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反其道而行之(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反其道而行之(十四)

    头前守卫你压根没想到庄园内里会出现丧尸,当楼底出现人影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躲闪而是呵斥:“闪开!闪开!”

    显然老徐及外面车队弄出的事端已经严重影响了守卫的心绪,他相当烦躁屋手臂示意丧尸离开。

    可他哪里想到这考上来所谓的“家人”早已没了意识。

    见得守卫手臂摆动至跟前,丧尸没有客气张开大嘴,上去就是一口。

    好家伙,那一口咬的,当真是血水喷溅啊,守卫登时啊了一嗓。

    突如其来的变故叫得在场所有人得呆愣了,绕是老徐也没想到这靠上的家伙竟是丧尸。

    不止如此,细看之下,老徐才发现这只丧尸不是别人正是他在楼下弄死的汉字一号。

    割裂的脖颈尚且喷冒血迹,老徐确定此人就是汉子一号。

    惨叫声了罢,过神的守卫二号赶紧是举枪就愈射击。

    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老徐耳旁枪声响起,他下意识侧目看去,但见妇人正举着小强气息粗喘。

    不得不说妇人反应还算迅速,她在短暂惊愕后很快做出了处置。

    只是等老徐在正脑袋查看场上状况时,他不禁愕然了,显然老夫平日少有开枪经验。

    她处置开枪速度虽快,但却没有大中该打的位置。

    丧尸依然“活蹦乱跳”,而被丧尸啃食守卫的后脑却是“莫名其妙”多了窟窿。

    人们常说猪队友,妇人的行为便是很好诠释了这点。

    好家伙,本来守卫还能撑上一会儿替己方封堵住道路,这下好了,老妇一枪给守卫报销。

    中断的守卫甚至连句遗言都没说出,便是无力软倒在地上。

    他这一倒,丧尸紧咬其手臂的碎肉立马因为下坠力道被撕扯了下来。

    罢了,丧尸抬眼向前,畜生没有理会地上的死尸,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另名守卫身上。

    “快开枪啊!你还愣着干什么?”被老妇弄出“壮举”震惊的守卫手端着钢枪,听得老徐呵斥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发呆。

    当下收敛心神重新移转目光,可丧尸此刻已然是扑将了上来。

    “哒哒哒,哒哒哒。”

    “啊!啊!啊!”枪声和着叫声。

    守卫声嘶力竭的嘶吼慎人心魄,子弹不断穿透丧尸体表,可这丝毫不能给异变的丧尸带来任何伤害。

    相反守卫的挣扎更加刺激了丧尸的神经,畜生肆意撕咬着守卫暴露在外的身体。

    血水四溢,碎肉横飞,很快守卫便是没了动静。

    仅仅几十秒功夫,两个守卫便是被相继搞定。

    见得守卫埋头享受大餐,老许赶紧朝后吩咐:“给我松绑,快给我松绑!”

    女人僵定在原地,撇了眼老徐,没有反应。

    此般情景不由是叫老徐火大,不用说,这庄园内里人员平日里少有外出经历,所以他们对丧尸的接受力,承受力以及应对力近乎为零。

    不过这也难怪,庄园这里各项设施完备,抛开他们做的那些龌龊事情,他们基本算是已经达到了自给自足能力。

    所以他们没必要也不需要跑出去筹措物资。

    但还是那句话,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

    庄园方面人员之所以会被一只丧尸弄成眼下局面,究其根本就是他们过于自满与现状。

    他们把自己的生活局限在庄园这个小圈子,他们自认为只要守住这个小圈子就不会受外界侵袭。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他们自己搞出的恶行终究是将祸端招惹到了庄园内里。

    这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说句不客气的,现在的种种那就是庄园长久以来自己忽视,自信酿成的苦果。

    “喂!嘿,你”

    “吼!”身后丧尸突然嘶吼一声,老徐闹出的动静显然是引起了丧尸的注意。

    他的絮叨影响了丧尸享用美食的心情,畜生缓缓站起身子。

    该死!

    看了眼妇人,徐仁杰知道女人是被吓傻了。

    加上自己乱枪打死自己人,估计这会儿在那儿兀自忏悔呢。

    有胆子食人肉,没胆子接受杀人这个事实如果可以,徐仁杰真想抽妇人一个大嘴巴子,然后告诉对方,她打死的混球死有余辜,准确来说,包裹妇人在内,这里任何一个家伙死了都不足为惜。

    可惜丧尸终究是畜生,否则徐仁杰真的很想谢谢丧尸。

    因为他现在做的事儿,从某种程度也算是替天行道,为那些惨死的冤魂报仇。

    都说恶人自有恶人制,看来这话说得真不假。

    可惜搁在这个时候,有丧尸去解决这些吃肉食肉的家伙委实有些滑稽。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帮家伙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实现理想,他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去啃食人肉了。

    不过老徐显然没功夫等这帮家伙异变成丧尸,更重要一点老徐也没打算成为他们的同类。

    既然妇人已经失去了理智,那老徐也顾不得许多。

    当下提步向上,在路过妇人身侧之际,见对方没有任何阻拦动作,赶紧是侧身让过,然后以最快速度朝后方移动。

    几乎是在老徐脱离楼栋瞬间,女人,枪声便是相继传来。

    老徐本能头看了一眼,三只丧尸扑倒了站立的女人。

    该死!

    还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两个守卫在汉子一号噬咬下这同伙速度也太快了。

    而老徐这看戏功夫不出意外被刚刚同伙的两名守卫盯上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记忆作祟,这两个畜生竟是放着地上美味大餐不吃,晃动着身子朝老徐靠了过来。

    如果搁在正常状态,对付这两刚刚异变畜生,老徐一只手就能搞定。

    但现在他双手被缚根本无力宰杀,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撤退。

    既然正面硬刚不行,那就先行转移。

    手被绑,不方便,老徐的双腿却是迅速异常,他以最快速度闪进廊道,然后朝前奔走。

    后面两只异变畜生紧随其后,不过它们刚刚异变的身子显然还不太能够适应这突然变化委顿的肌肉组织。

    行动见歪歪扭扭,跛足的双腿似乎随时可能摔倒。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