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丧尸暴走(二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丧尸暴走(二十七)

    女人无语,叶昊的话叫他无从以对。

    对方明摆着就是借助徐仁杰等人在己方庄园为借口,强占了庄园,可面对这一切,身为战败方的女人无可辩驳。

    要怪只能怪她之前轻信了叶昊的说辞,为了所谓的“利益”跑去跟人谈判。

    说白了,搞到这一步,归根究底还是得怪女人。

    他这是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误。

    要不是她在外面设立那些招揽倒示牌,胜利者联盟车队怎么会过来?

    胜利者联盟车队若是不过来,徐仁杰,胡晓东等人怎么会落得被设计下场。

    徐仁杰等人若是没被女人的邪jiao控制,他们有如何会宰杀地下室汉子,逃出与庄园方面对峙?

    如果徐仁杰一行人没杀汉子,庄园内里怎会出现异变丧尸?

    往复下去,车队怎么可能跑来堵门对峙?

    所有一切其实都是源自一个“私”字。

    庄园为了一己私利,要杀老徐他们果腹,填补他们因为果蔬缺少的营养成分。

    女人则是为了一己私利,想和车队做交易,失败后,又打算以老徐等人换自由。

    一切的一切他都是站在“利”的角度去看问题。

    这本身没有错,人以利益行事是没有毛病的。

    但这得看你用何种手段去谋利。

    如果是正当手段,互惠互利,那得到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长长久久。

    反之,你谋利过程,目的不纯,抱着非正常心思,那不用想,最后结果只能是撕破脸皮,两败俱伤。

    叶昊调侃功夫,后面脚步声起,叶昊过脑袋,就见胡晓东,老徐先后从庄园行了出来。

    紧接,庄园幸存二十三人相继走出。

    也是没想到庄园里面有这么多活人,叶昊不由再次调侃:“呵呵,可以啊庄主,你这打理的不错嘛,还真给你忽悠来不少人。”

    女人没有多言,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招这些人目的,也很清楚自己做的那些事儿见不得光。

    叶昊依然不清楚老徐等人身上生的事情,所以他才有心思跟女人调侃。

    否则,要是知道女人曾经对老徐等人要做的事儿,老徐是绝对不会跟女人多说废话,免得给自己招麻烦。

    领着一众幸存者,老徐来到庄园中央。

    落定后,老徐招呼叶昊:“怎么样?谈的如何?有谈妥吗?”

    叶昊笑着点点头:“谈妥了,庄主对我们为他们宰杀丧尸的事情非常感激,为了表达这份情谊,让我们随便从庄园搬挪物资。这个我说的没错吧,庄主?”

    邪笑望向女人,叶昊明知故问道。

    女人萎靡点点头:“是,我很感谢你们进来帮我们解决丧尸,你们付出那么多,我们贡献些物资那是应该的。”

    女人不敢正视老徐。

    没办法,做贼心虚嘛,她现在旁的不怕,就怕徐仁杰打击报复,用同样办法对付她。

    她虽然没见过屠夫宰人受难者的痛苦,那被刀斩削肉的感觉,光是用脑子想都叫人不寒而栗。

    不过女人的担忧显然是多余的,老徐并没有就先前事情对女人难。

    在得到想要答案后,老徐沉声吩咐一句:“你过来,把你的人给点数一下,看看有没有少的!”

    虽然说老徐这边已经已经和胡晓东,老徐把庄园例外彻查过了。

    但以防万一,毕竟庄园是女人地盘,鬼知道这地方是否存在什么暗门或者其它可以藏人的机关。

    说到底,老徐他们进到此地也仅仅才两天时间,加上庄园幸存者始终与他们保持着一定距离,他们并不清楚庄园有多少人,也不清楚谁是谁。

    这就不可避免存在上述问题,如果有幸存者为了躲避丧尸事前躲进了相关密室,暗格,那对车队而言终究是个隐患。

    老徐把幸存者带到前院就是为了叫庄主点清人数,如果有落网之鱼,便可立刻排查,以免到了夜间出现,队员们休息再出岔子那就不好了。

    闻言的女人微楞两秒,随即扬起脸颊,看了眼老徐。

    她似乎有些奇怪男人为什么没有向她难。

    不过时下这不是重点,没难总好过难。

    既然对方给自己安排了认为,至少自己在对方眼里还能用的上。

    如果自己尽力配合,没准还能有出路。

    心思重新活络的女人赶紧点头应允:“唉,我,我看看啊。”

    话闭,女人上前。

    老徐没有理会女人,甚至连正眼都没瞧一眼。

    虽说他目标没有讨伐女人意思,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女人就真的不介怀。

    身为一名军人,遇到这样的组织,行为。

    你说老徐心底没反应那是扯淡。

    他之所以现在不动女人,主要是hi碍于时下局势。

    至少在彻底搞清庄园内外状况,完全稳定住场面局势前,老徐暂时不会动女人。

    但女人做的事儿,肯定是要受到应有惩罚的。

    不为别的,就为那些惨死的冤魂,老徐也必须对女人采取点行动。

    “嘿,你们几个都到那边站着去。”走到守卫跟前,老徐沉声招呼。

    他声音这边落下,魏大壮马上绷着脸喝道:“叫你们过去听到没?还傻乎乎的等老子请你们啊?”

    果不其然,诚如之前庄园内胡晓东说的那样,时下魏大壮行事比之老徐那可管用多了。

    魏大壮呵斥完毕,众守卫一个个马上是跟乖孙子样提步移动。

    见得这一幕,叶昊唇角浮起抹浅笑。

    然,就在众人将注意力集中在几名守卫狼狈的时候,慕的场上突然爆起一声女人尖叫。

    紧接叫声瞬息停止,等得老徐等人反应过来扭过脸去,就见女人晃晃悠悠,脚步不稳,似乎喝醉酒般原地打转。

    随即,滴滴血水落在地面。

    “怎么事儿?什么情况?”老徐蹙起眉头,两眼望向离女人最近的叶昊。

    面对老徐质问目光,叶昊很茫然睁大眼睛,适才他的注意力同样是被魏大壮的呵斥吸引,并不清楚生了什么。

    不过老徐既然问,叶昊自然得查明真相。

    当下快步来到女人近前,待得正面,不由愕然呆立当场。

    【看小说,百度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