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扶你上位(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扶你上位(十九)

    众人面上神采变化老徐看在眼里,他早就料到这些幸存者在听了他的话语后会出现心态变化。

    这是人之常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年轻人年轻没有作为,加上又是他杀了女人,这种事情傻子也会权衡他上位后会给庄园带来什么。

    按理说老徐完全可以不多此一举说道此事,但他是真心想扶年轻人上位。

    现在的老徐也是真心希望年轻人能把庄园掌控在手里,如此,日后己方团队才有可能与庄园达成同盟关系。

    所以为了这个目标,老徐现在必须尽量替年轻人铺好道路。

    之前能力方面都已经与庄园众人说清了。

    守卫障碍,他也透过庄园众人之手尽数解决。

    但这些都是次要因素,对于年轻人最大威胁说来道去还是光头党那边。

    光头党过来,如果庄园这边不能合理解释这档子事儿,那不用说年轻人首当其冲会遭罪责。

    这是老徐最担心事情,为此老徐适才特意教授年轻人具体应对方法。

    可想要顺利达成目标,光靠年轻人一个还是不够的。

    如果庄园剩下幸存者不能统一口径,那结果……

    别看现在庄园幸存者似乎都因为适才报仇事件变的众口一致,团结了许多。

    但那只是当下这种特殊情境所致,他们之所以团结仅仅是因为他们清楚指认守卫不会有生命危险,反之不指认很可能被视作同党受到处罚。

    对于众人这种自保行为老徐倒是能够理解,但问题现在庄园幸存者为了活命可以指认庄园守卫。

    那么等他们离开,下次光头党过来提货的时候,这些家伙会不会用同样手段将年轻人供出来呢?

    以老徐对这些庄园幸存者了解来看,他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这帮家伙会为了活命出卖年轻人。

    至少以现在庄园幸存者的觉悟,你指望他们去理解“团结”这两个字的含义适才有些过于天真了。

    既然指望他们理解不能,那就只能是使用别的方法来帮助庄园幸存者理解了。

    对于这点,老徐早有计较。

    在照旧着目扫过踟蹰庄园众人后,老徐朗声说道:“看得出来,大家对这个光头党都很忌讳。呵呵,我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就今天发生在庄园的事情,下次他们过来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如果处理不好,你们很可能都得受到惩罚,甚至像他们一样。”

    再次手指地面,横躺在地,早就没了气息的五具尸体似是恶魔般撕扯着众幸存者的心理。

    我们会像他们一样?我们会被杀死!!我们都会被杀死!!

    庄园幸存者面色不出意外布上了寒霜。

    老徐毫无遮掩的话语深深刺激了庄园幸存者心理。

    这是老徐故意为之,与其后面叫这些家伙自己反应过来“胡思乱想”,倒不如趁车队没有离开,把所有问题摊到台面来说。

    置之死地才能后生嘛,如果不把问题说的严重,又怎能继续后面的话题呢?

    所以对于庄园众人反应老徐丝毫不以为意。

    相反这是他希望看的情形。

    因为只有庄园众人真正打骨子里惧怕光头党众,老徐才能利用他脑中思路控制对方。

    “都害怕了?”反问一句,随即老徐耸耸肩膀:“也难怪,听刘牧说他们之前攻击过庄园,这里的原主人就是在那次冲突中被消灭的。”

    “对于原庄主的做法我不知道各位是怎么个看法。相信你们之中一定不少人都会觉着当初庄主做法不太理智,他不该和匪众一方进行冲突。”

    “你们有这个想法也正常,毕竟冲突之后你们中大多数都活下来了,偏偏搞事儿的庄主被杀了。”

    “如果我猜的不错,那家伙一定死的很惨。他死时模样应该给各位留下了很深印象吧。”

    略带戏虐笑笑,老徐的话叫人摸不着头脑。

    “没错!从某些方面你们认为庄主的抵抗决策有问题,但这仅是因为你们知道后果情况下。试问如果当时匪众冲进庄园对你们采取了行动你们现在还会质疑原庄主的举动嘛?”

    “你们肯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道这些,你们一定很好奇我说这些废话有什么意义。我告诉你们,我说这些就是想让你们知道,这个世道绝对不会因为你的软弱而改变,匪众也绝不会因为你的听话就对你们手软。”

    “你们现在能够安安稳稳的活下来,不是因为你们有多大能耐,也不是因为你老实配合,那帮光头之所以留下你们的命,是因为这间庄园有他们需要的食品物资。而你们作为劳力,他们才会留下你们小命。”

    “可这年头天灾**谁也没法预料,你们能保证未来日子你们这庄园一亩三分地不会出问题?你们能保证日后不会有其它劫掠者跑来你们地盘撒野?到时候,旁的团伙是否还会像光头党那样开恩不为难你们?或者说光头党众会一直遵照时下约定不会改变初衷?”

    一些列问题问的庄园幸存者晕头晕脑。

    很显然在长期压迫洗脑下他们早已习惯了逆来顺受,反抗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所以他们压根不会去考虑日后的事情。

    他们过往的生活当真配的上那句心灵鸡汤,过好当下每一天。

    可在末世你不为长远考虑,你必将死在未来。

    庄园幸存者只是忘却了忧虑,但却并不代表他们脑子有问题傻缺。

    听了老徐的话,他们立马便是明白男人话里重点。

    闻言之后,庄园幸存者脸色更加难看,他们开始思考老徐的提醒。

    是啊!谁能保证日后自己还能像过去那样“安稳”活在这高墙之内?

    女人死了,如果光头党众返回之前协定合约,那他们岂不是?

    无措!恐惧!担忧!庄园幸存者被突如其来的祸端被弄到六神无主。

    时下他们每个人脑中都在回荡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办?己方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危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