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反其道而行之(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反其道而行之(十一)

    老黄未尽的话语代表了在场众人的疑惑。

    可惜此刻魏大壮不在,否则汉子一定会力挺叶昊这般提议。

    “这样会不会太过了,咱们来主要目的是救人,这一开战可就真的没法挽回了。”李中赶紧发表意见。

    叶昊淡淡回道:“对方态度大家也都看到,非常坚决。我们再谈也只是徒劳,反而会叫愈发觉着咱们只是恐吓的空架子。我相信对面女人做这个决定也是在赌博,冒险,她现在也并不确定我们的态度。而这正是我们瓦解他们心里防线最好时机。只要这是我们给他们战士一点我们的肌肉,哼哼!”

    唇角一撇,叶昊面色浮起抹略显玩味笑容。

    “老叶啊,你这到底打算做什么?”听罢叶昊的解释,黄霜也能理解对方思路。

    诚如叶昊所言,庄严方面话虽强硬,但就人的正常心态,没人会愿意平白无故为了几个陌生人与另一个势力冲突。

    所以归根究底,女人就是在赌。

    见得老黄如临大敌模样,叶昊展颜一笑道:“呵呵,老黄啊,你不用那么紧张,放心我不会真的和那边硬碰硬较量的。那完全没有必要。”

    “那,那你……”

    “我们只需要给对方一点警告,让他们明白我们说的出做的到。他们现在这么硬,说白了就是觉着我们不太可能向他们发动进攻。既然这样,我们就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好,按你说的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可人家这城防你也看到了,你打算怎么给他颜色瞧啊?”

    “哼!”再次诡异一笑。

    时下见得叶昊发笑,老黄总觉着心下不太舒服。

    叶昊双手合十,淡淡道出两个字来:“雷瞳!”

    “雷瞳?你该不会是叫雷瞳那边……”

    “别误会,正面进攻不到万不得已咱们是肯定不能动的。”

    这点叶昊思路非常清晰,他清楚,正面进攻一旦展开,那最后结果只能是双方拼的你死我活,直到一方彻底完蛋。

    而这样结果显然和救人初衷不符。

    “那你准备?”

    没有答话,叶昊取过唐小权手里手台,按下通话按钮,开口说道:“雷子,我是叶昊!收到请回答!”

    “我是雷瞳,应答以收到。”

    眼不离镜,雷瞳淡漠回应。

    “我想问你下,在你的位置,如果让你放一枪,以不伤害庄园任何人的情况下,你有把握在墙头女人那儿来一枪吗?”

    “有!”想也未想,雷瞳肯定回答。

    “好!那待会你听信号,完了你就开枪,明白吗?”越来越有指挥架势,叶昊已然完全融入到指挥的角色当中,他丝毫不受过去自己在团队所处地位影响,他显得格外从容。

    “明白!但是……理由是什么!?”开枪对雷瞳这样的老兵只是动动手指,可现在情况开枪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是真会出人命的,所以他需要一个合理解释。

    叶昊不含糊,很干脆回道:“庄园方面现在态度强硬,不愿意交人。我的意思是给他们展示下我们的决心,也算给他们一点实质警告。”

    “明白了!我等你信号!”了解大概缘由的雷瞳很干脆应允了叶昊的要求。

    得到雷瞳肯定答复的叶昊,马上拿起话筒:“庄主!我必须得说你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但是有些事儿你知道嘛,过于追求原则那就是死脑筋。身为一庄之主过于死脑筋那可是会死人的哟。”

    叶昊话里的威胁意思已经相当明显。

    女人也不含糊,当即回斥:“一个带队之人若是连最基本原则都守护不了,那他何以守卫自己的队伍?你就不要在费口舌了,我们是不会这么白白把人交给你们的。你们要么接受提议,咱们交易。要么就打道回府,我们不接待你们。”

    “唉,真是可惜啊!也罢,既然你叫我别废话,那我就不废话了,记住下面发生的事情你是你自找的。”

    结束通话,叶昊拿起手台:“雷子,动手吧。”

    “收到!”森冷的话语不着一丝情感。

    雷瞳着目看了眼庄园内里晾晒的衣物,然后随手从地上抓起几把沙土松手飘动。

    时下的雷瞳没有观察手,而在这样条件下,距离几百米外做到精准射击并不是件容易事情。

    加上雷瞳在队里担任本就是突击手职务,狙击他会打,单并不是十分精通。

    好在,今日天气不错,并没有大风等恶劣气候。

    另外,叶昊那边给出任务只是警告恐吓,并不需要他直接命中目标,这无形是给雷瞳减轻了不少负担。

    在确定好风向后,雷瞳着手微雕了焦距,继而腮贴枪托,眼望十字准心。

    深吐两口气息,果断扣动扳机。

    “砰!”枪声响起,子弹射出。

    片刻功夫,雷瞳便是从自己狙击镜中看到了远处火花迸起。

    突然炸响在身侧的响动吓了女人一跳,待她着目看去不禁是朝后倒退。

    好在旁侧守卫拦阻及时,否则女人怕是会直接从高处坠落。

    心惊胆寒的一幕,在确认目标达成后,雷瞳淡漠冲手台回道:“任务完成!”

    不用雷瞳说,控制室内一众队员也已是透过车载摄头看的清楚。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在回复雷瞳知晓后,叶昊趁热打铁着手台戏虐回道:“庄主,刚才的大礼不知道你可满意。如果满意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的建议。”

    女人没有回话,适才突然的枪击叫她一时难以平复。

    没办法,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女人,不论平日里再怎么表现强横,此刻面对对方枪手袭击她也难以保持淡定。

    莫说是女人,饶是此刻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在面对不知从何射袭的子弹恐怕都会恐惧。

    “混蛋,你们这帮家伙太不规矩,居然敢偷袭我们庄主,你们……”

    “这位兄弟,不要那么毛躁嘛,乱说话那也是会出人命的哦。再说了我们也不想不规矩,这不是某些人给脸不要脸,非逼我们这么做吗。”

    意有所指,叶昊继续瓦解女人信心。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