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年轻人仇怨(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年轻人仇怨(九)

    话题又是再一次归了原始。

    不是老徐啰嗦,只是年轻人的肯定毫无根据。

    而且就现实而言,梳理下来也不符合常理。

    老徐很难想象,一个黑恶势力,居然在侵占残害了一方团队后,不杀对方,还容许对方继续留在庄园,并持有武器。

    而且庄园各方面生活都不错,至少就自给自足这点,老徐自认己方胜利者联盟这边尚达不到庄园水平。

    所以这不是很叫人费解和奇怪的地方吗?

    老徐也听管家说过,他们这里的确是遭受过洗劫。

    这点,倒是和年轻人一致。

    联系年轻人和庄园方面的仇恨,许峰相信这个问题上,年轻人应该不会作假。

    那么问题就来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叫的来袭的匪众放过这里幸存者呢?

    这点老徐很好奇,也必须搞清。

    不过老徐倒是没有催促年轻人,他观察着年轻人的面部变化。

    一方面他是在给年轻人筹措组织语言,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年轻人处事态度。

    沉默了大概几十秒钟时间,垂首的年轻人慕的扬着脑袋,开口说道:“是这样,我当时从这里人口里得到消息说庄园被一伙外来势力攻击了,原庄主因为自持身份没和那伙人谈妥当场被杀。然后那个恶魔上位。她接受了外来势力的所有要求。我来后,庄园这边也一直和外来势力有联系。”

    话至此处,老徐心下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

    很显然,这个外来势力不同于一般的歹徒。

    一般的歹徒就是单纯的烧杀抢掠,没有任何规划。

    而这个团伙似乎有点头脑。

    他们攻击旁的团队,幸存者据点不假。

    但攻击归攻击,攻击后并不会残害里面人员。

    当然这些也是有前提的,就是必须归顺他们为他们做事,答应他们的诉求。

    原来庄主过往是市里有头有脸的头面人物。

    面对匪众的要挟,他只当自己还是过去那个威风八面的人物,所以就拒绝了匪众的提议。

    结果,末日法则,强者为尊的现实给了他很好上了一课。

    之后,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女人成功上位,虽然不清楚女人是用何种手段达成这一目的,但她很聪明接受了匪众的各项要求。

    “这么说你见过那些袭击庄园的家伙?”

    “见过!”年轻人的复坚决果断,未加半点思索。

    “他们是些什么人,数量又多少?武器配备如何?每次过来找你们所要什么东西?”一口气抛出数个问题,徐仁杰对这货歹徒很有兴趣。

    一方面他们做的这些事儿叫许峰在意。

    另一方面,己方这次和庄园方面搞出了这个冲突,怎么说也算是侵犯了那些人利益。

    有了之前监狱教训,徐仁杰不得不提防这伙歹徒对己方不利。

    “他们这伙人自称是光头党,来的人清一色光头打扮,手里武器什么都有,不过基本每个人都有配枪。听这伙人自己说,他们势力很大,人数很多。每次来我们这边差不多二十来人,但他们具体有多少人,我就不清楚了。至于他们和女人达成的协议,就是每次得攻击他们一定量瓜果蔬菜。我们按期完成,他们就会确保我们安全。否则”

    看年轻人畏惧模样,徐仁杰知道庄园方面怕是就曾出现过内似情况。

    而结果不用想,一定少不了血腥与残暴。

    只是对于庄园方面死了谁,轩战啸没有半天兴趣。

    他唯一关心的就是年轻人适才对对方退货的描述。

    “光头党而且都还是光头造型。”喃喃自述两句,老徐心下兀自分析这只队伍。

    单从名字和这些人的打扮看,不难看出,这是团伙头目还是很讲究的一个人。

    要不也不会吩咐手下全部剃光毛发。

    但凡这样做的人,要么是喜欢装b的傻子,要么是很有头脑建设的存在。

    看此势力对庄园做的事情,徐仁杰对眼下队伍判断更加倾向与后一种。

    那么,既然是第二种,对方整出光头党这个名号,并且要求下面团众全部剃光头目的就很明显了。

    说白了就是为了造势。

    坏人嘛,要想叫别人怕你,最好办法就是相办法人别人畏惧。

    怎么达到这个效果呢?

    如果没到一个地方就跟人硬刚,这是下策。

    而若是能把自己团队形成一种意识形态,叫别人单是听到名字就畏惧你的存在。

    那下次再行攻击心的据点,对方见到你的造型就会心生忌惮。

    然,人心只要产生畏惧,那么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徐仁杰估计对方搞出这么个光头党目的正是源于此点。

    这和当初温泉鑫给团队立旗帜,设番号如出一辙。

    “他们一般多久来一次?”

    “一般半个月。”

    “一次需要你们多少物资?”

    “收获季节,两车皮,平时半车皮。”

    点点头,听了年轻人这番讲述,老徐愈发肯定这个团伙首脑是个有见底家伙。

    至少不是那种只懂得打打杀杀的蠢货。

    他做的不是一锤子买面,他等于是把劫掠做成了可持续发展。

    一般劫匪都是抢一次就清空被劫者所有物资,一点活路不给对方留。

    可这货劫匪,并不会拿去你所有物资,不禁不会还会给你留够生活所需。

    虽然短期看,他少了不少利益。

    但从长久,他等于是有了源源不断的后倾保障基地。

    他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对外收归这些零散幸存者基地,然后以“他们提供保护”为手段要求这些驻地为他们提供物资。

    如此一来他们根本不需要为物资担心,他们的队伍也会在无形间不断壮大。

    “哼哼,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胡晓东突然冒出句调侃话语。

    但是不得不说他的话很切合现在场面。

    这帮匪众的确就是属于有文化那帮流氓。

    而这帮流氓往往比之那些只懂打杀的更难叫人对付。

    眉头微微蹙起,对于这伙人老徐似乎有些想法。

    在寻思一会儿后,老徐将目光重新落在了面前年轻人身上,眸中闪烁奇异色彩。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