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四面楚歌(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四面楚歌(二)

    “唉,华子,你说这帮家伙会不会压根就没安排人盯梢?”

    不是没这个可能,但是对于老林这个提问,你叫华表如何回答?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管怎样,咱们再走一段距离再说。”

    对方有没有盯梢华表自然没法知道,他唯一能走的就是呈现在尽可能去排查这种可能。

    走了差不多又一会儿功夫,老林嘴中不助嘟囔:“不对啊,这不对啊。”

    听得林俊夫嘴里嘟囔话语,华表侧目询问:“怎么了老林,有什么发现吗?”

    摇了摇头,林俊夫手指窗外:“不是华子,嘶,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啊,这外面……”

    “外面怎么了?”见得林俊夫欲言又止模样,华表不由是放慢车速,完了,扭转过头,严肃问道:“这外面怎么了?老林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你注意看这周围街道,你不觉着不太对劲吗,我记得原来那些地方不是这个样子,原来他们……”

    点了点头,巡视望去的华表立刻是明白了林俊夫的意思。

    原来那些想到全部都是空旷没有遮挡的,而现在无一例外都被各种乱七八糟杂物给封堵上了。

    这如果搁着平时活血还真不会引起老林,华表注意,但是现在,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面前的情况就不得不叫二人怀疑他们出现的缘由了。

    更重要一点,一个巷道被封堵还能理解为是为了防御丧尸出入,幸存者做的必要措施。

    可这一路所有岔路全部被堵这就有点……

    “是不是不太对劲?”林俊夫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华表面色严肃道了句:“老林,注意警惕四周。”

    尽管目前周遭状况看起来还是那般平静,但是军人的直觉告诉华表,此地情况不太一般。

    给华表这一嘱咐,林俊夫赶紧是把枪撩在手中。

    虽然他是军事主管,但他清楚论道军事素质,以及相关嗅觉,林俊夫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敌不过华表。

    既然时下华表这般肃然叮嘱,老林知道事态恐怕比他预想的要严重。

    车速再次降低,华表目光紧盯前方。

    他相信这道路两旁被封堵的巷口肯定不会是旁人拿来随便玩玩的。

    既然这么做,肯定有他们存在意义。

    而在华表心下推断,想要知道答案只管继续往前就可以了。

    如果前方道路一直是这个样子,两边岔路被封堵,那么不用说有人是有意把这个地方做成一个囚笼。

    如若如此,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做这个囚笼是为了做什么?

    封堵丧尸?看看道路两侧丧尸,虽然有,但似乎还没到需要搞这么复杂阵势的地步。

    华表要是愿意,在给他跟老林足够弹药情况下,靠着车子移动,他们就能轻松击杀。

    所以以封堵巷道岔路来达到阻截丧尸目的……根本毫无意义。

    这点丧尸压根没必要这么做。

    而现实,也没那个幸存者会做这种吃力不讨的无聊事情。

    除非这么做有利可图!!

    那么时下谁做这些事情最有利呢?

    旁人不清楚,华表心理却是隐隐有了些计较。

    车子继续向前,没开多久,老林又是蹙声说道:“前面,华子你看前面!!”

    不用老林提醒,华表早就看到了前面的路障。

    路面是被两辆重型集卡封堵的,整个路面都被完全封死。

    老林将枪上膛,华表也是从腰际抽出了92手枪,车内气氛登时变得凝重。

    谁也没有说话,林俊夫,华表均是全神贯注于前方道路状况。

    由于集卡遮挡,众人没法看到车后情况。

    所以为了避免被人突袭,华表在车行到集卡跟前出不多三十多米地方缓缓停了下来。

    “华子你怎么看?”老林枪不离手沉声问道。

    华表没有答话,他低头朝四下高处望了望。

    不出意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至此,华表收回身子,完了冲旁边老林说道:“老林,你在车里守着,我到前面看看。”

    “你去?还是我过去吧,你在驾驶座,有啥问题也好策应。”

    华表有些犹豫,按照目前情况,下车肯定是极度不安全的。

    没人知道集卡后面有什么情况。

    也没人知道这周遭暗处有没有埋伏枪手。

    所以现在谁下车都是拿命在拼。

    可如果不下去探查下前方道路状况,不搞清楚这车辆为什么会堵在这里,华表心下又是不太放心。

    不过权衡利弊,华表还是同意了老林的提议。

    诚如老林说的那样,他华表现在驾驶座内,如果他下车遇到枪击或者突发事件,那到时候不仅他华表走不了,饶是副驾老林都得因为无法及时发动车子而被拖累在此地。

    鉴于此点……“那好吧老林,就你下去查看一下,注意点,不用靠的太近,就在周边确认下情况就可以了。”

    “知道,放心吧,我会注意的!”言罢,老林深吸了口气,完了将枪着拿在手。

    “我去了!”手触把手,老林没忘给华表打了声招呼。

    华表点点头,将枪举了起来。

    毫无疑问,待会老林下车后如果有敌情出现,华表便会毫不犹豫展开策应反击。

    拉开门,老林跳了下去。

    跳下后,将枪对准前方,完了以警戒态势四下扫了一圈。

    确定没什么特别情况后,这才缓缓驱动步伐向前移动。

    一米,二米,三米,老林一点点靠近封堵路面集卡。

    可就在老林走出差不多十来米距离样子,突然“砰”的一声。

    老林还未来的及反应,其前侧集卡的厢门便是爆起了一团火花。

    是枪击!!

    老林呆滞原地,华表却是第一时间意识到了问题严重。

    没有着急,没有无措,华表本能反应便是压低身子,同时利用仰角朝枪响地方望去,试图寻找枪击地点。

    他的举措没有白费,华表很快便是在车前不远处一栋高楼瞅见了一抹火星。

    紧接,“砰!砰!砰!”如爆豆般的枪响在街道炸响。

    该死的!!

    鉴于己方车辆和对方高楼间的位置,华表清楚靠自己手里这般手枪起不到任何作用。

    所以,他当机立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