶,手里的刀具在烛光映射下显得格外扎眼。

    胡晓东不自主吞咽了吐沫,随即小声给后面老徐递了个口信:“老徐,你速度可能要快点了,这帮家伙带家伙下来了。”

    无需胡晓东提醒,老徐也是看到了两名汉子手里家伙。

    那是杀猪用的斩骨刀,用来剁人绰绰有余。

    “呵呵,跑那里去了呀。”汉子一号见老徐等人全都我在墙角跟处,冷眼笑道。

    “可惜,怎么跑也逃不出这里。”汉子二号随即补充。

    “你们想干什么?”胡晓东问了句废话。

    没办法,为了给身后老徐赢得时间,胡晓东必须没话找话。

    果然,在听了胡晓东这句明知故问的废话后,两名汉子相继大笑。

    “哈哈哈!你问我们干嘛!?我说你是不是傻?别告诉我,你们没看到那个家伙!”手指小个男处,汉子一号唇角浮起抹森冷。

    “你们把庄主叫来,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我们要和她谈话!”胡晓东继续顾左右而言他。

    挺白,汉子一号再次笑道:“见庄主?小子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你们觉着现在见她还有用吗?唉,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在末世活下来的?难道你们没听过生人勿进这个词儿吗?居然跑来庄园,你们真当这里是慈善机构啊?”

    汉子的话虽然刺耳,但胡晓东还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