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再次来人(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再次来人(十二)

    到了村口,温泉鑫,越贵山正挺枪看管这矮个汉子随行三人。

    见得老赵他们与矮个汉子过来,温泉鑫递过一个询问眼神。

    “小温,把武器还给他们。”

    事情已经谈妥,老赵没必要继续留着对方武器。

    更何况,这几把枪几把武器留下也没多大意义,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为己方赢得宝贵三天安全期。

    温泉鑫听得老赵吩咐显得有些迟疑。

    他不确定重复了遍:“老赵,你是要我把武器还给他们?”

    “是的,还给他们!”老赵着重音调肯定一遍。

    这回确认了的温泉鑫虽然心下还有疑问,但是考虑到大局他还是没有提出质疑。

    闪开身子,桌脚砰砰被放在地上的武器刀具,温泉鑫蹙眉说道:“东西你们自己拿吧!”

    待得温泉鑫话闭,矮个汉子再次发挥他那不要脸特质开口附和:“没事了,都别紧张,我们已经谈妥了。武器拿起来带回去,咱们走了,别在这里耽误人家干大事儿。”

    三个手下麻溜从地上拾拿武器,完了先后上车。

    手下上车后,矮个汉子这才不急不缓走到车前,然后似是豪情万丈的又着目在村前众人面上扫过,笑着摆手:“都别送了,都回吧,三天后等我们回来希望能得到不错的回答。”

    言罢,矮个汉子最后看了眼村落高塔,继而返身登车,拍拍驾驶后座出声喝道:“走了,开车!!”

    “嗡嗡嗡!”越野车引擎轰鸣,完了朝向村外驶去。

    “我糙!这货什么情况?脑子不好使吗?谁他娘送他了?他这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没有经历过适才小屋“洗礼”的温泉鑫对矮个汉子扯淡个性不是太了解。

    所以此刻见得矮个汉子这般自以为是说话方式实在有些愕然与惊诧。

    相较于温泉鑫的不理解,被矮个汉子洗脑近半个小时的老赵,老林此刻已然是习以为常。

    毫不在意的老赵,望着渐渐消失视野的越野车拿起手台畜生问道:“华子,收到请回话。”

    “老赵,什么事儿?”

    “对方车辆已经离开,你注意盯梢,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情况。”

    “明白,正盯着呢。”

    这种事情哪里需要老赵多做吩咐,身为侦察兵的华表要是连这点觉悟和意识都没有,那他真是妄为尖刀连的一员了。

    手拿望远镜,华表紧紧盯着远行的越野车。

    华表清楚,靠着望远镜并不可能追踪越野车太远。

    毕竟,远处大楼林立,车辆一旦进入期间基本就失去踪迹。

    华表现在所做的追踪,只为能够确认越野车行径方向。

    这是他目前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声音越来越小,老赵知道对方车辆已经走的很远,当下再次开口:“怎么样华子有跟踪到什么吗?”

    华表沉声回道:“他们离开是路线和来时一样,至于其它没有发现。”

    “好的,知道了。”本来也没指望能获得多少有价值线索。

    得到华表回复后,老赵紧接来了句:“华子你先下来吧,我叫小温过去接你的班。我们这边有事儿要跟你商量。”

    “明白!”华表知道这老赵跟矮个汉子适才进屋肯定是商讨了什么要事。

    作为被老徐留守在村子的尖刀连存在,华表有责任参与到相关事物讨论。

    这是老徐临走交待个他的,也是他作为村子目前军人身份必须担负的责任。

    只是华表那边应的从容,被老赵点名换岗的温泉鑫却是有点不太乐意。

    年轻人同样清楚老赵招呼华表是为了什么,好奇心本来就大的温泉鑫怎么会愿意错过了解实情详情的机会,所以……

    “赵叔,你们这是要去说道跟着光头的事情吧,那啥我也要去。这换岗你就交给小王吧,那货反正现在也是闲着。”

    这也就是王忠瑜不在场,不然肯定更要跟温泉鑫理论理论,啥叫他“反正也是闲着?”

    看了眼温泉鑫,想到年轻人昨夜也有守夜,便是点了点头。

    当然最关键,老赵也是不想跟温泉鑫纠结,毕竟这个家伙搞起事儿,缠起人,那跟早前的王强可是有的一拼。

    而很显然,时下老赵可没多余闲功夫陪温泉鑫瞎闹。

    “小王,王忠瑜在吗?收到请回话。”不废话,老赵拿起手台招呼。

    很快手台那头便是传来了王忠瑜的答话:“老赵,我是王忠瑜,有什么吩咐吗?”

    “你现在立刻去塔楼跟华子换班!”言简意赅,老赵直截了当。

    相较于温泉鑫的多事儿,王忠瑜在听了老赵吩咐后,相当干错肯定应允:“明白老赵,我这就过去。”

    收声,断线,王忠瑜提着武器从自己阵位脱出,然后快速朝塔楼方向抵近。

    放下手台的老赵扭脸看了眼温泉鑫,完了摇头笑道:“怎么样?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呵呵,嘿嘿。”温泉鑫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挠挠脑袋。

    老赵轻吐口气:“好了,可以就别废话了,走老林,老越,去村长家咱们开会!!”

    丢下这句话,老赵再次拿起手台:“大家注意啊!除了警戒守卫队员,其它人全部马上到村长院子集合,我这边有事儿跟大家说!!”

    村子来人这档子事儿大家心下那是都非常清楚,所以老赵这边一招呼,底下队员麻溜的朝村长家聚集。

    待得相关人员齐聚,老赵起身发话:“今天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清楚,就在半个小时前一个自称“光头党”势力跑来我们这里谈事儿,现在把大家召集起来就是想和大家伙商讨下该如何应对这次相关事情。”

    “靠!光头党,他们也真是会起名字,难怪一个个头是秃瓢,小哥我一开始还以为这伙家伙是那个庙里面跑来逃难的。”温泉鑫戏虐一句。

    底下越贵山随即笑骂:“得了吧,你见过哪个庙里和尚不敲木鱼,整着越野,带着枪跑人地头的?年轻人还是不够眼力见啊。”

    给温泉鑫,越贵山这一唱一和,原本因为矮个汉子一众杀到而变得紧张凝重的村落众人,此刻情绪明显得到了舒展。奇异果008说感谢步虚投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