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血战长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六十七章 血战长廊

    突兀而来的异状令得大壮有些懵了!

    毫无疑问,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饶是早前其妻儿被杀,他也没似今日这般无措。

    背脊死死地倚在门板之上,胡晓东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因为太多次的经历告诉他,如果现在离开,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而事态的发展也证明了胡晓东的应对措施是极为正确的。

    十秒,亦或者更短,因为胡晓东甚至连一句提醒的话都来不及说,便是被一股大力震的胸口一沉。

    “该死!”撞击比自己料想的还要快上了几分,惊骇之余的胡晓东赶忙是急呼出口:“快!大壮,别傻愣着了,赶紧把这畜生的胳膊给我跺了!快!”

    一语惊醒梦中人!胡晓东的话犹若利剑洞穿了大壮的耳际,后者下意识地一怔,旋即两团烈火自眼中喷射而出。

    “咔吱,咔吱”利刃割裂肌肉,发出骇人的碎响,大壮好似屠夫般面无表情的划割着面前的手臂。

    不过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因为就在他卸下臂膀的同时,又有数只腐烂干瘪的尸手争先恐后的探伸而入。

    “哐哐!”持续加剧的撞击,就跟一根巨锤不停的敲打在胡晓东的背脊之上,令得他不断的被弹震开去。

    毫无疑问,这情势已是到了相当紧迫的地步了,胡晓东知道丧尸破门而入仅是时间问题。所以……

    费力地从腰际抽出一把短刃,这把短刃从末世爆发至今,他还从未使用过。

    但是现在……

    “拿着这个,大壮!照着门缝往里插,插死一个算一个!”

    复仇的火种在心间腾腾燃烧,大壮的眼眸在冰冷的刀面上一扫而过,眼下的他正仇没地方发泄,此刻胡晓东的一席话,无疑是给他心间的烈火又添了把旺柴。

    目光如电的撩过短刃,大壮不着停留地瞅准时机,照着在外扑腾的一只欢快丧尸就是一刀戳下。

    刀入血溅,没有丝毫的停留,一刀了毕的大壮,再寻目标,照例又是如法炮制的一刀而下。

    “唰唰唰",三刀过后,离的最近的三个倒霉蛋全都无力地垂下了脑袋,只留半截手臂颓然的卡在门缝之中。

    可短刃终究是短刃,受距离所限在清理掉近端的数只丧尸后,大壮再也无法够触到其后的丧尸。

    胡晓东的负担愈发的加重了,畜生在饥饿的驱使下所施展出的力道远非常人能够想象,如若不是胡晓东的身板足够硬实,眼下这防盗门恐怕早已经……

    但饶是如此,此刻的胡晓东也不过是强弩之末,咬牙死撑着!

    毕竟他不是神,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力拔山河的盖世神力。

    所以,这人震门开只是时间问题!

    怎么办?这的确是个问题!

    朝后撤逃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胡晓东没有任何的犹豫,大气粗喘的冲着大壮厉声喝道:“大壮!听我数到三!咱们一起往楼顶跑!”

    来不及等大壮给出答复,背脊生疼的胡晓东经接着数目叫道:“一!二!三!”

    待得三字落口,胡晓东身形骤然前倾,急撤而出的步伐犹若离弦的利箭般迅捷。

    “哐!啪啪!”身后不出意外的传来连串的栽地声,无需多想,胡晓东知道这肯定是挤门行尸因为惯性所致。

    都说人在遭遇危机时刻跑得最快,这话啊,说的那还真是一点都没错,至少此刻的胡晓东那两只脚底就跟抹了油似的。

    不过,他没跑出几步,却他又莫名的停了下来,因为……他忽然察觉那个本该紧随在他身后的汉子似乎并没有如约追上。

    难不成……一个不好的念头浮现在了胡晓东的脑海之中。他骇然之余,不禁面临着一个两难的抉择:

    是回去救援还是继续逃生?这似乎并不难选,但从某种意义而言,它又极为的难选。

    回去,便意味着有可能陷入尸海的包围!

    而不回去……

    良心的谴责没有让胡晓东多做犹豫,他快速地调整了下情绪,然后果断地抽出背脊的砍刀,继而毅然决然的隐没进了那无边的黑暗之中。

    待得重新返回防盗门处,眼前犹若炼狱般的场景不禁是令胡晓东倒吸了口凉气。

    地上堆叠的丧尸被齐齐割下了脑袋,透过门外射入的阳光,胡晓东可以清楚的看到那自切口流淌而出的粘稠液体。

    大壮呢?大壮呢?

    抬眉四下的寻找,一番扫视过后,焦急的胡晓东终于是在长廊的中央处发现了一个若影若现的身影!

    该死!这家伙难道不要命了吗?

    虽然有丧尸遮挡,但胡晓东还是靠着那抹而翻飞射出的刀面反光,辨识出了汉子的所在。

    适才门开之后,大壮就跟疯了般的冲杀了进去,他一往如前,与其说是击杀丧尸,倒不如说是悍然赴死。

    因为孤军深入的他,根本没有理会长廊房间里涌出的丧尸,他只顾着向前!向前!冲锋!冲锋!

    而如此带来的后果就是……他被包围了!

    真有种现在就照大壮屁股猛踹上两脚的冲动,毫无疑问大壮的举动无疑是把团队利益至于不顾的境地。

    但是光火归光火,胡晓东还是强压下了心头的怒气,因为他是这个小组的队长,他有责任也有义务带领所有团员活着回去。

    着力紧了紧手中的砍刀,胡晓东紧塑着脸颊,三两步行到了长廊之内,照着面前的行尸就是一抓一拉,迸射而出的强大力道直接是把瘦弱的丧尸给揪到了近前,继而手起刀落,很是干脆的结果掉了对方的性命。

    搏杀持续了将近5分钟有余,身边墙壁贱满了血污,地上的尸体堆彻成叠。

    胡晓东的手臂酸胀的好似快要裂开一般,他不知道自己总过做了多少次劈砍的动作,但不管怎样,他终于是成功的与大壮汇聚到了一处。

    再一次将面前的房门关死,内里的丧尸不甘地敲击着门板,胡晓东看也未看它们一眼,赶紧是拉着伫立而战,犹若浸血煞神的大壮躲近了身侧的药房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