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丧尸暴走(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丧尸暴走(十八)

    “行了,我知道,我不会轻易放弃的,哼,这个木鱼脑袋,总有一天我得叫他倒追我!”扬起拳头,赵丽娜兀自鼓劲。

    尉泱听后,与德米互看一样,二人随即笑道:“嗯,这才是我们的娜娜。”

    “不过,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在外,也每个人照顾,也不知道行不行。”这厢刚刚打气完毕,赵丽娜又开始忧心车队方面食宿起居问题。

    闻言,尉泱再笑:“哎哟,我们强子真是幸福啊,能有娜娜这么好一个女人喜欢,真是他的福气呢。”

    “哼,那当然,他那个木鱼要是能娶到我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也就是赶上这末世,要不然在过去,哪里能轮到他?”

    胸脯挺的老高,赵丽娜一副老娘是美女,还怕没人追的表情。

    见状,尉泱,德米彻底是乐不可支了。

    “好了好了,我跟你说,有老徐在,这些都不成问题。他们出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回有末日战车,条件比过去好不少,生活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就不要瞎操心了,你呢,乖乖在家把自己照顾就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们负责美,其它的交给男人去办吧。”

    虽然也清楚这个说法在末世不靠谱,但尉泱敢说出这句话,足够说明她们的幸运。

    试想如果不是遇到胜利者联盟这只团队,如果不是碰见唐小权等人,尉泱可能已经成了混迹街头的行尸走肉,德米,赵丽娜没准已被学校那帮倭国混蛋糟蹋的不成人样。

    所以说她们是幸运的,能在这样末世遇到胜利者联盟团队,并在当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依靠,这是多少女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点了点头,赵丽娜深吸口气:“尉姐说的对,我该相信他们,我得把自己弄的美美哒,等那个木鱼脑袋回来惊艳死他。”

    “呵呵,呵呵。”一片欢声笑语,女人们沉静在嬉闹的喜悦中。

    只是她们如何会想到,就在她们快乐为自己男人期盼的时候。

    男人们却是深处在远郊一处庄园,与一伙邪jiao份子斗智斗勇。

    从房间出来后,老徐,魏大壮等人脚步不停,继续前进。

    在排查完两件门开房间后,他们再次遇到一个闭紧房门。

    没啥好说的,在给老徐,霍元凯打了个眼色后,魏大壮朝后退了两步,然后快步冲前,一脚飞踹提在了门板之上。

    “哐当!”

    “啊哟!”一沉惨嚎,紧接“砰”的门板撞击声。

    不等魏大壮手脚站定,一跟长棍便是从内劈砍而下。

    老徐眼疾手快,魏大壮动脚开始他便是全神注意到门口处。

    因为无数次与丧尸搏杀经验告诉他,丧尸这畜生只要见到人或声响,不管处在什么状态,都会义无反顾扑上来。

    这是他们自身病毒形成的本能反应。

    所以门后动静一响,老徐立马便是冲了上去,木棍从上劈下,老徐也不是吃素的,抬手将短刀横在头顶,然后左腿以及骗腿飞踹而出。

    “噹”,棍砸刀背,发出噪响。

    不过转瞬,棍便是倒抽了回去,老徐的鞭腿稳稳揣在了使棍之人身上。

    老徐得手之后,马上是闪进屋内,霍元凯也不废话,刀枪并起,紧随其后。

    唯独魏大壮后知后觉甩步入内,待到内里,见得地上躺着的是个活人,魏大壮不由气恼:“他娘的,你他妈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老子帮你们解决丧尸,你们不谢也就算了还想杀老子?”

    “唉!”抬手拦住暴怒的魏大壮,老徐着目在屋内幸存者身上扫过,目测之下少说得有二十来个。

    不用说这帮家伙应该是在发现庄园有丧尸后,陆续聚集到一起的。

    看不出这帮家伙还有点脑子,知道遇到情况不能乱跑,抱团才有出路。

    老徐的目光叫庄园幸存者有些畏惧,尤其是霍元凯手里的92手枪以及正在流血钢刀更加叫他骇然。

    老徐扫过众人后,沉声问道:“你们这里还有其它人吗?”

    没人答话,庄园幸存者都是畏缩朝后退去。

    似乎徐仁杰就似是老虎一般,随时可能把他们吞噬。

    见得这一幕,老徐当真是觉着好笑。

    和着自己成恶人了?老徐真想问问这帮家伙,当在餐厅,管家宣布要将他们杀害时,他们做选择是否有过现在的畏惧与害怕。

    庄园众人无视老徐问话,这点叫本就不爽魏大壮肚里冒火。

    他可没老徐那般好脾气,他的性子直,看不惯就用最直接手段表现。

    双眸一瞪,就魏大壮那双铜铃大眼啥都不用做,单是往哪摆着都给人无形压力。

    这帮庄园幸存者平日就窝在这犄角旮旯,对外面世界知之甚少,平时最多就是见到管家那张死鱼脸,哪里有机会见识魏大壮这样的“凶神恶煞”?

    双眼一瞪,魏大壮不怒自威,随即骂骂咧咧喝道:“都他娘的聋了吗?老徐问你们话呢!俺看你们这帮家伙就是活的太滋润欠收拾,谁要是皮痒你他娘站出来,俺给你好好松松胫骨。”

    好家伙,就魏大壮这句话脱口,屋内适才还闷声不坑的众人,立马是有人回道:“我,我们也不清楚还有没有其它人,他,他们都,都被丧尸吃了。”

    颤颤巍巍,也不知道说话之人是畏惧魏大壮还是恐惧与之前丧尸食人场面,或许二者都有吧。

    点了点头,老徐随即吩咐:“你们身上的武器呢,自觉交出来!”

    指了指旁侧双人床,老徐示意说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陆续走到床边将手里家伙事儿给丢在床上。

    好嘛,什么木棍啦,小刀啦,**子啦,罐子啦,知道这帮家伙是打算拿这些武器自卫抗敌。

    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打算组团出去练摊。

    不大会功夫,二十来人便是把床铺弄的满满当当,活似个杂货铺。

    魏大壮瞧了撇撇嘴巴,最终暗自骂咧:“真他娘服了你们这帮废物,你们就打算考这些玩意和那帮畜生干?指望你们坟头草都得几丈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