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反其道而行之(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反其道而行之(十二)

    ‘女’人照旧没有回复,从‘女’人面‘色’看,他显然是被吓坏了。,: 。

    在护卫搀扶下,‘女’人准备离开。

    见得这一幕,叶昊冷笑说道:“怎么?庄主这是要走吗?别啊?咱们的事情还没谈妥呢,你就这么走了,我的脸往哪儿搁啊?”

    “你们到底想怎样?”‘女’人终于是回话了。

    叶昊继续笑道:“庄主何必明知顾问呢,我来这儿这么长时间似乎没目的说的很明确吧。我不要你庄园,你那点家产我也没兴趣收,我只要里面那三个‘混’蛋!庄主,这个条件有那么难接受吗?你何必非要执‘迷’不悟呢。给你3o秒考虑时间,3o秒后希望你能给我个满意答案,不然下次枪声再响可就不是打你旁边的集装箱那么简单了。”

    威胁层层升级,叶昊抛出了最后的筹码。

    这个筹码若是一早抛出,‘女’人定然不信。

    但现在从叶昊嘴里说出……借着雷瞳适才‘精’准一击,期间分量可想而知。

    这就是想当年老一辈革命军人对待帝国主义的手段。

    对方动不动就喜欢搞谈判这招,打不过了要谈,占据优势也要谈。

    最后咱们采取的就是边打边谈,我们用前线实际战果来赢得谈判优势。

    而此刻叶昊采取的方法正是如此。

    雷瞳的打击,扫清了谈判一切障碍,叶昊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雷瞳取得的战果继续给‘女’人施压。

    “倒计时开始,记住你只有三十秒时间。”

    刚才还是‘女’人号施令,现在转而叶昊给‘女’人喝令。

    没有任何犹豫,‘女’人当下回道:“我可以把人给你们,但你们能保证领了人后就立刻离开吗?”

    “当然!我说了很多次,我过来只是要那三个‘混’蛋的。其它我没任何兴趣!”

    给‘女’人吃个定心丸,听罢,饶是‘女’人心理不信也好的话语,但身子枪口之下,‘女’人没的选择。

    “怎么样?能看到那个枪手在哪儿吗?”‘女’人小声向身边守卫征询。

    一帮守卫左顾右盼已经很努力寻找,可百米外山头状况他们如何能够看到。

    “唉,不要‘浪’费时间了,庄主赶紧把人带出来。”

    “这个……我手里现在有两个人可以马上给你,但还一个有些麻烦。”

    ‘女’人的意思,众人皆是明白。

    ‘女’人口里说的麻烦正是老徐。

    对于外面‘女’人的呼喝,老徐也是听的清楚。

    当下他收敛心神,做好准备佯作投降准备。

    “哦?麻烦?不知道什么麻烦呀?”叶昊不置可否。

    ‘女’人随即回道:“你说的三个人中还有一个在里面顽抗,你来之前我们正在和他谈判,所以你得让我进去解决此事。”

    很聪明的谈话方式,‘女’人借着此点便可成功脱身,进入庄园。

    不管‘女’人是真的要去办事儿,还是另有所图,在叶昊这边他是无论如何不能让‘女’人离开的。

    己方之所以能掌握目前场上局势,究其根本就是‘女’人被控制住了。

    而现在放‘女’人离开,她去谈判方才罢了,她若是躲进房子不出,那己方之前所做一切努力可就全都白费了。

    这是叶昊不能容许生的事情。

    他可不没傻到把自己好容易建立优势葬送。

    “呵呵,是吗?庄主你这么说,还真是叫我有些意外,哼哼,你该不会是哐我的吧?”

    “你觉着现在这种情况我会这么做吗?”

    “我相信庄主不会做这样傻事,不过庄主既然没有其它意思,不如就在这陪我聊聊天,我突然现你我之间很有谈头,捉人的事儿,庄主就‘交’给下人去办好了。哦对了,刚才你说的另外两人现在就给我送出来吧。免得他们在里面给庄主惹麻烦。”

    简单一句话,叶昊封死了庄主的一切念头。

    没的选择的庄主只能是手台吩咐管家带人上去与徐仁杰‘交’涉,同时招呼手下把胡晓东,霍元凯押上。

    一切都进入到了有利胜利者联盟的节奏中。

    叶昊出‘色’的挥,彻底扭转了场上局势。

    时下双方的心态生了质的改变。

    车队方面好整以暇等待庄园‘交’人。

    而庄园方面,尤其是‘蒙’在鼓里的‘女’人还在为徐仁杰的事情伤神。

    没办法,他可不清楚自己落进了对方设计的大坑里。

    ‘女’人只当徐仁杰与车队真是队里关系。

    所以现在他担心老徐那边作祟反悔不愿投降,那她这厢可真就是内忧外患,麻烦大了。

    最主要她的头顶还悬着一把利剑,一把不知道何时就会朝他脑袋来上一剑的夺命利剑。

    收到吩咐的管家不敢怠慢,麻溜奔到楼顶给老徐‘交’涉。

    “徐仁杰,你怎么还没出来?快点!我们没功夫陪你‘浪’费!”显得相当急躁,管家上来便是径直催促。

    为了戏码真实,老徐此刻自然不能立刻应允庄园的答应。

    否则这叫人看了就太假了,难免领庄园方面生疑,所以他顺着管家话茬质问:“你们是不是打算把我们‘交’出去,我告诉你们如果这样,我是不会出去的。”

    “徐仁杰,你不要在顽抗了?我过来不是来跟你讲条件,现在你是出来也得出来,不出来也得出来!”完全的蛮横状态,听得出叶昊的威‘逼’已经动‘乱’了庄园方面的阵脚。

    “你们不能听外面那般家伙的,你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厉害,他们做的那些事儿……总之,信我一句,别把我们‘交’出去,我们愿意加入你们,同你们一起抵抗那帮‘混’蛋!”老徐很聪明将车队同仁塑造成恐怖对象,同时也是坚定与之划清界限。

    如此,管家那头若是同意老徐决定,他‘性’命无忧。

    若是不同意,落到己方同伴手里,依然‘性’命无忧。

    所以说,老徐这席话,无论从哪儿点,他都不吃亏。

    不过时下管家可没功夫细细琢磨老徐话里深意,她相当不耐烦斥道:“我给你一分钟时间从里面走出来,一分钟要是还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我想你也不希望因为你的原因害死你的队友吧。”

    等的就是这句,管家这席话给了老徐下台阶机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