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诡异的仪式(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诡异的仪式(十一)

    时间缓慢的过着,庄园的平静叫得在山丘监视的王强三人组换的的片刻安宁。

    一开始,众人倒还很是舒心的接受这难得的安宁。

    毕竟,早上与老徐的沟通叫三人悬着的心稍稍安定。

    可随着时间的不断流失,负责监视的王强,德里克开始有些不太舒坦。

    饶是他们自己也说不清为何会没由来的烦躁。

    这是很奇怪的感觉,如果非得找个原因,那只能说此刻的庄园太过安静了。

    安静的有些可怕,安静的有些诡异。

    这若搁着平常倒也无所谓,但老徐等人既然知道外面有弟兄在监视庄园,那他们没道理这么长时间过去还不给出半点联络讯息。

    即便早上他们给了平安消息,但……不科学,这很不科学。

    雷瞳仅仅睡了一个小时,便是醒了,作为最为了解徐仁杰性格的人,雷瞳是三人组中对时下状况最为担心和不能理解的人。

    你说一个小时,二个小时老徐一行人没有踪影还说的过去,可这都三,四个小时过去了,雷瞳这边愣是没瞧见老徐半分踪迹。

    “雷子,你说老徐那边会不是出什么问题啊?”德里克终究按捺不住心中烦躁,开口道出了这个问题。

    “不会,老徐早上刚给咱们报过平安,他们不可能有事儿。”王强想也不想干错否决。

    德里克摸摸下巴,轻叹口气:“我就担心老徐是受了什么胁迫给的假消息。”

    “不可能!”这回王强没有开口,雷瞳却是坚定果断否决了德里克的假设:“老徐给我们的信息是透过密语发送的,如果他们真的受了胁迫,他透过密语传递,对方不可能知道。”

    “是啊!况且咱们早上看老徐,老霍,还有胡哥面上表情都很轻松,不太像是被人胁迫模样。”

    点点头,就德里克内心而言,他也不想接受自己心下假设。

    可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老徐那边连个面都没露过,实在不能不叫人担心。

    雷瞳明白兄弟们的心思,他何尝不是如此呢。

    他的狙击镜几乎没几秒就会落在老徐他们屋子窗口,但几个小时过去别说掀开,饶是一丝人影闪过都没瞧见。

    难道老徐他们真的除了问题!?

    脑中不断浮起这个念头,而雷瞳又不断将之否决。

    无疑,不论从哪方面讲雷瞳都希望自己老连长能够平平安安。

    然,实际……

    就在山上监察弟兄心下担心,搞不清状况时,老徐已然是搂着汉子二号,亲密上到了一层。

    到了一层必须穿过一道长廊,进入庄园内里方才可以转到二层楼底。

    这期间无可避免会遇到游走幸存者,期间难度可想而知。

    搁着一般人,怕是别人没怎么着,自个儿就先慌露出马脚了。

    可徐仁杰不是一般人,他过去受的训练就是应对这种情况。

    他很清楚如何在紧急情况控制自己情绪。

    所以这一路他走的有惊无险,最重要那些游走的庄园幸存者似乎对他和汉子二号的存在并不在意。

    看来自己的伪装还是起了效果的。

    就这么顺利来到庄园内里楼层,到了这儿,徐仁杰知道,自己第一步算是成功了。

    因为从这儿可以直接抵达三楼,而透过这两日了解,徐仁杰确定三楼并没什么守卫。

    简而言之,庄园的防范主要是在外围,内里他并未留守太多守卫。

    不过没有留守守卫不代表你就能在里面肆意胡来,毕竟,庄园是通电的,这点从很多地方都可以验证。

    所以,靠着那些头顶摄头,庄园方面的确没必要在内里设置太多守卫。

    再者说,就他们这种略带邪jiao性质的管理手段,那些扭曲性格的幸存者根本不会有什么搞事儿念头。

    上了楼梯,徐仁杰加快脚步带着汉子二号朝上快走。

    没办法,徐仁杰明白,虽说到目前为止自己靠着稳定心理素质以及绝佳伪装躲过了一路幸存者眼睛。

    但他上三楼这个举动,难免不叫人生疑。

    毕竟,之前汉子二号说的很清楚,武器相关事物不归他管。

    尽管徐仁杰不是十分清楚庄园对内里家人活动是否有限制,但从这两天接触看,他们这么多条条框框,在联系武器房的重要,想来一般幸存者在没有接到授权情况是不允许出现在三楼的。

    至少,早上徐仁杰与胡晓东,魏大壮在三楼除了遇到押解小个男两位守卫外,并未遇见其它人。

    行到半途,楼上脚步声传来。

    无疑,这是老徐此刻最不愿遇到事情。

    你说在庄园其它地方,他还能借道装作没看见。

    可楼梯一上一下就这么点地方,你说装作看不见不是扯蛋吗?

    “哟,你俩咋来了?庄主交待的事儿都办完了?”

    老徐没有抬头,着手杵了汉子二号一下,意在示意后者说话。

    迫于生存压力,汉子二号有些尴尬讪笑两声,不过随即便是撇嘴回道:“靠,老子办事儿还需要给你汇报?赶紧回岗位执勤去,别有事没事就往屋里跑!”

    “哎哟我去,你小子这脾气见长啊,我说你……”

    手搂汉子二号脖颈,老徐随便一用力,便是将前者推拉上了楼梯。

    对付这种话唠最好办法就是离开。

    适才汉子二号已经很好表面自己态度,老徐档子自然是顺势将之拉走,以好拜托话唠纠缠。

    显然也是没看出老徐异样,这也难怪,任谁也不会想到,三个被捆绑结实家伙能在两个持刀屠夫手里逃脱。

    可老徐等人就做到了。

    只当正常揶揄戏虐的话唠并未细究老徐,汉子二号不太正常的勾肩搭背。

    在反手比了个中指叫骂几句后,话唠转身继续朝楼下走去。

    听得对方下楼脚步,老徐轻吐口气。

    相较于老徐的淡定从容,汉子二号却是如释重负。

    适才他可着实是紧张坏了,在他心下,一方面希望话唠能看出破绽,提出质疑。

    可另一方面,他又怕话唠发现不对劲,将他至于不利境地。

    两种思绪交织混杂,再加上汉子二号还得应付局面。

    这样场景,你说他怎能不紧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