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丧尸暴走(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丧尸暴走(九)

    面前局势,叶昊确定自己必须庄园方面一些切实的警醒。

    很显然,光用说的已经不足以说明问题,他得采取些措施了。

    当下,拿起话筒便准备给女人最后通牒,不曾想就在这时,雷瞳那边紧接开口:“那帮家伙有动作了。”

    “什么动作。”事关重大,叶昊不敢怠慢,赶紧是拿过手台焦促征询。

    “他们在分边搞动静,看样子是打算利用声音把丧尸吸引走!”

    靠谱的方法,叶昊是看过监控视频关于庄园外部布局的,所以他清楚庄园内守卫分布状况。

    加上之前雷瞳送回的视频资料,叶昊确定,守卫那边使用声音引离法是非常靠谱的

    听的这个消息,叶昊欺负的心境算是稍稍平复了一点。

    “哼,算这帮家伙还有点脑子,那就暂时留他们性命吧。雷子,你那边继续盯着,有事儿及时通告!”

    相当有领头的范儿,叶昊的状态那是越来越好。

    当然最主要还是庄园方面配合,对方似乎是知晓叶昊烦恼似的,一直在按照他的思路往下进行。

    “咚咚咚,哐哐哐!”

    “嘿,这边,这边!”

    “来哦,到这边来哦。”

    “一帮傻叉,不会朝天放机枪啊,放机枪不就完事儿的事儿。居然在哪儿鬼嚎,这他娘一帮废物!”

    魏大壮照旧在那儿发泄。

    守卫诚惶诚恐回了句:“里面弟兄他们子弹刚才打光了。”

    守卫本想解释一句,可魏大壮气头上哪跟你讲什么道理,劈头盖脸又是顿好骂。

    骂过后,魏大壮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着枪对着守卫脑袋:“我他娘突然想起来了,你的家伙呢?那帮家伙子弹打完了,你的呢?”

    我,来时把枪交给了庄主。

    这是庄主受益的。

    按照庄主意思,这是为了避免不必要误会。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守卫紧实把手里家伙交给了庄主,腰后还别着一把。

    由此不难看出,这帮守卫此刻已经开始谋有私心了。

    这是人之常情,事态到了这种地步,守卫都不是傻子。

    虽然他们常年躲在庄园,过着与世隔绝惬意生活,但人的本性是不会随便改变的。

    他们可不会天真的去认为外面车队真就如他们所说过来帮忙,抓完人就走。

    至少在此之前,他们或许仅仅是为了讨要罪人。

    但现在,这帮人在叫开己方大门之后,且在完全占据主动情况下,你说车队方面对庄园没有想法,不想占为己有?

    抱歉,这在末世,搁谁身上都不会相信。

    那么在面临女人势力即将倒台情况下,守卫留有些私心是完全正常可以理解的。

    魏大壮听罢女人话后,冷笑一声:“哼,算这娘们还有点心思。不过这些枪给你们也他娘就是浪费,一帮没胆玩意,你们拿枪有毛用啊!?”

    守卫不敢废话。

    而就在魏大壮这边戏虐斥责守卫同时,庄园内的老徐也正在与门外丧尸进行着输死搏斗。

    说是搏斗,其实就是在玩角力游戏。

    三只丧尸为了进去屋内,卖力的推啊,挤啊。

    而老徐了为了不叫丧尸进来,则是拼了命的拿背,脚抵挡。

    这对老徐的力量考验不可谓不艰巨,不过好在这庄园大门质量还算不错。

    门体板材非常厚实,至少比国王老徐遇到那些随便敲敲打打就碎裂开的普通木门强上不少。

    不然就老徐现在状况,门一破他可就真的完蛋了。

    楼底的叫喝还在继续,老徐也是纳闷这庄园到底出现了多少丧尸。

    他不是没想过不招呼援军过来救他。

    但考虑到己方车队所处的位置,自己这样叫唤,你叫叶昊那边如何做决定?

    救?那给人感觉,自己还是个罪人吗?

    有谁会脑子进水了涉险进入丧尸堆救人?

    不救?徐仁杰都呼救了,叶昊不救可能吗?

    就算叶昊不救,底下那帮兄弟能从令吗?

    老徐非常清楚自己那帮弟兄,他可以确定,自己只要在这呼喝一声,那不管叶昊有什么套路策略都是白搭。

    己方那帮弟兄肯定你是直接驾车闯进驻地,然后开始救人。

    可老徐不想那样,队员们顾忌他,他同样心忧队员。

    他不希望因为自己原因干扰叶昊的指挥,他同样也不想队员为了自己深处这庄园陷阱。

    毕竟,从目前情况看,丧尸的数量远比他想象的要多,这一切究竟是不是之前割吼汉子等人搞出的事端目前还是未知数。

    所以在这样未知情况下,老徐不能叫队员们进来涉嫌。

    当然更为主要一点,老徐透过手台和外面动静已经知道,胡晓东霍元凯看都被救出了庄园。

    如此,他也就没了后顾之忧。

    就算真的得死在这些畜生手上,老徐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不过心下这般想,不代表老徐就真的放弃生的希望。

    对于活这件事儿,不管是谁,都没谁甘愿去死的。

    老徐不是圣人,他同样不愿赴死,只不过在有些大事大非问题前,他这种人更愿意为别人着想,为值得付出的人牺牲。

    楼下折腾的热闹,楼内,老徐焦灼与丧尸应战。

    他一边抵着木门,一边使劲着刀摩挲着绑缚的腕带。

    这大抵是老徐切割最为费力的一次,他还从未像现在这样被一根塑胶带弄到这般狼狈地步。

    不过不管怎样,胜利就在眼前,经过老徐坚持不懈的努力,厚实的塑胶袋终于是要到了“瓦解”最后关头。

    可要命的是,也不知道丧尸是不是意识到了猎物就要挣脱束缚。

    他们三个儿突然跟打了鸡血似的一齐朝木门发起了撞击。

    好家伙这三人合力一击差点是没把老徐掀翻在地。

    要知道他的注意力那是分两步走的。

    一部分搁在抵御丧尸撞击上。

    而另一部,则还得兼顾手上切割动作。

    两方面都非常重要,特别手上切割,老徐目的是割裂身子,可在这样撞击态势下,一个不好割裂动脉,那可就麻烦大了。

    本来丧尸撞击前前后后很有节奏,老徐也适应性的应付的不错。

    可是下畜生突然来这么手,无疑是叫老徐搓手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