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丧尸暴走(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丧尸暴走(十)

    但老徐终究是老徐,搁着一般人被这样撞击一下,不说狗刨屎,最起码趔趄倒地是逃不脱的。

    可老徐却是在双手被缚,失去平衡状态下,急事扭转身形,借助前方红木桌子帮助,堪堪稳定了身形,并且继续自己的切割动作。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老徐此刻若是倒了,那他在想在三只丧尸围堵下站起身,怕是很难一件事情。

    对此,老徐清楚,他的身体神经同样知道这个信号。

    关键时刻,也正是老徐过往无数次深处陷阱的身体神经反应救了他。

    在那种情况下,等着大脑反应过来再去给肢体下达行动指令,那一切就都迟了。

    老徐之所以能不倒,除了运气,更多是他的身体本能提前做出了相应的“建设”。

    可老徐虽然凭着出色身体条件躲过了栽地的危机,却并未从丧尸追捕中逃脱。

    他这一趔趄,木门立马是失去了背脊抵抗。

    丧尸不出意外轻松豁开木门。

    老徐可以清楚听到木门因为经受大力而撞击墙壁的噪响。

    扭转过身,三只丧尸齐齐挥动手臂,一先一后蜂拥着朝屋内扑来。

    老徐眼疾手快,身形快速朝侧旁翻滚。

    打头丧尸扑袭不着,径直跟红木桌案来了个热切拥抱。

    甩脱一只丧尸,老徐顺势挺真身子,这时后续丧尸紧接扑了上来。

    老徐没二话,抬脚照着畜生腹部就是来了一记飞踹。

    老徐手上无法施力,但脚上力道可不是吃素的。

    这一叫踹出,丧尸立马是被踹到横向飞了出去,直待撞到对面书柜才堪堪停下。

    剧烈撞击不可避免引得书柜之上书籍坠落,那一本本厚重精装大书就跟砖块下,叮叮当当陆续落在畜生脑顶,把畜生脑袋砸的是上上下下,就跟做了病似的。

    躲过两只丧尸,只要在搞定最后一个,老徐便是有机会冲到门外脱身。

    脚步收回同时,老徐瞅准机会迎着最后丧尸便是冲了上去。

    之所以这么做,老徐清楚他没功夫与丧尸打拖延战。

    在双手解放前,他并没有办法实质杀死丧尸。

    所以要想脱身,老徐能做的必须速战速决。

    所以,正是基于这个思路,老徐想也没想,借助助跑冲势,朝丧尸冲了过去。

    这看上去像是自杀,但却是最开突出重围的办法。

    丧尸见得猎物自己跑了过来,立马是显得很兴奋。

    不过这丝兴奋没有持续太久,在将要抵达丧尸近前时。

    直立跑动的老徐慕的身子一委,在堪堪避开畜生展开双臂拦阻后,他缩身照着畜生胸口便是用力顶了一下。

    你可别小瞧了老徐这简单一顶,他这一顶可是借助了助跑冲力。

    加上丧尸刚刚异变进化,对身体控制还不协调。

    所以被老徐这突兀一撞,毫无防备,还等着进食大餐的丧尸便是高举着双手仰面栽倒在地。

    畜生倒后,老徐不客气直接从其身上踏过。

    这是他难得逃生机会,他清楚,自己虽然放倒了三个畜生,但放倒并不等于杀死。

    如果自己现在在这儿和畜生纠葛,他们不消十几秒就能满血从地上爬起复活。

    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打不过,跑总是可以的。

    老徐不是死脑筋,越过最后挡路丧尸后,他飞快朝屋外跑去。

    冲出屋子后,他未做停留径直朝楼道继续冲击。

    老远就问道楼道内的血腥味道,老徐暂时放慢脚步,视野镜头内他倒是没有瞧见丧尸。

    待到近前,地上一摊血迹慎人眼目,不过理应躺在地上死尸却是没了去向。

    老徐探头朝楼栋看了两眼,情况依旧。

    入目所及,已然是血红一边。

    咖啡色地板铺就的环形楼梯,此刻已然被血水浸染,好似刷了层红漆,叫人单是看着就觉胆寒。

    不过老徐显然不会对这些情况有什么反应,不管是过去还是早前,他的生活从来就离不缺这些恶心东西。

    老徐原本是打算停下就地将腕带割裂再行下楼,可后面爆出的尸吼断绝了他的念想。

    丧尸的追击远比老徐料想的要迅速,畜生们歪歪扭扭又从适才战局起身脱出。

    见得老徐位置后,再次拖动那不太平稳步伐晃晃悠悠追了上来。

    真是英魂不散啊!老徐微微蹙起眉头,现在这样情况,他也顾不得许多了,先行离开此地,甩脱追并再说。

    心下这般想,老徐也是这般做。

    当下他便是探出身子朝下行径。

    由于血水浸染了楼道,导致楼道相当湿滑,为了避免摔倒,老徐只能是放慢速度向下移动。

    一步三小心,老徐从三楼直奔一路而去。

    路途之上非常幸运,他倒是没在遭到别的丧尸追击。

    不大会儿功夫,老徐便是听到头顶“砰砰砰”的噪响。

    一听这动静,老徐立刻推断,是丧尸脚底打滑坠楼了。

    这是好事儿,但从另一方面丧尸的摔落也等于变相加快了他们下楼速度。

    毕竟,这些刚刚异变的步行者,是不太适应这种上下楼动作的。

    不出意外,不用多少时间,这帮畜生就会连滚带爬从楼上下来。

    所以老徐没功夫欣喜,赶紧是加快脚步继续向下。

    守卫们还在遵照魏大壮给出的提示卖力吆喝。

    丧尸也的确在他们努力下,一点点朝他们移动。

    但是新的问题来了,这些守卫虽然吆喝的努力,却是没人先去做那最为关键的一步开门。

    时间就在这帮守卫的“无视”下拖延着,而魏大壮的耐心也在一点点消失。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玩意!?怎么这你鸟们还不打开!?”

    “你们这帮混球不会是耍老子吧,你们是不是不打算给老子开门啊!”

    魏大壮没处发泄,只能冲着面前守卫吼喝。

    此刻守卫面色难堪,心下叫苦不迭。

    如果可能,他真希望现在在庄园内里的是。

    在庄园内围虽然得面对丧尸,但依托集装箱高处优势,丧尸至少不会攻击到自己。

    可现在在这密闭箱内,魏大壮的威胁可是比丧尸还要来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