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四面楚歌(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四面楚歌(十六)

    “那好,既然这样,大家提东西走人!!”得到越贵山肯定答复,华表不在废话,很干脆吩咐一句。

    紧接越贵山,王忠瑜,阿城立马是响应动了起来。

    和之前一样,几人照旧是每人两个手提包,一个肩背包,之后是武器。

    全部搞定,华表开路,众人离开。

    这次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多寒暄废话,队伍出了村子,直奔后山行去。

    上了路王忠瑜,阿城才发现,事情可没他们预想的那么容易。

    夜色的遮掩,冒雨的泥泞,所有一切似乎都在跟他们作对似的。

    特别是在上山之后,那种艰难愈发加剧。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随着时间推移,山路由于雨水洗刷肯定是越来越严重。

    不过不管怎么样,最终王忠瑜,阿城还是顺利把物资转运上了山。

    就这么,一趟接着一趟,众人轮班运送物资。

    整整一夜未有停歇,而暴雨也是随着胜利者联盟驻地团员脚步下了一夜。

    到了次日黎明,华表叫停了运资行动。

    毕竟天亮后,没了夜色掩护己方这边动态,敌方老远就可以窥望。

    所以为了避免意图暴露,华表停止了进行一夜的抢运活动。

    不过很遗憾,即便他们辛劳了一夜,预备好的物资还是未能全部转运完毕。

    但这也早就在华表意料之中。

    毕竟驻地人手现在就这么多,即便轮换也没法量变。

    他现在不敢奢求太多,蚂蚁搬家嘛,一夜搞不定那就两夜,时下只要人员平安那就是ok。

    昨夜的行动,总的来说老天忽悠,那般恶劣天气,众行动队员都完好无损的回道了驻地。

    白天,华表没有在安排多余行动。

    他需要给队员们必要休息时间以应对晚上的重复劳作。

    另外,家里人手紧张,华表也委实没有多余人手调派。

    不过,其它队员可以休息,他跟段成伍却是不行。

    在简单吃了些早饭后,华表立马是带着相信装备扎进了村外荒草丛。

    他得继续埋设相信诡雷以及陷阱,以为随时可能到来的大战做准备。

    时间就在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的不停劳作下缓缓流逝着,到了第三日白天,物资的转运总算是顺利完成。

    而这两天诚如光头汉子承诺的那样,末日救亡复兴会并未采取什么袭击计划。

    之前华表,林俊夫外出探查见到的那些围堵人士也未更进一步对村子采取行动。

    这是叫村内人员稍微松气的事情。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是光头党那边说服了末日救亡复兴会给予三天商讨时间,还是光头汉子讲的事儿压根就是捏造。

    但这些都不重要,不管事态如何发展,对于胜利者联盟幸存者来说,特别是老赵,老林二人,他们的思路那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另外就算光头汉子说的所谓清缴令是捏造的,那对胜利者联盟团队其实也没害处。

    要知道自打经历完监狱一役后,由于有了充足的武器弹药,食品物资,胜利者联盟方面已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安稳日子。

    这不是什么好事儿,正所谓居安思危。

    末世之下,安定是每个深处期间幸存者都想追求的事儿。

    但很显然末世不可能有真正的安定。

    过分的安定反而会消磨人的意识,麻痹人的警觉,这些在末世恰恰是事关生死的关键。

    而光头汉子搞这么一出清缴令出来,抛开真假不说,对过的舒坦的胜利者联盟村子队员肯定不是坏事。

    至少透过这档子事儿,他们重新找回了过往那几乎快要被忘却的紧张感觉。

    除此之外,针对这次报复时间村子所做的相关准备即便这次用不上,日后也是可以用上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现在所做的所有准备,对存在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当然,就胜利者联盟团众来说,大家还是希望光头汉子说道的事情是虚构的。

    没人想大战,没人想陷入危机,可惜很多事情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中午吃饭时间,趁着大家都在,老赵给众人说道了晚上的安排:“明天就是跟光头党那边摊牌的时候,如果今晚没有什么特别情况的话,尉泱你们就跟成伍上山。有问题吗?”

    “没问题!”

    过去两天时间,男人在忙着给村子布防。

    作为女人中的大姐,尉泱那也是一刻未停。

    为了叫上山人员心态平和,尉泱跟赵丽娜,德米不时给大家解释安抚。

    闲暇时,也会找段成伍等人了解枪支使用技巧。

    他们都清楚此次上山的严肃性。

    过去在从村子,有男人们保护着,他们很少需要做什么。

    但是这次,村子主力尽出,人员分配上已经没法再像过去那样给她们提供必要保护。

    上山后,她们必须加入到相关防护,她们必须走上前台,做那些本该男人做的事情。

    所以为了更好协助段成伍完成山上守卫,这短短几天时间,尉泱等三人当真是非常卖力。

    “好!既然这样的话,尉泱回头饭后你去给大家说下,今夜晚上大家都别休息,等消息,时机合适我们就出发。”

    这是早就商量好的事情,队员们自然没问题。

    当下,此事就算是正式拍板了。

    饭罢后,队员们各自准备。

    特别是尉泱等几个女人,她们今夜担子最重。

    毕竟,此行主要是转移村里的女人孩子,而在这方面,相较于男人,女人去沟通无疑给予的压力最小。

    加上村里还有些特殊人群,比如贺静,虽然这段日子在存在修养,这段母亲情绪稳定了不少。

    可这突然离开村子,谁也不能保证女人不在中途情绪出现波动。

    倘若贺静路途失控大喊大叫,亦或是不听指挥乱跑,那对整个转移行动都会造成非常大的危害。

    这是老赵等人最为担心忧虑的事情。

    所以私底下老赵也是经常给尉泱等人嘱咐,叫他们几个多多费心去跟贺静谈心。

    不管女人能否听的进去,多说说总是好的。

    雨还在瓢泼的下着,华表站在岗亭看着天空倒灌的雨水,不禁慨叹:不知道今夜能否顺利度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