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诡异的工厂(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诡异的工厂(三)

    经过短暂的沉寂,林俊夫调整心态后,继续说道:“如果昨天不是联系到你们,我和大壮就不得不在这两天冒险去村里弄粮,但是现在……”

    欲言又止的顿了一下,林俊夫着目在面前一众新人身上扫过,继而果决道:“我请求你们的帮助,为了这里的孩子和女人!”

    真挚的表情,恳切的语气,林俊夫一席发自肺腑的话语令得唐小权等人不禁是为之动容。

    尤其是尉泱,同为女人的她,很能理解此地女性和孩子的困难处境,所以她是真心想帮对方一把。

    饶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饶是她也知道自己无权为团队决定什么,但……

    紧抿着嘴唇,尉泱犹豫再三后,还是毅然地移目望向了身侧的男人:“胡哥,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

    面含微笑的冲尉泱微倾了倾脑袋,胡晓东怎会不知女孩的想法,他不着痕迹的示意女孩莫要着急,然后回眸冲着林俊夫肯定道:“林管,我刚说过,既来之则安之,就算不为这些孩子和妇女,该做的事我们一样会做,何况这事还是关乎我们每个人生死的大事呢!”

    不着一丝客套,胡晓东坦诚的话语那是彻底打消了林俊夫心下的顾虑,他当即不无激动的怒拍桌子大喝道:“好!好啊!有你老兄这句话我就放心啦!哈哈哈!”

    压抑许久的烦恼终于得以宣泄,林俊夫颓然的面容也显得精神了许多。

    “那,林管你有什么计划吗?”唐小权依旧保持淡漠,他并未因对方的情感波动而产生丝毫的起伏。

    毕竟,这厂中还存在着诸多的的疑问,所以在未得到切实的解答前,唐小权不会也不可能放松对眼前这个看似和善男人的警惕之心。

    生存法则第二十七条,知人知面不知心,做为幸存者的你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绝不可无。另外,永远不要凭自己的喜好去判断一个人的好坏,也不要因一个人的某些言论举止而对其妄下定论。记住,末世中,判断一个人,一件事好坏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真相!

    缓缓收敛起笑容,林俊夫再次恢复严肃:“计划倒也谈不上,反正离咱这厂子大概5公里左右有个村子,咱们的目标就是那里。”

    “或许我们可以改变一个思路也未尝不可呀!”抿了口杯中的温水,唐小权若有所思道。

    “哦~莫非小兄弟有什么其它好的办法?”闻听完年轻人的话语,林俊夫登时来的兴趣。

    要知道,在经过了2次失败的村中搜粮行动后,林俊夫对这行动本身已是产生了本能排斥。

    如若不是生存所迫,他压根不愿也不会再提及这个已被他归纳为不祥之处的地方。

    面对着中年人炙热的眼神,唐小权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坦白讲,适才他的那席话也是源自于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所以他……

    撇了撇脑袋,唐小权不太确定道:“我在来时的路上有看到这里田间的双季稻已经成熟,如果我们安排人手去那进行收割,相信养活这里的人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

    话音落下,一直静默不语的赵云海突然一拍大腿坐了起来:“对啊,这是好主意啊,现在正值早稻收获的季节,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事咱还真得抓紧,不然万一下雨那麻烦可就大啦!”

    肯定的点点头,林俊夫早前也有考虑过这个法子,只是碍于当时厂内人手紧缺,所以为了安全,他不得不将之作罢,但现在听闻年轻人这一提及……

    眼眸看了看在场的8人,林俊夫如是想道:这些人既然能在尸海丛生的城市存活至今,并一路北上来到这里,相信他们在与丧尸的战斗中,已经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

    或许在他们的帮助下,真的可以冒险进行一次稻谷抢收行动。

    思及于此,林俊夫肃然的脸上浮起了丝笑容:“好,我也一直想干票大的,只是做这事儿,恐怕各位得……”

    “我们全员参加!”没有丝毫犹豫,唐小权果断的回道。

    正所谓,民以食为天,如果连吃的都没有,那留着小命还有何用处?

    而林俊夫也显然是被年轻人这果决的态度更惊了一跳,不过转瞬他便是笑容满面地冲其点了点头。

    “另外还有一点,林管,考虑到燃料,安全等多方面因素,这次行动你恐怕得想办法动员底下的那些妇女也参与近来,不然仅靠我们这边8个恐怕有些……”

    年轻人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确了,林俊夫略微思量了一下,立刻给出回复道:“好!晚上我会开个动员会,把具体情况和大家说一下,相信她们能够理解。另外,这次行动我也会参加,倒是还需要各位的配合呀!”

    眼珠溜溜一转,唐小权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佯作忧虑的补充道:“林管,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待在厂里,因为厂子是咱立足的根本,你留下来,咱们出去也放心。要不这样,你要是担心底下人不好调遣,可以让王厂长跟我们同行,这样两边都不耽搁,你看如何?”

    以着异常巧妙的方式抛出了自己的疑问,唐小权双眸不着痕迹的紧紧盯着林俊夫,以免漏掉任何对方神色上的变化。

    “唉!”又是理所当然的一声长叹,林俊夫猛啄了两口烟屁股,只待得再无烟丝可燃,方才不甘的垂下了手臂:“不瞒你们说,咱这不仅粮食缺,药品也缺,这不前段时间老王也被流感给传染了,现在在隔壁房里隔离呢!”

    流感!隔离!当这两个字眼从林俊夫那张略显干裂的嘴唇里蹦出来之时,几乎所有在场的幸存者皆是圆瞪起了眼睛!

    “你是说,王厂长他得了感冒?”唐小权尽力的压制自己心下的骇然,他终于是明白了那些消失人数以及婴儿啼哭的因由,他颤抖着吞吐道:“那~那除了王厂长之外,还,还有多少人患了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