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扶你上位(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扶你上位(十一)

    年轻人的话不仅是吓了庄园一众一跳,也是叫车队人员有些愕然。

    特别是老徐,他是没想到年轻人会有胆气在这种时候开口。

    不过很快老徐唇角便是浮起了抹不易叫人察觉的弧度。

    年轻人的表现叫得老徐很是满意,甚至可以说是超过了他的预期。

    就是适才年轻人说道的那些话,老徐相信在场每个人心理都懂,但能把他在这么短时间总结并极具气势渲染说出来,说真的没点能耐还是不容易做到的。

    年轻人时下能够说出已然说明他的能力。

    这点是老徐没有料到的。

    而与老徐的欣喜不同,守卫在听了刘牧这席慷慨激昂话语后,本就难看的面色愈发惨然了。

    最终一个守卫耐受不住周遭幸存者投来异样目光,他上前一步大声喝道:“你们都别听他在那瞎扯,他现在想上位,想出了那些和他有过节的人。他想拿你们当棋子。你们都别忘了,你们当时那是都吃过他母亲身上肉的人。这要是论到有罪,咱们谁也逃不掉!”

    没头没脑的话语,守卫这不受控制的说辞,看似是在给幸存者们讲道理,实际……

    此地无影三百两,傻子也能看出站出的守卫有问题。

    “啪!”没有任何征兆,守卫后脑被人结结实实扇了一大巴掌。

    待得守卫回眸看去,魏大壮那张爬满怒意的黝黑打量已然是出现在了他的近前。

    “他娘的,你小子跳的挺欢实啊!还论道有罪,谁也逃不掉。俺看你小子就他娘有问题!说,你有没有参与宰人的事儿?”

    “我……”捏了捏拳头,这若搁着过往守卫绝对已经一拳头抡出了。

    开玩笑,在这庄园过去几个月,守卫从来都是欺负教训别人,什么时候似今天这样被人打骂?

    可在见了魏大壮那如蒲扇大的巴掌,以及他因斩杀丧尸沾染在面,在身的血水粘液……守卫识趣的松开了握紧的拳头,放弃了挥拳还击的念头。

    识时务为俊杰,这大抵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守卫非常确定,凭他能耐根本不是魏大壮对手。

    更何况人家旁边还有一群虎视眈眈队友,想要摆平他易如反掌。

    “那个,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没做哪些事情,我站出来……”

    “我去你妈的!”反手又是一巴掌挥出,魏大壮对这些混账似乎有着难以言表的怒火。

    这也难怪,想想这一路死在这些内似混球手上的兄弟,魏大壮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好人,为什么在这末世好人就不能好好活着?

    魏大壮火气蹭蹭直冒:“你没做哪些事儿?喂,你们他娘的都是哑巴吗?这货有没有杀你们,有没有压迫过你们,你们连指认勇气都没有?就你们这样活在这世上干什么?还不如现在就出去喂丧尸得了,省的搁着浪费粮食!!”

    转过身,魏大壮面朝庄园众人,气急败坏吼喝出口。

    庄园幸存者听后再次露出畏惧之色,他们对魏大壮的畏惧那可是丝毫不比女人手下低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魏大壮的呵斥起了作用。

    庄园众人之中在沉寂半晌有余后,终于是有人开口了。

    同样是个年轻人,他踌躇朝前走了几步,紧接抬起手指,照着适才驳斥刘牧守卫颤声开口道:“他,他他他,他杀了我的弟弟。”

    绝对是付出了极大勇气,年轻人声音颤抖,手指晃动,饶是两只脚似乎都隐隐打颤。

    守卫在听了年轻人指认后,心弦登时一紧。

    他杀过的人不止一个,当下转过身怒瞪年轻人喝道:“你想清楚了再说话,我有杀你弟弟,你弟弟是谁啊?我了你弟弟!?你不要在那信口开河啊!我告诉你,你在乱说,信不信……”

    “咋地!”魏大壮横身挡在守卫跟前,一双眼睛迎上守卫怒瞪的眼睛:“还想打人啊?来来,他娘的,老子就在这里,你来打俺,老子今天陪你练!!”

    瞬间就撵了,见得魏大壮吹胡子瞪眼模样,守卫立马是放弃了所有抵抗念头。

    “动手啊!你他娘的不是挺能耐吗?草拟大爷的,老子最看不惯你们这种欺软怕硬的软蛋!想打架?动手啊!老子叫你动手听见没有!?”

    无语,欲哭无泪!

    守卫现在被魏大壮弄的那是进退步的。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

    不打,还是难逃被打的命运。

    这样进退两难选择,实在是叫守卫……无措!

    不过守卫没有回答,魏大壮倒是没有采取更进一步行动。

    相反,他转过脑袋,把目光落在了后面指认年轻人身上。

    年轻人见得魏大壮反转目光望向自己,不禁是下意识朝后退了几步。

    “你退个屁啊!你怕个屁啊!就这货至于你吓成这样吗?”

    只当年轻人是畏惧守卫才有此空间反应,然实际……

    年轻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魏大壮质问,只能木纳惊恐目光望着他。

    魏大壮见得年轻人这般懦弱眼神,心底火气更是蹭蹭上涌。

    以他的性格很难理解庄园幸存者为何这般懦弱,明明人家都把刀架到他们脖上,杀了他们家人朋友,他们居然还没勇气反击!

    “喂,俺问你!这货到底有没有杀你弟弟?”

    “这个……”与守卫对视一眼,年轻人明显打了退堂鼓。

    他怕守卫打击报复,过去守卫给他造成的伤害已经在其脑中心下甚至灵魂根深蒂固。

    魏大壮也是看出了年轻人畏惧根源,他拉过守卫胳膊,然后不由分说将之拖到年轻人跟前。

    魏大壮的力道端是恐怖,近1米75的守卫就似是小鸡般被他轻而易举拖拽。

    待到年轻人跟前后,魏大壮抓过年轻人脑袋,然后将之抵在守卫面前,呵斥说道:“你他娘给老子看清楚咯,这个人是不是杀你弟弟的混蛋!?如果是,如果你他娘还有点做哥哥的样子,你就给老子大声说出来!!之前你弟弟被杀的时候,你没胆子站出来帮他就算了!现在老子给你报仇机会,只要你说句话,老子帮你解决他!!”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