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诡异的仪式(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诡异的仪式(十八)

    一句话封死了唐小权远程狙击思路,更重要,如果按照王强回答结果,那么己方目前当真是一点主动都没有。。

    “那有办法转移阵地,提供有效支援吗?”

    “不行权子!这附近就只有这个山丘可以俯瞰庄园,其它地方都不可以瞧见庄园内部!”雷瞳的回答透过无线电‘波’传入众人耳朵。

    有一个方案破灭了。

    事实唐小权说的这些,雷瞳早在庄园发生枪击事件便已经在考虑了。

    这也是当初离开他携带**的初衷,可惜事情的发展总是不能遂人愿。

    鬼能想到,老徐去的武器房会是在庄园另一侧。

    如此,完全是叫雷瞳**优势屏蔽。

    “好了,你们继续监视,我们商讨下结果马上告诉你们!”

    挂上电话瞬间,魏大壮便是叫道:“这还有啥好商讨的,依着俺,昨夜咱们就该过去表‘露’身份。要是那时候去也不至‘弄’车现在这个样子!”

    “可咱们现在若就这么过去……恐怕会把他们‘逼’急了对小胡他们不利啊!”黄霜忧虑说道。

    意见永远不会统一,魏大壮脸‘色’一沉:“老黄那照你的意思,咱在这窝着那帮‘混’账就会不动老徐他们了?”

    “这……”黄霜无语。

    无可否认,如果庄园真的要对老徐等人下手,绝对不会因为车队去或不去改变。

    况且就老徐等人‘性’格,也是绝对不会把车队情况告诉对方的。

    “大家都冷静点,咱们是老徐他们的希望,现在看来对方还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现在要考虑得是如何打好手里这掌牌!”唐小权把玩着脑顶刘海,自顾自开口。

    这时候身在庄园的老徐也是在与庄园方面进行着周旋。

    在看到胡晓东,霍元凯尚且安好情况下,老徐稍稍松了口气。

    “小胡,老霍,他们没对你们怎么样吧?”

    “没有,老徐,我们很好,不用担心!”胡晓东眼望窗口出声回道。

    “哦,没事儿就好。我这边刚刚和庄主商量过,她答应放了我们。”

    “老徐你不是吧,那‘女’人说的话你也信?听着她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你不要因为我们放弃抵抗!”

    诚如老徐意料的一样,只要自己道出实情,那以胡晓东脾气一定会规劝自己不要听信‘女’人劝说。

    而这便是达到了他想要拖延时间的目的。

    果然,胡晓东这席‘混’账话一经出口,立马是得到了旁侧守卫的回击。

    枪托狠利捅在胡晓东腹部,胡晓东也端是硬气,在受了对方这么一下毫无征兆大力捅击下,他愣是没哼一声。

    不过胡晓东不吭气,老徐却是听到了动静,当下忧虑追问:“小胡,你那边怎么了?”

    “我,我没事儿!”着目撇了守卫一眼,胡晓东朗声回道。

    “你妈的!瞅什么瞅啊!找死啊!”胡晓东的挑衅不出意外‘激’起了守卫的火气,后者又是举枪给胡晓东来了一下。

    面对这样结果,徐仁杰怎能容忍,当下毫不示弱开口冲窗外喝道:“庄主!这就是你的承诺吗?你的人这个样子似乎是很不友好啊!”

    很快,楼下传来回应,不过不是庄主答话,听声音老徐确定是老‘妇’人。

    “徐仁杰,承诺这东西是相互的,你的人对我们庄主不敬,难道还不允许我们发泄下不满吗?”

    不得不说,这庄园一个庄主,一个官家,两个‘女’人嘴皮丢很溜。

    不过老徐也不是吃素的,当下就这胡晓东搞出的戏码继续拖延时间:“哼,庄主你什么意思?是打算翻脸不认了还怎么着?这突然就给‘弄’个不相干人来谈话,这样似乎不太好吧。”

    “呵呵,”笑声响起,果然,诚如老徐料想的那样,‘女’人并未离开楼栋:“徐仁杰你是在和我‘浪’费时间嘛?人你现在已经看到了,我可以放下武器走出来了吧。”

    老徐枪支‘门’口:“走我当然想走,不过你下面人刚才举动实在叫我难以放心啊!”

    “小德,你把无人机竟可能朝这个方位调!”雷瞳突然指着窗口一角示意。

    德里克听罢眉尖紧蹙:“雷子,这么做很可能被对方发现呀!”

    雷瞳当然知道这其中风险,可眼下情况……“远一点没关系,总之能让那边能看到无人机就可以了。”

    听罢,德里克大概明白了雷瞳意思,当下瞅了雷瞳一眼:“雷子,你的意思是……”

    “嗯,”点了点头,雷瞳给出肯定答复。

    按照雷瞳想法,己方现在能给老徐那头做的事情很少。

    他们唯一可以了解对方情况的就手里这么一台无人机。

    而无人机电量终究有限,如果不能尽管与老徐建立联系,取得更进一步线索,一切都完了。

    正是基于此点,雷瞳希望利用无人机的移动叫的老徐知晓己方已经了解他的处境。

    然,这也恰恰是老徐一直想要达到的目的。

    在了解雷瞳真实想法后,德里克立马‘操’动。

    年轻人心理也清楚,这是他们最后确认庄园机会,所以小心‘操’控无人机一点点朝目标窗口侧边靠去。

    老徐还在与‘女’人进行着心理上的博弈。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徐知道,老天留给自己的时间依然不多了。

    毫无疑问,‘女’人的耐心终归有限,凭他们敢于杀人食‘肉’的‘性’格,老徐相信再僵持下去,他们很可能拿胡晓东,霍元凯其中一人动手。

    “怎么样徐仁杰?你考虑清楚了吗?你说的事儿,我已经按要求做了,那么现在你是不是也该拿出点诚意来了?”

    怎么办?到了这步,饶是老徐也两难了。

    出去!?现在即便是三岁‘毛’孩都知道缴械投降便是思路一条。

    可不出去?对方手里牢牢空着胡晓东,霍元凯二人,老徐怎么可能为了一己‘性’命就任由对方残害自己兄弟?

    老徐不是这样人,他不能也不会做这样卖友求命的事儿。

    随着几秒斟酌,老徐的心下已然有了计较。

    如果真要死,他宁愿和弟兄们死在一起,这样即便日后上了黄泉路,大家至少还有个照应,不会孤单!。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