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诡异的仪式(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诡异的仪式(十六)

    该来的总会来,老徐早就料到对方会拿胡晓东等人做文章。  .  .

    这是老徐的软肋,老徐也确定凭胡晓东,霍元凯的状况不是庄园对手。

    不过老徐还不至这么天真就亲信女人的威胁。

    毕竟,一路走来,老徐很清楚胡晓东,霍元凯战力。

    如果对方不动用大人力,那想搞定胡晓东,霍元凯并非易事。

    “我的两个兄弟怎么了?”先行试探问了一句。

    “他们在我们手上,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我的建议,不要逼我做出不好的决定。”

    这是心理上的战斗,老徐并未着急作答,在权衡场上利弊后,他才缓缓开口:“你的建议我不是不可以考虑,但问题我怎么确保你话语的真实?”

    “小子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们庄主给了你承诺,你就该道谢!”不得不说这女庄主对底下人的洗脑真是到一种极端地步。

    “徐仁杰,你现在除了信我,没有出路!不过考虑到我们双方冲突是因为误会所起,我才给你这个选择机会。你可千万不要走错路!”

    徐仁杰时下真的有些好奇女人末世前是做什么工作的,看似平淡的对话,细究之下全是套路。

    毫无疑问,女人又在搞心理战了。

    搁着以往,就女人这样的,老徐绝对就不再搭理了,与牛弹琴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不过现在胡晓东,霍元凯性命尚不确定,老徐不能相激:“我当然知道怎么选,谁他妈会想死?有活路我自然选活路!”

    “那是最好不过,你现在放下武器走出来,我可以保证你们三人安全!”

    “空口无凭,你先放了我那两个兄弟,给他们部手台,出去后让我和他们通话确认,如果ok,我就投降!”

    老徐相信如果女人真的控制胡晓东,霍元凯,后人在没有出去外围,是绝对不会撒谎的。

    而如果这个计划女人通过,那么徐仁杰就能顺理成章将胡晓东,霍元凯送出庄园。

    只要胡晓东,霍元凯离开庄园,老徐便也没了后顾之忧。

    到时他就窝在房里与女人周旋,短期内,老徐相信凭他的军事素质,对方绝对拿他没有办法。

    如此,等胡晓东,霍元凯回去搬了救兵,到时里外合击,最后鹿死谁手还是两说。

    不得不说,老徐这招以退为进端是秒哉。

    可惜女人也不是傻子,她一介女流能够掌管这间庄园,并且叫内里几十口子对他服服帖帖自是有些手段。

    果然在听完徐仁杰提议后,女人坚决且果断否决:“这不行,我放了他,回头你不出来,那又如何?”

    “呵呵,庄主,你既然有心放我们,还怕我不出来?”老徐辩驳。

    “行了徐仁杰,不要浪费时间了,先放他们出去是绝对没可能的,你要搞清楚,是我给你机会,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那你至少得让我确认他们的死活吧?我相信庄主你不会杀我兄弟,但你的那些手下万一控制不住动了手,这可就……”

    一计不成,老徐立马换招。

    论谈判他也是拿手的。

    要知道侦察兵为了套取敌人口中有价值情报,审问谈判也是必备技能之一。

    这不老徐又给女人下套了。

    毫无所举的女人很自然顺势接茬:“我可以派人带他们上来见你!”

    这句话,说明一个问题,胡晓东,霍元凯的的确确现在在女人手上。

    否则女人不会这么轻快答应。

    如果这样,情况就变的复杂麻烦了。

    至少与老徐而言,他接下来谈判必须慎重。

    “不,你叫他们上来,这楼道这么窄,我露头就被你们崩了。要不这样,咱们各退一步,你把我弟兄带到楼下,让我跟他们说两句话叫我确认下他们情况?”

    老徐这个提议同样设有陷阱。

    按照老徐的意思,他们时下必须给外面弟兄通风报信。

    老徐知道,自己早上的讯息给了外面兄弟安全的回复。

    可谁能想到事态的发展急转直下,庄园竟是转眼就对他们下手。

    既然己方已经落得这般境地,老徐得像办法让外面弟兄了解内里情况。

    老徐可以不在乎自己死活,但胡晓东,霍元凯两人他还是希望外面弟兄将之救出的。

    而时下能和外面弟兄沟通唯一办法,就是把胡晓东,霍元凯弄到屋外。

    女人显然不清楚庄园外还有伏兵,加上徐仁杰的提议对他来说根本不惧威胁。

    相反,给老徐看过胡晓东,霍元凯后,也算是封堵了他继续谈判的砝码。

    在一番细琢盘算后,女人朗声答应了老徐的要求:“好!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有言在先,你们见面后,你最好立刻投降!记住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已经表示了足够的诚意。”

    女人能够答应,徐仁杰目的就算达到了,接下来就看女人是否能够履行她的承诺了。

    “ok,没问题。我说了,我们只求活路,确认完我兄弟性命无忧后,还请庄主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这地儿我们也没脸待了,倒时请庄主容许我们离开。”

    “可以,我可以答应你这个要求,正如我之前说的,我们搞成这样都是误会。我们这里随时欢迎你们加入,当然你们要离开也绝不会阻拦。”

    多么好听的宣言啊,要不是亲身经历过被绑,投入到地下室经历,徐仁杰都要信了女人的美好承诺。

    “去,把人带到他窗口底下!”有意放声给守卫吩咐。

    徐仁杰知道,女人这是故意整出这句给他听的。

    毕竟,这就是一个手台联系的事儿,根本没必要大费周章。

    “是,庄主!”接到命令的守卫应了一声。

    随即楼栋再次陷入死寂,双方进入到短暂平和状态,这或许是个不错突围机会。可老徐脑海却是压根没有半点强突突围的想法。

    女人的脑力摆在那儿,老徐在没确定外面情况前肯定不会妄动,鬼知道外面是不是有十几杆枪对着自己。

    再者说胡晓东,霍元凯还在对方手上,单凭这点老徐也不会乱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