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四面楚歌(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四面楚歌(十七)

    到了午夜,天色暗淡无光,漆黑一片。

    这样的环境状况显然和之前一样,一方面给是胜利者联盟村落夜间转移提供了一定遮掩。

    另一方面也是叫他们行走途中不可避免存在视野限制麻烦。

    不过不论如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诚如前文所言,不论是老赵,老林,还是华表,段成伍,他们心思都是一样的。

    就算此次行动最终没有末日救亡复兴会参与进来,没有所谓的清缴复仇计划,他们也依然会进行下去。

    大不了权当是一次实战演练。

    毕竟末世之下,没人能保证下一秒会遇到什么,发生什么。

    如此危机态势,即便它是假的,用来练兵也是好的。

    相信很难找到这么逼真的练兵机会。

    所以几个领头人他们现在不会去考虑所谓真假问题。

    他们要做的就是按照原定计划切实履行继续。

    看看时间,林俊夫觉着时间差不多了。

    当下给老赵递了个眼色。

    此刻的村长家内,气氛颇为肃杀。

    一众队员皆是自己坐在位上,没有早前的欢愉,谁都不说话,大家就那么安静的坐着。

    见得林俊夫递过的眼神,老赵点点头,完了取出手台,郑重问道:“华子,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我跟老林觉得要是没有问题,是不是可以行动了?”

    滋滋电波声。

    稍适等待,老赵手里手台传来确认:“据目前观察到情况,外面没什么问题,可以行动!!成伍这就过去!!”

    “收到,完毕!!”

    结束通话,华表立马是给旁边段成伍吩咐:“成伍,你过去吧,这一走,山上相关就靠你了。”

    段成伍点点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倒是村子这边我走后,你得辛苦了。”

    闲言少叙,两名尖刀连战士在岗哨塔楼拥抱道别。

    完了,段成伍顺着绳索垂降落地,径直朝村长家跑去。

    华表的回答透过手台清楚传达到屋内众人耳里。

    老林站起身,言简意赅:“好了,尉泱,你们几个下去准备吧。我跟老赵在村口等你们!”

    “好的!老林!”尉泱肯定答道,说完,领着赵丽娜,德米去后面准备了。

    女人们一走,老林招呼温泉鑫去库房取枪和弹药。

    这些东西都是此次队伍上山所需携带的。

    之所以没在之前夜里转运送上去,主要是怕敌人提前搞事儿,把他们堵在村子。

    如此一来,放在山上的武器弹药那就失去了效用。

    随着行动命令的下达,村子开始运转了起来。

    过往的训练成果在这一刻充分体现,每个队员不管是有任务还是没任务的,大家都很清楚自己位置,也都明白该做什么。

    这个老赵,老林工作减轻了不少负担。

    而与此同时,就在存在这边为夜间即将开始行动忙碌准备之际。

    末日战车内的寻亲小队成员也是在认真担负夜间守夜。

    李中坐在操控室内两眼紧盯监视屏。

    这两天暴雨不断,让人心情多少有些压抑。

    不过靠着这持续不断的降雨,队员们倒是可以肆无忌惮使用水源。

    胡晓东照旧是在午夜时分给送来了热腾腾咖啡。

    老徐呢也是一如既往的不执行条例守在监控室。

    对于老徐这种老油子胡晓东是没啥折了,所以这次进来他倒是没在多言劝说老徐。

    有了胡晓东的“外卖”服务,李中终于是可以忙里偷闲,稍适舒缓下紧张情绪。

    这持续盯着监视器几个小时,他的眼睛多少有些酸涩。

    时下胡晓东过来,有对方在帮忙看着,他也好暂时休息一下。

    伸了个懒腰,李中起身扭扭脖子,抖抖腿。

    自打从庄园离开后,他们到目前为止,还算幸运的没有遇到什么麻烦,路途之上也比较顺利。

    活动完胫骨,李中端起咖啡开始小酌品尝。

    作为科研技术人员,李中还是很喜欢喝咖啡的。

    怎奈末世之后,这种平日里随处可得的常规物资变的极难获得。

    一般来说,即便队伍去搜集物资也肯定是以能填饱肚子的食品物资为主,似这种小资主义的“调节剂”基本很少有人涉猎。

    “嗯,好香啊!”咖啡是从庄园那里拿来的。

    看得出这庄园原庄主是个讲究之人,这从其庄园规模设施便能看出。

    所以这般人家里搜罗出的东西自然不会太差。

    李中已经许久没有闻嗅这咖啡的芬芳了。

    将咖啡杯凑在身前嗅了嗅,李中不能自抑感慨了两句。

    胡晓东见状笑着说道:“呵呵,小李你这是很喜欢咖啡的主啊。”

    李中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耸耸肩膀,随即反问:“怎么胡哥不好这口吗?”

    胡晓东双手一摊:“你知道的,我早前是运动员,这种东西队里不给喝。后来下海,我也就没怎么碰过。我啊,还是比较喜欢咱老祖宗留下的的东西,茶,咱这茶啊”

    一说到茶,胡晓东立马是来了精神。

    洋洋洒洒说了一通,那认真架势就跟是布施传道的僧人,大有把李中拉入喝茶大军行列的意思。

    李中附和着点头。

    随即眼见胡晓东越说越来劲,越说越具体,李中赶紧打断岔开话题:“唉,那个,咱们走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那自建楼估计应该差不多了吧?”

    果然,李中这话一开口,原本还在旁边滔滔不绝的胡晓东马上是停止了嘴上的“传道”,转而回复道:“有老赵监工,我看是**不离十,唉,老徐你说呢?”

    进屋之后,徐仁杰就没怎么说话,胡晓东有意抛出话茬,想把前者拉近讨论圈内。

    这段日子徐仁杰委实太过劳累了,庄园一事他付出了很多。

    为了能在日后有一个相对靠谱的组织团队可以依靠,老徐破费了番功夫把刘牧送上位。

    不过送上位归送上位,年轻人的能力总归是叫老徐不能放心。

    虽然老徐嘴上不说,但透过其离开后面上始终挂着的神采胡晓东知道,老徐对年轻人还是极为看中和忧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