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再次来人(二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再次来人(二十四)

    不过话虽这么说,细节方面还是存在问题。

    这不老赵话音刚落,毕大虎便是搓着下巴说道:“华子,你说的事儿呢,在理!但是这对方有没有监视设伏,咱咋知道?他们埋伏起来我们干这么找也没可能找到啊。”

    “是啊,这样干等,三天根本起不到啥效果,要是这样,我觉着咱还不如就按既定方针般抓紧时间转移。免得事有变故麻烦!”

    越贵山对毕大虎回答给予了赞同回复。

    闻及二人言论,老林,老赵相继侧目,目光焦点自然是在意见发起者华表身上。

    必须承认越贵山,毕大虎的质疑并非有意找茬,他们的顾虑还是有道理的。

    如果矮个汉子或者说末日救亡复兴会有意监视村子,那么很可能这项工作很糟以前就展开了。

    对于它们这样组织,特别是末日救亡复兴会这样势力,想做到这些兵不难。

    一个能搞出蓝牙通讯,整出直升机这样装备的组织,安排点手人对胜利者联盟团队进行侦查,这还不是易如反掌事情?

    至于说排查……怎么查,人家在暗,村子在明,人家有心隐藏,就废城这广阔天地,就胜利者联盟团队目前手里人手,他们想要查到对方不亚于大海捞针。

    “华子啊,你有什么打算呢?”老林没有过早下结论,他相信军人出身的华表其视野肯定要比自己这些普通人宽。

    更何况华表是侦察兵出身,老林相信对方既然提出这档子事儿,那就肯定有这方面考虑。

    华表随即回道:“想要确认对方有没有监视,我觉着这事儿不难,只要搞清楚他们监视目的,咱们对症下药即可。”

    微微蹙起眉头,听罢华表言论,温泉鑫若有所思:“监视目的还有啥说的,他们不就是看咱这边情况嘛。咱要是有人出去,他们肯定会跟踪啊。”

    “没错!!”双手一拍,华表随即手指温泉鑫:“小温你这话说的可就对了!!”

    莫名其妙的肯定,温泉鑫面上擎着个硕大问号。

    “啥意思啊?华子,你想说啥?”

    目光移转,华表扫过众人,然后继续:“对方既然是想监视我们行踪,那就好办了,咱们就带人出去,给他们营造我们要出去假象。我们这一走,这帮家伙会怎么办?肯定得想办法跟着我们。而我们要是乘坐车辆呢?各位想一想,到时候我们还需要费劲找寻他们藏身之处吗?”

    提出了个问题,看似很寻常的问题,但是众人听后却是下意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疑这个问题引起了大家的思考。

    这大抵就是老林适才心下所想的“限定”了。

    在他们而言,考虑问题所站角度全部是在主动搜寻这个点上。

    当想到监视,寻常人本能就会想要去找出对手位置。

    但很显然,想找一个实现隐藏好的人并不是件易事。

    在时下废城那更是如此。

    而华表呢,考虑问题则是更加全面,他深知眼下寻找目标监察哨难度,所以便是改变策略,由主动出击寻找转而抛出诱饵吸引对方自投罗网。

    “回头老林你跟我出去,咱们阵势搞大一点,尽量让对方认为我们有转移嫌疑。然后其他人留守家里。我想只要对方真有监视,肯定会对我和老林外出做出反应。”

    不出意外点点头,老林当即拍板:“好主意,我回头跟你走这一趟。这帮家伙如果有脑子应该会对咱们外出展开跟踪,到了那时候想揪出他们不难。”

    “嗯。”华表附和。

    “那成,我看咱们现在就动身般。”老赵又一次催促。

    正所谓夜长梦多,就眼下情势而言,能够尽早揪出对方监视人员藏匿地点,对胜利者联盟驻守村子人员至关重要。

    因为只有掌握了对方行踪,己方这边才好做出针对性防御,才好让队员安全离开上山。

    但是呢,和早前一样,这回华表还是出言否定了老赵的着急:“赵叔,这事儿也不急。这边光头党谈事儿人刚走,咱们如果立马就行动,很容易给对方造成误会。”

    “那华表依着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老赵反问。

    华表俯肘想了想:“在等个二,三个小时吧,等吃过午饭咱们再行动不迟。”

    “好!既然这样,大家都散了吧,从现在开始,一切警戒状态按照平日里操练的那样,枪不离身,外出动作至少两人,切勿单个人走动。”

    似乎有点没有必要,时下的胜利者联盟村落破损高墙已经修复,所以在村类胜利者联盟队员应该是很安全的。

    但老赵身为侦察兵,他对驻地的安全防御体系以及相关制度制定那是非常严苛的。

    他从不会把性命相关事情交给外界,他清楚只要有人想进来村子,单靠一堵高墙是挡不住那些“特殊人群”的。

    所以尽管遇到这样人员攻击可能性微乎其微,老徐还是本着求真负责原则对队员做了严格要求。

    别看这段时间胜利者联盟团队没遭遇什么特别情况。

    但是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有半个小时左右时间进行相关对敌战术策略演练。

    这是典型的军队作风,老徐经常对下面队员说,部队军人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们做的事情但凡正常人都可以做。

    但军人又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他们把常人能够做到的事情透过千锤百炼做到了极致。

    老徐给队员灌输这些思想就是想要队员从主观上明白,他们现在所做的东西不是作秀,不是玩耍,是要让这些成为身体本能,要让身体记住时下训练的东西。

    因为没人能够预知战场会发生什么,没人能告诉你战场你会遭遇什么,到了战场遇到突发事件你可能会发蒙,你可能会紧张,你可能会因为这样那样事情不知所措。

    但如果这个时候你的身体如果存有应对反应,那在遇到这些危机时不用大脑给出信号,你本身就会采取行动。

    这就是老徐每天不厌其烦让队员重复同样事情的根本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