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反其道而行之(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反其道而行之(十五)

    老徐这边跑,丧尸后面追。

    丧尸虽然移动缓慢,但心性执着。

    更糟糕一点,这三楼平时少人有来,左右两边均是大门紧闭,这给老徐的逃窜带来非常大麻烦。

    首要任务是把身后的绑绳弄掉,只要绑绳解决,后面两个尾随的“尾巴”根本不够看的。

    老徐一个人轻松就能解决。

    鉴于此点,先前的那个武器方肯定不能去的。

    那里除了两具死尸之外,根本没有任何能叫徐仁杰脱开束缚的东西。

    可除了那个房门打开,老徐逃了一路也没找到合适落脚点。

    而人倒霉的时候,真是什么都不顺。

    老徐这厢脑子刚刚浮起武器库毙亡守卫模样,眼眸前方,一个人影晃晃悠悠朝自己靠了过来。

    草!是汉子二号!

    这帮家伙当时就该直接戳爆他们脑袋。

    虽然不清楚这些死去人类为什么还会尸变,但已经经历不止一次的老徐也是习惯了。

    时下他唯一能想到的合力解释就是这些死人没被爆脑袋。

    不过不管周围这些畜生究竟是什么个情况,眼下老徐要考虑忧虑的显然不是这些。

    他得赶紧找个地方躲避,否则就算这几个异变畜生不适应身体移动缓慢,但前夹后追,而且还在这笔直廊道里,徐仁杰被堵在中央无路可退是迟早事情。

    活人不能给尿憋死,老徐可不会干等着被畜生包死!

    他左右看看,当即选定了最近的一处房门,然后退后两步,攒足气力。

    加速!奔跑!蹬踹!

    “砰!”伴着声闷响,精致的木门不出意外被老徐一脚踹开。

    这些木门看着结实,其实不堪一击,更不消说老徐这样的职业军人。

    门开后,老徐顾不得去多,闪身冲进房内。

    红木书桌,硕大的字画高挂墙顶,其上龙凤飞舞写着四个大字,公正廉洁。

    看到这四个字老徐不知为何心底泛起丝笑意,公正廉洁!?看看这件房子的奢华程度,这四个字俨然就是个笑话。

    不过现在老徐可没功夫笑话别人,于他而言,若是再不干净把腕上绑带搞定,那他就得成“笑话”了。

    试图推动桌子去封堵房门,只要把房门堵住,自己至少也是安全的。

    可一碰桌子老徐便是明白,这红木桌子可不比适才那精致大门。

    这桌子绝对货真价实,反正老徐不认为自己能赶在畜生到来前把破损大门堵住。

    脚步声愈发临近,留给老徐的时间已然不多了,他在桌上简单扫过,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桌案的一把精制刻刀。

    不知道这屋主过去是不是喜欢雕刻些东西,反正不管怎样时下与老徐而言,他没的选择。

    反转过身,老徐尽可能让身子靠近桌案。

    这搁着过往几乎瞬间就能完成的拿笔动作,现在对于老徐这个被绑住双手的人而言,简直就是折磨。

    废了半天力气才看看勾到插在底座上的笔杆。

    老徐正准备垫脚将笔身抽出,不曾想,这关键时刻汉子二号拖曳着不太平衡的身子张牙舞爪朝老徐晃荡了过来。

    该死的!

    这老天爷还真是不给面子啊!

    情势所迫,老徐没时间考虑,当下蛮力一拉连带笔座倒地,然后生生将内里笔身抽拔了出来。

    罢了,老徐脚步不停,快走两下冲到丧尸近前。

    汉子二号见老徐自个儿投怀送抱,那激动心情溢于言表。

    最直观表现就是慢慢高抬的双手,以及歪斜的嘴巴露出的森黄牙齿。

    可惜老徐显然是没心情跟汉子二号“热乎”,待到汉子二号跟前后,老徐再次实战蹬踹绝技,靠着冲势带出的威力,照着汉子二号肚皮便是一脚送出。

    好家伙,要知道这汉子二号可是刚刚以便完成啊,就便是汉子二号正常时期被老徐踹上这一脚都得吃瘪,更何况他现在这幅窝囊模样。

    尚未适应新身体的汉子二号,甚至连老徐衣襟都未触碰,便是直接被老徐送出了门外。

    得益于汉子二号恰到好处的倒栽,他这一倒栽不偏不倚把后续跟进的两个守卫给挡在了后面。

    其中一个倒霉蛋,更是在汉子二号重压下双双坠地。

    见得这一幕老徐没啥好犹豫的,赶紧是抬腿将半空的大门带死,然后反身靠在门板,死死将之抵住。

    庄园内里的枪声,惨叫,异动陆续传到外面。

    魏大壮听的真切,当下不由是忧虑起老徐的状况。

    他的性子素来直来直去,所以根本不加思索便是破口大骂:“喂,里面什么情况,怎么有枪声,你们他妈的别搞事儿啊,不然待会踏平你们这狗日的庄园!!”

    魏大壮冲动,可胡晓东,霍元凯确实冷静的人。

    他们觉着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因为从惨叫声看,似乎不太像老徐所为。

    而且叫声成阶段性,枪声也特别零散。

    更重要的一点,对方不太可能在现在这个阶段去猎杀老徐。

    毕竟,如果他们做出杀害老徐决定,又为什么释放己方二人呢,这不是脑残行为吗?

    唯一可能,似乎只有老徐不清楚行动计划,所以趁着出来机会解决了守卫,而后脱逃失败,又再次与庄园方面展开新的对峙。

    对此,不论是胡晓东还是霍元凯都不相信老徐会犯这样错误。

    要知道,适才他俩也被庄园人员转移到了庄园内里,所以他们十分确定在庄园里面也是可以清楚听到外面动静的。

    换而言之,车队方面与庄园方面交涉内容,老徐不可能听不见。

    既是如此,他又怎么会头脑发热和庄园进行对峙呢?

    事有蹊跷,胡晓东想给魏大壮提醒。

    至少在目前情况不明情况下,己方不易过激相逼,免得适得其反。

    但魏大壮一冲动,直接是冲出数米,远离车子。

    此刻胡晓东想给魏大壮提醒便是只能抬头呼喝。

    如此一来,势必暴露己方精心策划的计划,从而很可能导致计划功亏一篑。

    所以在没见老徐出来前,胡晓东又不能采取行动。

    两相纠结,可想而知胡晓东是何等焦躁心情。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