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扶你上位(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扶你上位(十五)

    徐仁杰的话通俗易懂,场上众人鸦雀无声。,: 。

    听了十来秒,老徐不在继续,毕竟这档事儿多说无益,关键还得看庄园幸存者日后如何改变。

    否则他说再多也是毫无意义。

    既然该说的也都说了,那么接下来就该履行下自己承诺过的事情。

    眼眸一转,徐仁杰将目光落在一众守卫身上。

    五名守卫已然是被庄园幸存者驱离出了原本阵营。

    时下四人抱团站在一起,最早的守卫目前还被魏大壮踩在脚下。

    他们估计从未像现在这样觉着自己同伴亲切,现在五个守卫犹若过节蚂蚁,再也没法像过去那般对幸存者嚣张。

    可以肯定的是,时下就算徐仁杰等人离开,这帮被守卫曾经视作鱼腩的庄园幸存者们,眼下也绝对不会再如过去那样惧怕那样。

    人就是这样,很多时候我们只要认清局势,那么所有一切都不是问题。

    庄园幸存者们已经投过老徐等人话语行动打开了心结,那个一直存在脑中的畏惧害怕已经不在存在。

    现在对于庄园幸存者而言,一众守卫就和他们周围同伴一样,根本没什么好害怕畏惧的。

    反倒是守卫五人,面对“觉醒”的庄园一众,他们畏惧了。

    现在庄园守卫所处的位置正是曾经幸存者所处的位置。

    他们现在所感到的害怕畏惧,正是当初他们曾经施加在庄园幸存者身上的东西。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风水轮流转,虽然听起来有些滑稽,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感觉如何啊?”老徐冷眼询问一句。

    众守卫顾自相望,其中一人战战兢兢回了一句:“老徐你别他们胡扯,我们……”

    “你们敢说你们没做那些事儿?”打断守卫想要说的话语,老徐当真是不怒自威。

    他也不发火只时淡漠问道。

    被老徐这么低语一问,回话守卫不禁是抖了个‘激’灵。

    老徐眼眸透‘射’的东西似乎能把他心底看穿似的。

    无奈之下,守卫仓皇解释道:“做,我们是……但,但我们那也是被‘逼’的啊。”

    “对对,没错!我们也是被‘逼’的。”

    “说起来都是那婊子的错,要不是他蛊‘惑’我们干这些,我们也不至于做哪些龌龊事儿啊。”

    “是是!老徐,你就给我们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我们已经认识道错误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干这样事情,否则天打五雷轰,出‘门’就被丧尸要死。”

    “我也是,我也是,我要是在干死全家!”

    赌咒一个接一个,这帮家伙信口开河程度真是突破天际。

    还死全家,这守卫就没想过,他还有全家吗?

    老徐自然不会在意守卫说的这些屁话。

    相反,这些人为了活命说道出这些话来,更加说明他们的无耻与卑劣。

    眼神微微眯起,徐仁杰的面容耐人寻味,没人能从他淡漠面上瞧出内容。

    “说了那么多,还不是杀了?古今中外,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几位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吧?”

    冰冷的话语不着一丝情感,听得徐仁杰这番话语几个守卫胆寒了。

    是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四个简单字眼很好给守卫几人做的事情定了‘性’质。

    听罢老徐这番话语,其中一个守卫噗通便是跪倒在了地上,然后用力朝地上磕了下脑袋:“老徐你大人有大量就放我们一马嘛,我们当时那也是没办法呀,我们要是不按‘女’人说的作,他就会对我们下手!”

    “是是!我,我们该死!我们不是东西!我,我‘抽’我自己嘴巴!”

    “啪!啪!啪!”场上爆起连串巴掌声。

    为了活命这守卫也真是豁出去了啊,那巴掌真跟不是自己手掌似的,一下接着一下朝自己脸蛋呼扇啊。

    光是看着就觉的生疼发烫。

    余下守卫见罢,立马是跟受了传染似的开始如法炮制,跪倒后,磕头的磕头,讨饶的讨饶,至于巴掌声那是一个赛过一个,一个比一个扇呼的响亮,似乎谁打慢一些就会不舒服似的。

    望着场上一众守卫卖了的“表演”,徐仁杰看在眼里,笑在心理。

    人就是人‘性’的恶劣啊,不过也难怪,这些连灵魂都出卖给魔鬼的‘混’蛋,你能指望他们能做出什么有骨气的事儿来?

    估计现在叫他们互杀争取活命,他们也绝对会毫不犹豫拿刀砍向对方。

    说实话老徐还真的很想看看这帮家伙互砍的戏码,他很想知道这些平日里凌辱杀害他人‘混’蛋自己内斗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军人的身份以及自身‘性’格决定,徐仁杰不可能做出那种“无聊”事情。

    这些人是必须付出血的代价的,但肯定不会是以上述方式。

    “停手吧!”懒得再看这些跳梁小丑演戏,老徐返身指了指旁侧幸存者:“你们生死不是由我来决定。我对你们的死活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们这又是磕头又是扇巴掌做谁看啊?我吗?呵呵,你们似乎搞错了对象吧?”

    一句话又是把众守卫所做努力全部白费了。

    如果可以骂人,相信守卫们此刻最想骂的肯定是:你他娘的不早说。

    是啊!老徐没有说,老徐一直等着守卫把自己脸闪的红肿似个猪头才说道出这样一句满是戏虐话语。

    搁着过往,守卫怕是早就揭竿而起跟徐仁杰干了。

    但是现在,他们没的选择,只能任由老徐调‘弄’。

    “各位,”戏耍完众守卫,老徐目光望向庄园幸存者:“这几个家伙刚才说的话相比大家都听见了吧。他们说他们是被‘逼’的,他们希望我能放过他们,给他们一个改过自信的机会。这件事我把决定‘交’给大家。如果你们觉得他们无辜,愿意给他们重新来过机会,ok,没问题,我可以放过他们。”

    老徐的话无异于是把一盆冷水浇在了众守卫身上。

    让众幸存者决定他们的生死……这个把枪‘交’待庄园幸存者手上,要他们来杀己方有什么区别?

    守卫们无语了,他们怔怔望着面前一众幸存者,面上之上闪烁着极为复杂的神情。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