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扶你上位(四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扶你上位(四十三)

    “徐大哥,这事儿我记着在。放心,我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刘牧应的肯定。

    老徐笑笑,他对年轻人的能力还是相信的。

    “好了,我过来就是跟你说道这几件事儿。其它没什么了,你去忙吧,有问题咱们及时沟通。”

    “唉,成,那我就先去了。”

    “去吧。”

    与刘牧分手后,老徐行出庄园,己方队员因为知道老徐去做沟通了,大都聚在院落里闲聊。

    老徐跟队员们打了个招呼后,便是肚子一人在庄园里溜达。

    说是溜达其实也是在观察庄园地形。

    观察一圈后,老徐行出庄园内围,前往入口正门处。

    登上集装箱城墙,老徐举目向外望去。

    外面是一望无垠的荒草地。

    现在春暖花开,荒草长势喜人,不过这些不是老徐关注重点,老徐照旧实在看庄园周围环境。

    说实话,这地方真是越看越叫老徐喜欢。

    庄园四周空空当当,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就能瞧见。

    内里设施齐全,田地,电力,住房等等,比之自己大本营村落那是强上不少。

    如果说村子时下处在发展初级阶段,那么庄园已经是步入正轨的终极阶段了。

    如果可以,老徐还真是想把这里作为落脚点,根据地。

    可惜任务在身,加上光头党的存在以及大迁徙所存在危险,老徐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至少从长远看合作联盟要好过吞并。

    一来,庄园这边情况究竟如何老徐并不十分清楚。

    目前他所了解的还仅仅是些表象。

    毕竟,一个地方是否适合做落脚点,除了看外在环境,还有很多方面需要考量。

    不说别的,就光头党这个威胁就大大拉低了庄园评分。

    庄园再好,有个威胁存在就意味着你不得不耗费人力去提防威胁。

    而这个威胁究竟有多强,老徐不知道。

    如果这个威胁强如监狱一伙,那对时下胜利者联盟而言,无疑是个大麻烦。

    而若是你没有能力守护你所拥有的一切,那么最后还是白搭。

    诚如之前村落一样,发展的再好,胜利者联盟车队守护不住,终究还是毫无意义。

    二来,吞并庄园并不单单是庄园这栋建筑,内里幸存者老徐总不能放任人家不管吧。

    这不符合老徐的处事原则。

    而要是留着这些幸存者,两方人马能否合理共荣这就是个大问题。

    合得来还好,合不来就会有矛盾,而有矛盾就不利于团结。

    胜利者联盟车队能顽强从无到有,发展壮大到现在,靠的就是队员们团结。

    除此之外,思想意识方便也是不得不考虑问题。

    庄园幸存者都是经历过女人势力洗脑的,如果叫这样一群家伙混在己方队伍里,说实话,老徐心理没底。

    尽管庄园一众都表示自己要和过去划清界限,并对女人势力过往做法表达了愤慨与谴责,但这些都是流于表面为了活命做给别人看的,鬼知道这帮家伙心理真是想法?

    所以现阶段老徐是不会打庄园主意的。

    深吸口气,老徐将脑中的胡乱思绪给抛出去了。

    随即拿起手台按下了通话按钮:“喂,雷子,我是徐仁杰,收到请回话。”

    自己这边喝香的吃辣的,老徐可没忘了自己的老伙计。

    雷瞳正报枪靠在树变吃着压缩饼干和牛肉罐头,时下听得手台传来老徐呼叫,赶紧是放下手里东西,将手台拿过,同时举起胸前望眼镜朝庄园窥望。

    待确定庄园一切正常后,长长吐了口气,然后回复道:“连长,有什么事儿吗?”

    “你那里有吃的吗?需不需要这边给你送点过去?”

    “呵呵,不用连长,咱们外出还能不做好物资补给准备?我可是你交出来的,这点常识还没有放心吧,真吃着呢,牛肉罐头杠杠的。”

    听罢雷瞳的回复,老徐微楞几秒,随即爽朗笑道:“呵呵,你小子你跟我贫吧。那什么,今晚是队员入住第一夜,特殊时期,你辛苦点,在上面盯着。有什么情况及时和下面联系。哦,对了,我们刚才商量过,考虑到最近一段时间的辛劳,打算暂时在庄园修整一天。所以等明个我会派人上去替你,到时候回来后你再好好休息。”

    给雷瞳简单传达了一下己方吃饭时商讨的事宜。

    雷瞳听后没有异议仅是简单回了句:“知道了,晚上叫弟兄们好好休息,这里我会盯着。”

    “好,那你自个儿在那边也注意安全,特别是周围记得布些预警措施,别叫丧尸摸了屁股。”

    “哈哈,连长啊,你对自己带出来的兵就这么没信心?”

    “得得得,别扯淡了,就这样,完毕!!”

    结束通话,老徐朝山头位置望了一眼。

    雷瞳自己从连队底下一直陪他走过的兄弟,末世之前,他们还有百来人,可现在摆着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一想到这些老徐心理就难受。

    那些弟兄没有死在任务行动,没有被敌人枪炮打死,他们最后大都是被一堆活死人给弄死了,这样结果无不叫老徐痛心疾首啊。

    “嘿,老徐,看啥呢?”身后传来人声,老徐转过头,发现是胡晓东。

    “哦,小胡啊,没什么,过来查看一下。”老徐收敛情绪,随口应道。

    站上集装箱顶端,胡晓东习惯性从兜里摸出烟包朝老徐面前努了努,老徐看看,最后还是摆了摆手:“算了,不抽了,今天抽的不少了。”

    适才饭桌之上,老徐就抽了几只。

    老徐不抽胡晓东也不强求,兀自取出一只给自己点着,罢了喷了一口烟圈:“这两天经历还真是有够刺激啊。”

    没由来感慨一句,不过作为当事人之一,老徐很能理解胡晓东这话里的深意。

    的确,他们的经历可不是刺激嘛,要不是己方队员给力,那今天自己和老霍恐怕已经是胡晓东盘里的大餐了。

    对此老徐不置可否耸耸肩膀,紧接吐了口气:“是啊,确实是够刺激。不过嘛……这种刺激又一次就好,下次可千万别在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