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受阻的两路-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受阻的两路

    就在唐小权这厢为着如何规避丧尸注意而踌躇思量之际,处在村子另一头的胡晓东等人也同样是陷入了困局之中。

    “胡哥?咱们怎么办啊!”

    耳边响起吴超忧虑的嗓音,胡晓东紧绷着塑脸没有答话。

    他们此时的位置距离目标地点不过一房之隔,但围聚在地点外围的层叠丧尸却是如同一堵厚实的围墙将他们生生挡在了外面。

    硬闯肯定是不行的,那和自杀没什么区别,所以……

    目光移转,胡晓东望向了身侧的汉子:“大壮,去防疫站除了这大门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入口?”

    “没有!”不着情感的摇了摇头,大壮眼神之中两团“烈火”正熊熊燃烧。

    胡晓东如何不知汉子此刻心下的想法,有过相同经历的他,太能理解亲人,兄弟惨死后的那种悲痛与愤怒了。

    只是,眼下显然不是发泄愤怒的时候,于是……

    着手轻轻按在了汉子的肩上,胡晓东语重心长的劝说道:“大壮,你要保持冷静,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厂里的女人和孩子还等着我们带药回去救命呢!”

    恍若被雷劈了一般微微一颤,大壮漠然的回过了脑袋。

    毫无疑问,诚如胡晓东所料想的那般,汉子适才的确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他恨这些丧尸,虽然他也知道这些“倒霉蛋”都是受害者,但妻子的惨死,孩子的逝去是他永远也无法释怀的噩梦。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何况还是杀妻噬子这样不共戴天的怨仇,大壮想要拼死一搏也实属情理之中的事。

    不过在闻听完胡晓东的劝说之词后,他却是扼住了自己冲出去的念头。

    目光逐渐恢复如常,大壮待深吐了几口气息之后,淡淡的说道:“防疫站房顶有个进口,如果底下没有上锁的,俺们可以从那儿进去。”

    兀自垂首权衡了片刻,胡晓东旋即出声应道:“好,那咱们就去那儿碰碰运气!”

    太阳在历经了半个小时的缓缓爬升,终于是爬到了职守的位置。

    而原本还算凉爽的空气,也随着它的到岗开始逐渐变得炙热了起来。

    唐小权倚在墙角蹙眉思索着,他在寻思一条可以令己方一行人安全通过土路的办法。

    他四下搜寻着,意图找出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忽然地上一块块崩起的石块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了!几乎是在霎那,一条略显不堪的计谋浮现在了唐小权的脑海之中。

    挥手招过二王,唐小权俯耳低语了几句,将心中之想法与二人如实道来。

    在闻听完前者的叙述后,王强与王大国皆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显然他们也是同意了唐小权的提议。

    各自拾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块,王强与王大国分别倚在道口的两旁,然后兀自朝外探望了一眼,待确定好最终的投掷地点后,赶忙是缩回脑袋与着墙内的唐小权做了个“ok”的手势。

    “好的,大家听我说!“接收到二王准备就绪的信号后,唐小权不忘补充提醒道:”待会投掷的时候,你们尽可能的扔的远一些,我们需要把丧尸引离视野范围,完了听我命令,咱们一起冲过去,记住,一定要听我指令再行动!”

    略显不难烦的轻应了一声,王强转过身子,等待信号的发起。

    阳光将土黄的地面照的愈发的刺亮,一道消瘦的黑影渐而延展拉长。

    唐小权高举着自己的手臂,掌间的三根指头配合着低喝出口的数字,逐一落下。

    而当其第三根指头落下的同时,一直静待在侧的二王,几乎是同一时间闪出了道口,然后操着吃奶的力气将手中的石块给抛掷了出去。

    石块呼啸而过,在飞行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后,重重栽落在地,然后拖拽着一抹烟尘持续向前翻滚,直待得动力用尽,方才“不甘”地止住了身形。

    坦白讲,石块本身造成的动静并不大,但它一路所扬带而起的沙尘却是很好地吸引了丧尸的注意。

    要知道这些无脑的畜生可不会分辨搞出这些动静的究竟为何物,于它们那愚钝的大脑而言,异动既意味着食物。

    所以,不出意外的,原本还茫然无措,愣头愣脑游荡徘徊的丧尸找到了行动的源头,它们纷纷朝着各自方向的石块移了过去,而这一切恰是唐小权一直在等待的冲锋时机。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石块能够吸引丧尸的时间终究是有限的,所以由不得己方去浪费。

    果断的挥掌而下,唐小权紧咬的齿缝间蹦出一个字来:“冲!”

    三个人,三道影,地面顷刻烟尘纷飞,待得冲到对面墙垣的阴影之下后,唐小权赶忙是招呼二王再次如法炮制的丢掷了一次石块。

    又是一阵飞行,坠落,翻滚!

    趁着这宝贵的引尸时间,唐小权等人马不停蹄的攀栏而入,当其全都顺利进入到小楼院落的时候,唐小权赫然发现自己的背脊衣衫已是全然被汗水浸透。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胡晓东等人也悄无声息地摸到了大壮适才所提的目标地点。

    这是一栋自建平房,其位置刚好毗陵村卫生防疫站,而身处房外的胡晓东通过目测估计,二栋建筑的直线间隔绝对不超过2米,所以也即是说,己方一众凭借脚力跳跃过去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所以……

    着手轻轻触碰了下门板,虚掩的房门在发出一阵细微的挤压声后,缓缓露出了条细缝。

    胡晓东借着细缝朝内探望了一番,待确认无甚异动后,方才抬脚将房门彻底蹬开。

    如疾风般前后涌入,胡吴壮进屋之后,各执武器瞬间摆出了环形范围阵形。

    抬眉冲着吴超努了努嘴巴,后者会意的朝前走了几步,继而快速掠过三个隔间,非常幸运的,这间屋子空无一人,非常的安全。

    毫无疑问,镰刀是肯定要带上的的,而至于其他的物资,在考虑到负重等问题之后,胡晓东还是不舍的放弃了,毕竟啊他们此行的主要任务还是凑集药品,所以……

    搬来墙角的梯子,胡晓东兀自起身爬了上去,待得到了顶端掀盖朝外探头一看,其面上那对硕大的双瞳陡然间微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