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扶你上位(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扶你上位(七)

    “怎么都不说话啊?这可是关乎你们自身利益,你们之前没胆杀丧尸因为你们经历的少可以理解,但现在……你们这是什么情况,这事关你们自己利益你们也不参与进来吗?”

    老徐佯作生气状。

    魏大壮在旁见了,快步上前,恼火说道:“喂!老徐问的都听见没啊?给你们选庄主呢,别他娘一个个跟娘们样?有人选就给提出来,别磨磨唧唧像个娘们。”

    本来就后怕,时下魏大壮大嗓门一起,庄园幸存者们更加是畏畏缩缩不知所措。

    见得这一幕魏大壮那是愈发气恼啊,他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揪过一个家伙,凑到面前便是呵斥问道:“喂!混球,我问你,你选谁当庄主?”

    “我……我……”

    “唉,真他娘的废物,叫你选人又不是杀人,这他娘有什么好墨迹的?”

    一手不送,魏大壮反手又是抓过另外一个庄园幸存者,同样是高声喝问:“你,你呢?给俺一个人选!选谁?”

    “哦,我,我……”

    “你?你选你自己?”双眸一瞪,见得魏大壮这般模样,庄园幸存者两腿一软竟是瘫倒了。

    也是没想到庄园幸存者竟然软蛋到这个地步,魏大壮用力将幸存者提起同时,嘴里骂咧续道:“一群没用的废物!就叫你们选个人至于这么没准吗?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活到再现的。”

    老徐没有制止魏大壮的行为,因为他知道有时候必要的威慑是需要有的。

    而这个“坏人”有魏大壮去当最为合适。

    因为他在之前的行动中已经充分展示了这方面天赋,也给了庄园幸存者足够震慑。

    所以要说时下在这个庄园,谁在庄园幸存者眼里最叫他们害怕畏惧,无疑就是魏大壮这个“莽汉”。

    不过凡事都需有度,毕竟老徐现在要达到目的是为年轻人剔除威胁,及竞争者。

    他并非要把庄园幸存者怎么样。

    所以魏大壮适当的威胁足以,见得魏大壮的训斥已经差不多了,老徐上前一步,行到魏大壮身后,拍拍汉子肩膀,轻声吩咐:“好了大壮,放开他吧。”

    转过头,魏大壮看了眼老徐,手上两名幸存者照旧是个他一左一右抓着,这场面远远看去有些滑稽。

    两个大老爷们,就这么被魏大壮一个人抓拿。

    这情况实在不得不让人唏嘘啊。

    “不是老徐,这帮小子太他娘……”

    “松开!”老徐肃然重复。

    面对老徐坚定的吩咐,魏大壮只能是轻叹口气,随即回过脸颊,怒怼了面前庄园幸存者二人,然后松开,不过松开后,魏大壮不忘用手点指两人。

    虽是没有说话,但点指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确了,魏大壮这是在警告二人,脑袋灵光点别在那“事不关己”。

    待得魏大壮松开,老徐再次开口:“怎么样?有谁有意见吗?你有吗?”

    眼眸落在被魏大壮刚刚训斥过的庄园二人组身上,徐仁杰相信只要这两个家伙脑袋没有问题,他们应该清楚现在不是“发扬风格”时候。

    果然,老徐这次话语落下,刚刚被魏大壮胁迫完毕的庄园二人组在互看一眼后,其中一人颤颤巍巍打着胆子冒出句:“选,选谁我们都,都没意见,你,你说的算。”

    万金油的回复啊。

    旁边一人听罢,立马是跟进附和:“对,对,你,你说的算,你说的算呀。”

    这种奉承话语若是搁在过去正常社会,那绝对是讨上级领导欢心语句。

    可时下,在这种地方,尤其是面对胜利者联盟车队,两个庄园幸存者显然是用错了地方。

    魏大壮当下便是粗鲁爆喝:“搞啥呢?装啥犊子呢?是他娘的老徐给你们提问,还是你们给老徐提问啊?他们他娘这皮球踢的倒是可以啊。”

    老徐抬手打断魏大壮话语,同时回眸给后者递了个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

    诚如老徐心下预估的那样,现在给予庄园方面威慑压力已经足够,若是在继续就有点过犹不及了。

    “怎么说,其它人什么意思?也是要我替你们做主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点头,并发出寥落的附和声。

    “你做主。”

    “我们都听你的。”

    “是啊,你说是谁就是谁。”

    ……

    不出意外的回答,老徐早就料到想从这些人嘴里得到靠谱答案不容易。

    没办法,这帮家伙太软蛋了,你永远无法指望一个没胆的家伙鼓起勇气做事。

    轻吐口气,老徐故作低沉摇摇脑袋,紧接抬头道:“各位不用那么紧张,大家不要这么害怕。都放松点,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我不会杀各位。是他说服了我,是他让我明白你们是被逼的,是无辜的。所以我现在给各位提的问题,只是想给各位一个选举适合你们,能够带领你们好好生活走下去的庄主。难道你们还想像过去那样浑浑噩噩过日子吗?难道你们还想寄人篱下没有尊言吗?我现在把机会给你们就是想叫你们自己改变这一切,怎么都没人敢出来给提个人选吗?”

    老徐冷眸扫过众人。

    众人依然在顾自相望,显然老徐的话他们听的清楚,老徐也能从对方眼神中敲出一些改变。

    那是一种期盼,一种惊讶,但即便如此庄园一众还是没人开口。

    这是非常正常事情,不管老徐如何说,如何做,现在环境,考虑到时下局面状况,从人心角度来说,没人会充大头站出来开头。

    毕竟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正常人都懂。

    “看样子你们是真不打算为自己未来规划,也罢,及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给你们挑选一个吧。”

    老徐给了庄园方面机会,他们不争取,那就没办法了。

    在众庄园一众跟前来回走了两圈,一边走,老徐一边道:“你们把选举权交给我也算是对我的信任。虽然只在这里呆了两天,但我清楚你们过去在那女人压迫下,过的应该很不舒坦,同时也在压迫下做了不少你们不愿意做的事儿。我不希望内似的事情在发生,既然我们来了,并且帮你们解救出来,自然要让你们日后可以好好活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