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扶你上位(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扶你上位(十三)

    是啊!眼前车队一方面真的会离开庄园吗?

    老徐一席话勾起了庄园幸存者对这个问题的猜测。

    虽然在庄园过的并不快乐舒心,但有一点庄园幸存者是必须承认的。

    在这里尽管受压迫,受欺凌,没事还会被女人及其党众做一些违背事情,但在庄园吃喝不愁,衣食无忧,生命相对有保障,这些都是不争事实。

    在庄园幸存者看来,眼前车队人员不应该就这么放弃这样一块肥肉。

    但看老徐提议刘牧做庄主,他们似乎又真的会离开。

    在联系光头党与庄园间的协议,一些幸存者已然推测出老徐的用意。

    然,事实上老徐的心思的确如此。

    只是与光头党侧重点不同,老徐仅仅是单纯把庄园作为一个资源产出地。

    他并不会向光头党那样完全指着侵占别人家产过日子。

    老徐不会强迫庄园方面做任何事情,也不会要求他们提供物资。

    但是老徐却是在庄园扶持刘牧做了庄主,如果一切顺利,刘牧只要位置做的稳,做的正,并且顺利搞定光头党那边。

    徐仁杰相信日后过来混点瓜果蔬菜肯定不成问题。

    如果刘牧日后做的不错,且庄园幸存者也都能表现的有点出息,老徐甚至可以帮忙解决光头党一众,将庄园彻底从水火中解救出来。

    至于为什么老徐现在不这么做,答案其实很简单,究竟根本性价比不高。

    现在的庄园根本不值得老徐冒那么大风险和光头党开战。

    在老徐的心下规划,如果和光头党开战,那么必须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第一,年轻人真的能靠自己本事管理好底下幸存者并且叫他们打心里服气他。

    这是关键,也是重点。

    如果年轻人下台,那老徐这空手套白狼的买卖肯定没指望。

    第二,年轻人能处理好与光头党的关系。

    老徐并不指望年轻人能拌倒光头党众,毕竟凭他们这些人能力要是真能把那帮混球弄倒,也不至于被一只丧尸堵在屋里不敢出来。

    老徐只希望年轻人能度过最初的盘问危机稳定住局面,然后利用手头资源与光头党那边周旋。

    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老徐需要观察庄园一众的思想变化。

    如果说这帮家伙在女人死后还依然在做杀人食肉勾当。

    那么不用肃清光头党,老徐绝对带人先把庄园给端了。

    就算损失一个可能存在的食品物资补给点,老徐也一定要把这样害人的队伍给彻底从这地球抹杀,免得本就凄苦的幸存者再遭蒙骗和杀害。

    上述三点是老徐需要考量的东西。

    如果庄园方面能够做到,那么替他们解决光头党就不是不可能事情。

    毕竟庄园这边的先天条件实在太诱人了,如果能将庄园发展成己方同盟伙伴对于身处末世洪流中的胜利者联盟而言无疑能产生非常大助力。

    老徐从未想过只靠自己团队在末世过活,如果可能他不排除与别的团队联手。

    毕竟对于人类而言,在这样丧尸满地走的时局,必须抱团才能行的长久。

    只是想在末世里找一个靠谱的合作对象堪比登天,比你弱的,你得考虑是否有资本养活多方。

    比你强的,你得提防对方是否图谋你的“家产”。

    所以一直以来老徐都未动过和旁人联合心思,一来没有遇到,二来就算遇到也未必合适。

    所以他始终把重点放在自家村落建设上。

    这正如老徐之前对庄园幸存者说的那样,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与其指望和别人联手靠别人养活自己,不如靠自己努力把自己家园建设更好。

    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获得别人尊重,你才有资本在日后和别人谈合作。

    这是商业理论,但搁在任何行业,任何情况都适合。

    眼下的庄园的格局叫的老徐眼前一亮,从他进入庄园那一刻起,他就对这里的规划,发展感兴趣。

    那时候他就曾想过要和庄园方面谈谈,以达成联盟合作关系。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谁能想到,表面看似平和安逸的庄园,内里却涌动着这般血腥的暗流。

    不过好在天道还在,老天终究没叫歹人得逞。

    胜利者联盟团队靠着勇气,智谋,基本没费什么枪弹,便是轻松拿下了庄园。

    原本老徐是打算从庄园裹挟一部分物资就离开,毕竟这样邪乎避难所你和他们联手纯粹是个自己找麻烦。

    老徐可不希望自己团队日后耳濡目染也有人搞杀人食肉勾当。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年轻人突然冒出手刃仇人,让老徐改变了思路。

    早在二楼房间年轻人的出现就引起了老徐的注意。

    当时那么多幸存者,不乏年长之辈,但唯独这个二十岁出头年轻人敢于直面他的提问,站出来回答他的问题。

    这时候老徐就开始琢磨是否要扶年轻人上位。

    因为作为杀人食肉直接受害者,徐仁杰相信有自己母亲惨痛遭遇在先,年轻人对女人过往做法绝对是恨之入骨。

    有他上位,应该不太可能再走原先女人道路。

    之后年轻人手刃女人,更是坚定了老徐心下想法。

    “你说的俺们明白。”

    “是啊,我们不会再走老路了。”

    “我们……”

    争先恐后对老徐提问发表言论。

    徐仁杰没有打断庄园一众发言,直待他们全部说完,这才缓缓开口:“你们能有这种想法很好,不过光说没用,你们得用行动来证明。知道你们为什么过去总是被人欺负吗?因为你们胆小,怕是,没有胆气抗争。为什么会这样?究其根本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可是你们是个人吗?看看你们左右同伴,你们彼此真的了解过多方,和对方做过交流吗?”

    “团结懂吗?一根筷子很容易折断,可是十根呢?二十根呢?加入你们二十多人能拧成一股绳,日后还会叫别人随意欺凌你们?如果你们二十多人能同仇敌忾,共同面对来犯敌人,你们觉着对方还敢小瞧你们吗?这些混球还能压迫你们那么长时间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