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反其道而行之(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反其道而行之(八)

    不确定女人是否想耍花样,叶昊以退为进,冷笑问道。

    女庄主随即反问:“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你不妨给我叙述下你要找人的模样。”

    叶昊摇摇脑袋:“用不着那么麻烦,你让那几个人出来,我无人机一看便知。”

    “呵呵,不是不想这么做,但你也说了,这凡事都得讲个规矩。在我这儿,欢迎任何人前来,但同样,我这儿的规矩也很多。任何来的人都得遵守。”

    女人没有让步,她的话很清楚透露一个讯息,就是车队方面任何想要进入庄园窥探的举动都是不可取的。

    如果可以,叶昊真想告诉女人,就他那点防范意识根本屁用没有。

    他就没想过,自己旁边那么一座山丘,随便人上去设个点,借助高点优势便能轻松将他整个庄园一览无遗。

    不过女人的这点尊严,叶昊还是得顾忌的。

    毕竟女人是庄园实际统治者,万一真触了对方眉头不跟己方谈,那最后苦的还是老徐他们。

    “ok,你说的很在理,我呢也不想跟你起冲突,咱们大家在末世混都不容易。也罢,我要找的三个人,都是中等个头,三十来岁,有个身上背个弓箭,肌肉块头。还一个精瘦,皮肤黑,国字脸。最后一个,不会说话,手里拿着把唐刀。怎么样,我的三个是庄主你刚提到的三个混账玩意吗?”

    骂咧字眼不离口,叶昊言语间所透出的恼怒很好诠释了他对胡晓东三人的愤恨。

    “嗯,你说的这三人从描述看还真是和我这里三人想似。不知道你是否了解他们姓名?”

    “当然知道!”回头给唐小权等人互看了眼,叶昊唇角不自禁浮起抹弧度。

    显然,关键时刻已经到了,此次行动成败与否就看这最后谈判结果了。

    “那不妨说来听听,刚好我也有他们名字。”

    “胡晓东!徐仁杰!霍元凯!这是这三货的真实姓名!我说庄主,光说名字没用,以那三货的性子,保不齐给你的是假名。你还是把他们弄出来给我确认下最好!”

    “不用了!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你要的三个人就在我这儿。”

    “哈!哈!哈!”朗声大笑三声,叶昊不去演戏当真是可惜。

    笑声了罢,叶昊继续自鸣得意:“窝就说嘛,这几个混球不可能凭空消失,我们开着车一路追过来,他们除了你们这儿,根本没其它地方可躲。现在好了,事情都清楚了,不知道庄主你是什么意思?人能放给我们吗?”

    “这个……”拖长音调。

    听得女人这记长音,控制室内一众人马,山丘雷瞳等人,包裹庄园内里老徐一行人全都心弦一紧。

    大家本以为事情到此就会告一段落。

    正确戏码,女人为了避免冲突,放出老徐,胡晓东,霍元凯三人。

    完了,车队走人,大家各找各妈,就此别过。

    可女人的突然变调,令的事情再次陷入迷离。

    叶昊闻言微微蹙起眉头:“怎么着?庄主还要什么顾虑吗?”

    相当客气的征询。

    女人随即回道:“按理说这人应该是交给你们处理,不过呢,他们在我这儿也犯了些事儿,所以我要是就这么把人交给你们,恐怕……”

    “呵呵,庄主啊,我跟你讲道理是我觉着你一个女人不容易。你千万别以为我们好兑付啊?我说过,我叶昊想要的东西还没人敢拒绝!你以为你躲在这庄园里就太平无事了?你以为凭着墙头那几个家伙就能保护到了你安全?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是什么吗?庄主啊,我今天已经很耐心很耐心在跟你们商量了。希望你不要把我的耐心当做笑话,否则后果不是你跟你的团队能够承受的。”

    女人变脸,叶昊也立马是改变策略。

    既然对方要来恨得,那他就跟着来恨得。

    论到忽悠叶昊绝对个中好手,想想他之前做的事儿,愣是凭着一堆装备,一张嘴巴一路忽悠过活到现在。

    如若不是被老徐等人敲出破绽,他现在估计还不知道在那儿行骗谋生呢。

    所以讲大话,吹牛皮叶昊绝对不虚。

    加上他们此行装备摆在那儿,叶昊吹嘘那些空大无边东西,庄园也无从判别真假。

    不过女人似乎并没有因此被吓退:“这么说就没什么意思了吧。你之前也说了咱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我呢也没有相和你们交恶意思,但你要是认为靠这种恐吓就能吓住我们,那你也太小瞧我们庄园了。你以为就凭你们现在那辆车,和车上装的武器就能轻松突破我们庄园?你要真是这么想,那你也太天真了吧。你觉着我们庄园敢对外吸纳幸存者,会没有点家底和武装力量?”

    也是没想到女人性子这般刚烈,面对叶昊的威胁丝毫不为所动。

    这不禁是叫叶昊有点抓瞎了。

    要知道行骗的本质说白了就是嘴炮。

    可嘴炮这东西那是唬人的,对方如果不受你忽悠,那你说再多也是白费。

    不幸的是,叶昊就碰上了这么一块石头。

    和之前的管家不同,女庄主似乎不介意与车队一战。

    怎么办?叶昊移目看向身旁队员。

    很显然,他现在也是有些词穷。

    毕竟,这次过来的叶昊他要担负的任务是靠嘴皮功夫忽悠庄园,叫他们自己把老徐等人放出来。

    然,眼下,从女人表现的倔强态度看,他的那套显然已经行不通了。

    所以无奈,叶昊只能是向众人求助。

    因为他也看出,继续下去也是徒耗时间毫无意义。

    拖久了,反而更加是叫队伍出于劣势局面。

    对此,唐小权到了一句:“老叶,试试他们的底,看那女人什么意思!”

    点点头,听了唐小权的话,叶昊大概明白了年轻热的想法。

    年轻人说的没错,女庄主能够统领一众爷们,自然不会是冲动之辈。

    她应该不会清楚,为了三个不相干人打起来对他们庄园没任何好处。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女人应该是别有所图。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