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桌下的对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六十八章 桌下的对赌

    “你怎么样了?”随手拽过门边的一盏桌子,胡晓东将之横在了门后,算做一个简单的防御措施。

    “没事!”大壮似是毫不在乎地抹了把面上的血水,双瞳之间的火焰旺盛依旧。

    “你~”嘴巴微张了张,但胡晓东最终还是放弃地闭合了。

    他原本是想训大壮两句,以告诉他适才举动的危险。

    可转念一想,以对方目前的心理状态,饶是说了他也未必能听进去,相反还可能进一步刺激他的情绪。

    所以……

    抬手将大壮的身形压下,因为胡晓东已然是听到了走廊两头逐渐靠近的悉索拖布声。

    “朝里靠!别出声音!千万别露头!”

    毫无疑问,眼下出现的丧尸都是从房间里和疫站入口处新近涌入的丧尸,胡晓东目前尚并不确定这些丧尸是否瞧见了他们的身影。

    但不管结果如何,他都祈望对方没有发现他们,因为如果再次发生正面冲突,那凭当前双方的战力对比,胡晓东恐怕只能寄希望于这间药剂室的房门足够坚固了。

    空荡的廊道上,尸脚的摩挲好似地狱的钟摆,一下又一下撩拨着幸存者的心弦;弥漫于空的血腥气味,浓烈到的叫人作呕。

    汗水恍若溪水般不断滴落,不多时的功夫便是在洁白的地板上积攒出了一摊小水洼。

    胡晓东下意识地又是抽身朝桌内努了努,好似这样做就可以隐遁掉自己的身形一般。

    “啪啪啪~”

    门板发出了一声细微的撞击声,胡晓东的心瞬间便是提到了嗓子眼,他甚至能从地板上所映射的黑影辨识出门外丧尸的数量。

    它们在干什么?透过黑影晃荡的虚影,胡晓东推断畜生们应该没有发现自己。

    这样的结果也是令得他那紧绷的心弦稍稍放松了一些,可是世事难料,他的这抹高兴还未持续上两秒,便听门侧的玻璃“哗啦”一声……“碎了”。

    没有词语能够形容胡晓东当时的心情,望着那些不断碎裂而下的玻璃碎渣,他仿佛觉着自己的希望也在随之一点点的崩碎坍塌。

    本能的紧了紧手中的砍刀,胡晓东下意识便想出去拼命,可脑海中的一丝侥幸还是适时地叫停了他的动作。

    “咋样!畜生都杀上来了!咱还在这窝着?”

    耳边传来大壮低沉的嗓音,胡晓东回眸望了对方一眼,阴暗的桌下其面上那对双瞳好似两堆腾烧着烈柴的火焰,散发着炙热的光芒。

    怎能不知大壮的意思,可胡晓东还是固执地打算堵一把。

    毕竟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他们起身对敌,那就再无退路可走了。

    所以,他潜意识还是侥幸的认为或许适才的那一事故,只不过是丧尸误打误撞的结果而已。

    “再等等!”比划了个静声的手势,胡晓东侧耳聆听。

    事情的发展并未如胡晓东所愿,因为就在他话闭的同时,屋门开始了颤动。

    一下又一下无规律的颤动,连带着抵门的木桌也不可抑止的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可想而知,躲在其内的胡壮二人该是何等的“刺激”。

    按理说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该起身迎敌了吧,不然等到门破,丧尸一拥而入,那到时就算是你有心应战,怕也是没有机会了。

    可胡晓东却依然是紧按着大壮的手臂不放,同时不断努嘴示意后者不要冲动。

    缘何?因为他觉着丧尸此时的表现太过温柔,换而言之,如果畜生真的发现了己方,它们绝迹会拼了命的想法破门进入,然而现在……它们根本就是在“玩耍”!

    撞击照例是在不时的从身后传来,可其间的力道以及频率却是在逐渐的减小。

    除此之外,倒影在地板上的黑影也开始变得稀薄。

    这从某种程度可以说明胡晓东的判断是正确的,至少就目前而言丧尸的确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

    而至于说丧尸一开始所表现出的激烈多半是因为玻璃的碎响所引发的骚动。

    又是不吭一声地静待了几分钟,廊道内的脚步突然再次凌乱了起来,细听之下胡晓东可以发现,畜生们似乎正在集体进行着挪移,而地点……好像是在廊道之外。

    这可就有点让胡晓东大惑不解了,要知道即便丧尸没有发现己方,但若想调离这帮畜生,除非有其他的吸引源,否则……

    眼下自身难保,胡晓东也顾不得考虑其他,待得在等了几分钟后,廊道内的悉索之声终于是彻底消失不见,一切又重新归于了平静。

    轻轻从桌底探出了身子,胡晓东抬眉朝上望了一眼,见得没甚异动便是招呼大壮一起钻了出去。

    长达十来分钟的窝挤,令的胡壮二人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手脚酸麻,不过眼下的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谁也不知道廊外是否还有残存的丧尸。

    继续保持半蹲的姿势,胡晓东着手从地上拾起了块碎裂的玻璃,然后悄无声息的猫腰移到了墙边,继而借着窗框的缝隙将碎渣探了出去。

    虽然玻璃碎渣本身由于透明无法清楚的照出廊道内的情景,但透过起其表面模糊的图像,胡晓东还是可以依稀了解到外面的情况。

    丧尸不见了!这是在左右探查了数遍后,胡晓东得出的最终结论。

    而这无疑是件极为万幸的事情,以至于胡晓东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不过不管丧尸是出于什么目的离开的,眼下的危险并未完全消除。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帮无脑的畜生会不会突兀的杀个回马枪,所以……该干的事情还得抓紧干,完了立刻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思及于此,没什么好说的,胡晓东立马是随着大壮开始在药房里翻找起来。

    可找了一阵他们发现,于他们这样毫无医学经验的人来说,各类药品的名称无异于是天方夜谭,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

    无奈之下,他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撑开背包,本着“鬼子进村”的态度,撩开膀子便是朝包里划拉。

    只是这没划拉多久,胡晓东却是突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然后他没由来地问了一句:“大壮!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