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扶你上位(三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扶你上位(三十)

    来到庄园入口,外面自家弟兄大都聚在一起抽着香烟。

    胡晓东见得徐仁杰身影,快步凑了上去,从兜里摸出适才唐小权给的香烟,从中抽出一个递到老徐面前:“怎么样老徐?都开导完了?”

    之前老徐在屋内和刘牧的对话,胡晓东全程都有听到,所以他确定老徐再次令年轻人进屋肯定还是以教授年轻人相关处事方法为主。

    而这种事情老徐肯定不好当着众人面给刘牧说。

    毕竟,刘牧现在是庄园名义上庄主,老徐要是当着众人面教育刘牧,但无形是个他的威严冲击。

    虽然大家也都清楚刘牧年轻存在相关领导经验不足现象。

    但不足归不足,认为归认为。

    这些都是个体间臆测,并没有达成共识,也为曾拿到台面讨论。

    可若是老徐当着众庄园幸存者面给刘牧进行所谓的开化指导,他的做法用意或许是好的,他也是为了叫年轻人更快更好掌握管理庄园目的。

    但这样做就等于是给了庄园幸存者达成共识机会,到时候庄园幸存者私下很可能就拿老徐说教刘牧这档子说事儿,并以此作为攻击联手的筹码。

    而老徐把刘牧叫近屋内就不同了,这么做一来是等于是给外面幸存者留下一个未知,他们不清楚老徐招呼刘牧。

    可能是说教,可能是给予什么私下承诺,活着可能密谋什么。

    所有这些都会给幸存者造成一定心理影响,如此即便日后老徐带车队离开,这也将会成为刘牧制约手底下人的一个砝码。

    除此之外,刘牧与老徐进屋谋事,也会昭显出老徐对刘牧的在意。否则为什么整个庄园二十多人,老徐偏偏找刘牧进屋而不着他人呢?

    关键刘牧出来明显精神不错,废话,得到老徐“各种真传”的刘牧现在那可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对于自己未来的庄主仕途充满信心。

    他是年轻人,年轻人从来都是充满干劲。

    刘牧也不例外,尽管之前他还因为对生活失去目标而要死要活。

    但时下那些都已经是过去时了,在老徐循循善诱的帮助下,眼下的刘牧对自己未来充满斗志。

    这是胡晓东对老徐做法的想法。

    结果香烟老徐,凑头接着胡晓东手里烟头点着,然后搁在嘴里猛吸了一口。

    登时尼古丁入鼻,在烟草刺激下,老徐混沌的脑袋稍稍清晰了些。

    待喷出烟雾后,老徐缓缓开口:“啊,这个都谈妥了。怎么样?他们尸体都搞定了吗?”

    “搞定个屁!!”

    不知道什么时候魏大壮从侧面凑了上来,庄稼汉甩着步子,满脸谁欠了他前似的。

    到了老徐,胡晓东跟前,魏大壮扭扭脖子:“就这些货真不是我说他们,你看他们能干啥?杀丧尸没胆子!这叫他们搬运个尸体,你瞅瞅,一个个就跟个娘们似的。哎哟,俺说你们一个尸体至于这么多人上手吗?还拿布单裹?你们是东西多的用不掉还怎么着?看清楚,那几个混蛋可是你们的仇人,你们还打算给他们厚葬还怎么着?就他娘沾点血会死啊!?”

    这边刚跟老徐,胡晓东抱怨,那边魏大壮便是抬手指骂,那真是忙的不可开交。

    胡晓东听了摇着脑袋嬉笑:“唉哟大壮啊,这得亏你不是他们这的庄主,不然我看这帮人估计是没好日子过哦。”

    “那还用说!就这帮混球,不是俺说他们啊,他们那样子,你们看看哪点像在末世过日子样子?几具尸体都战战兢兢,能指望他们干啥?”

    魏大壮性子就是这样,直来直去不喜欢绕弯弯。

    虽说他的说辞很叫人不舒服,也很伤人,但必须承认,往往这些人说的东西最能切中重点。

    不因为其它,就因为他们不会遮掩,看不惯的立马就直接道出。

    而时下落在庄园幸存者身上,这些家伙的确是太过矫情了。

    每具尸体他们都用布料将之包裹,然后三四个人联手一起抬远。

    过程中还笨手笨脚,混乱不堪。

    这若是搁着胜利者联盟幸存者,直接拖着死尸腿脚分分钟就完事了。

    可庄园幸存者这边,照他们这种近乎绣花的运作方式,说实在的,半个小时能搞好那都阿弥陀佛了。

    老徐扫了眼行动迟缓的庄园一众,他们做法的确欠妥,但是无可否认一点,他们的确在尽力做,这才是最重要的。

    慢!那是因为过去没做过,没接触过,心理没有建设,所以导致慢。

    毕竟丧尸不是死尸,死尸死了就是具尸骸,而丧尸呢,那可是活死人啊。

    庄园幸存者有所畏惧也是情理之中事情,由此导致做些预防措施也没什么好追究的。

    关键是他们是否有去切实执行你下达命令,这才是时下老徐最为看重的。

    而事实在这方面庄园幸存者是贯彻很彻底的,他们虽然慢,但做的很认真。

    这样在老徐这边就没什么问题了。

    所以在确定庄园幸存者思想方面没有特别抵触后,老徐帮腔说了句还算客观的公道话:“好了老魏,说一两句就可以了,也别老是针对他们。咱这也得给他们适应时间。想想过去,咱们一开始不也一样不适应嘛。”

    对于老徐的公道话魏大壮自然不服:“俺一开始可就没啥不适应的。这群畜生俺杀它们还来不及呢,俺会像他们那么没准?”

    这……老徐是没话说了。

    是啊,这魏大壮当初在中坤纺织第一次遭遇丧尸爆发,其妻子,孩子都在这场劫难中丧生。

    而在当时面对丧尸攻击时,他满心只有仇恨与愤怒,哪里可能会像眼前庄园幸存者一样既是是对着一群丧尸尸骸都畏惧谨慎?

    诚如魏大壮自己说的那样,他对丧尸杀还来不及呢,何谈害怕?

    老徐无言以对,当下手拿想要用力吸了一口,然后侧目看了旁边魏大壮一眼,随即唇角撇出抹无可奈何的笑容。

    显然,对于这个傻大个老徐时下也是没有太好办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