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诡异的仪式(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诡异的仪式(八)

    “你想干什么?”汉子二号蜷曲身子,试图从老徐钳制中挣脱出来。

    可老徐钳制岂是容你随随便便摆脱的?

    右脚用力碾压两下,老徐再次发问:“想死还是想活?”

    “放开我!?你他妈立刻马上放开我?”汉子二号倒是还挺爷们,这个时候并未表现的太过惊恐。

    估计是在庄园待的久了,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所以骨子里觉着老徐不敢怎么样。

    可是他们在庄园过的安逸,老徐这边那是没少经历危机。

    所以汉子认为老徐会手软简直就是作死。

    “最后问你一遍,想死还是想活?”

    “你们最好放了我,这样我可以当做刚才的事儿没有发生,否则……”

    “否则怎么样?”胡晓东从旁侧走了过来。

    汉子二号回眸暼了眼胡晓东,龇牙回道:“你们真以为凭你们几个就能从这儿出去嘛?”

    “当然不,所以才需要你的配合!”老徐的突然插口叫的汉子二号感到得意:“哼哼,算你还有点眼力见,赶紧把你那脏脚拿开,不然的话……你干什么?嗯~”

    没个汉子二号把话说完机会,徐仁杰直接伏地身子着手封住汉子嘴巴,同时右臂斩骨刀对着汉子二号大腿便是怒戳而下。

    斩骨刀头前并不锋刃,但架不住老徐蛮力相抵。

    徐仁杰这一刀抡戳下去,当场给汉子二号大腿开了个窟窿。

    血水噗噗向外渗淌,汉子二号因为吃疼,整个面部瞬间扭曲在一起,额定汗水似是开了闸的小溪不停向外流淌。

    汉子想要发声,可整个人都在老徐牵制控制中,根本无法挪动分毫。

    “想通我的问题没有?如果想通了就点个头。”声音低沉,老徐肃杀的问道。

    已经吃过亏的汉子此刻深切意识到了老徐的恐怖,当下哪里还敢有任何自得桀骜想法?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汉子麻溜点头,那架势,知道的他在回答老徐问题,不知道的,还以为汉子得了羊癫疯在抽抽。

    “我松开手,除非我问题,否则你如果发出任何一个无关紧要声音……哼哼,我不介意再多给你开几个窟窿,明白吗?”

    嘴巴封堵死死,汉子自觉将唇齿咬紧,然后用力点头。

    有的人就是这样,非得刀架脖子才能明白事态的严重。

    在得到汉子及二号确认后,老徐松开了封堵对方嘴巴的手掌。

    他丝毫不担心汉子乱来,至于为什么不一刀解决汉子二号,老徐也是有自己想法。

    一来,适才楼底搏杀搞出的动静难保不引起上面人注意,老徐必须都留个活口应对此事。

    二来,老徐也需要从汉子口中搞清楚一些情报,譬如己方武器位置,地下室入口是否有守卫等等。

    这些都是他们之后逃跑所需了解的必要东西。

    至于三来吗,老徐还得拷问钥匙下落,当然,前提是入口有被上锁。

    不过在询问这些之前,老徐照旧抛出早前的问题:“想死还是想活?”

    腿上的痛楚清楚提醒汉子二号面前男人不能招惹,对方是真的会杀了自己。

    所以……

    “我,我想活,想活,别,别别,求求你们别杀我!”

    “哼,你杀别人的时候想过别人的想法吗?你从别人身上剔骨削肉给过他们机会吗!?”

    胡晓东低沉着嗓音吼喝问道。

    见得胡晓东这般凶恶模样,汉子二号浑身打颤。

    胡晓东是真的对汉子二号着脑,他这一路可以说什么样混蛋都见过,但似庄园搞出这种杀人食肉勾当当真是第一次。

    虽说人类历史吃人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但汉子二号再怎么说也是现代文明社会过活过的人。

    饶是眼下现代文明坍塌覆灭,但他这般……怎么下的去手,怎么能用那些人肉做菜食用。

    “这……这,这不关我的事儿,两位小爷饶命啊,我,我这也是按章办事,我,我也不想做这种勾当。可,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要是不按上面意思办,我就得被杀。所以……”

    “所以你就杀人旁人保命是吗?”

    “是!呃,不,不是,那,这……我,”语无伦次,汉子二号被胡晓东气势逼人询问弄的没着没落,不知所措,憋到最后实在没法,只能来了句:“我,这些都是庄主他们搞的事儿,是他们弄的这些规矩,你要报复应该找他们啊,我是被逼的。”

    “你知道你这样子比你们那狗屁庄主更可恶!!”

    不用说,从汉子说话口吻便能看出,这货绝对是个靠不住的混球。

    关键时刻出卖队友,往别人身上推卸责任,这品格也是没谁了。

    拍拍胡晓东肩膀,老徐示意他保持冷静。

    无疑时下不是和汉子二号讨论大道理时候,老徐随即面色一沉,开口问道:“既然想活,那我有几个问题要你回答,你能配合吗?”

    “能!能!两位小爷有什么问题尽管我,只要不杀我,我一定配合你们。”

    “很好!”点点头,老徐肯定了汉子二号的觉悟。

    “第一,这楼道外有没有守卫?”

    “你,你是问入口吗?入口的话没有。”

    “第二,这地下室钥匙在哪儿?”

    “在,在他身上。”手指汉子一号,汉子二号不自禁咽了口吐沫。

    冲胡晓东递了个眼色,不用老徐多言,胡晓东立马是提步朝汉子二号走了过去。

    简单一番摸索,胡晓东便是从汉子二号身上找到了一串钥匙。

    折返回老徐身旁,胡晓东将钥匙递给老徐。

    徐仁杰接过后,展开钥匙,继续问道:“哪一把是地下室的钥匙?”

    “这,这把。”老实点指一下,汉子如实回道。

    听罢,老徐将汉子二号点指的钥匙单独取出,待交换胡晓东后,接着追问:“你进来时有把入口门给锁上吗?”

    “没,那到没有。”

    “知道我们来时收缴的武器被放哪儿了吗?”

    “这,这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想告诉我们?”眉毛一扬,老徐不怒自威。

    “没,没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