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四面楚歌(二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四面楚歌(二十)

    雨幕中,煤球快速冲到大部队旁。

    由于不会唤叫,煤球只能透过肢体表达他的意思。

    见到折回煤球又蹦又跳,段成伍立刻是警觉叫停了队伍。

    “出什么事儿了,小段?”尉泱作为女队领队,见队伍突然被叫停立马是快步上前征询。

    华表没有着急回答尉泱,而是俯下身子轻抚了抚蹦跳的煤球:“好了,煤球,我知道了,前面有情况,对吧。”

    安抚完煤球,华表站起身子,将众人招呼在一起,开口说道:“根据煤球状态,前面可能有情况,现在这样,原地待命!尉泱,丽娜,小米,你们看好人员。阿城,郝云你俩注意警戒四周。我跟煤球去前面看看!有问题吗?”

    “没!”尉泱应的果断。

    郝云却是提了一句:“成伍,要不要我跟你一道儿过去?”

    郝云并没见识过段成伍能耐。

    他仅是听过段成伍是军人,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侦察兵。

    不过到底他没亲眼见识,所以有些忧心也是实属正常事情。

    段成伍也明白年轻人这番话语是出于关心。

    当下回道:“不用,你跟阿城的主要任务就是警戒保护队伍。如果说有什么异常情况,手台联系!”

    “哦,那,那成!”见段成伍这般执意肯定郝云也就没在坚持。

    毕竟,出发前老林,老赵三令五申交待的很清楚,要求大家上山后一切行动听段成伍安排。

    “你当心成伍!”嘱咐一句关切,郝云提枪退到了后面。

    段成伍行到静卧在地等候指令煤球身边,拍拍小家伙,打个了响指,指了指前方:“走,煤球,带路!”

    训练有素的煤球马上是起身朝前跑去,段成伍紧随其后竟是一点不慢。

    望着段成伍如履平地的奔跑速度,郝云似是看到了另一个华表。

    郝云虽然未有见过段成伍能耐,但是华表前两日夜间行动的表现他是瞧在眼里的。

    现在看来,平日里其它弟兄说道的东西并非吹嘘,这几个尖刀连战士的确是都有能耐。

    段成伍自然不清楚身后年轻人心下想法。

    现在的他注意力全都在煤球身上。

    小家伙很懂分寸,它每跑出一段就会回头确认下段成伍状况。

    确认后者没有丢失,才会继续向前。

    就这么二人跑了一段距离,煤球停下了脚步。

    见状段成伍立刻是举起95自动步,小心朝前方靠近。

    在其面前几棵大树因为暴雨洗刷栽倒在地上。

    它们的出现将原本山路给彻底封堵。

    段成伍四周警戒探查了下,确定没有其它异样,这才蹲下身子再次轻抚煤球脑袋,完了手指倒塌树木:“煤球,说的是这个吗?”

    煤球能不能听懂人话这个无从考究。

    但是段成伍的手语谋求应该是了解的。

    毕竟这小家伙当初受过沈炼的训练,对于人类的一些基本手势暗含意思能够理解。

    安静不动,煤球吐了吐舌头。

    段成伍见得煤球着个举动,知道自己的判断没错,煤球适才的预警就是针对这些瘫倒树木的。

    稍稍松了口气,既然是树木瘫倒,那多少是可以放下些心来。

    原本段成伍担心是山上又出现了丧尸或者可疑人物。

    上述两点,不论是哪个对他们眼下队伍而言都绝非是好事儿。

    丧尸出现,不管数量多少,都肯定麻烦。

    因为很显然丧尸特质之一就是盲从,所以山上这种地方既然能出现一只,那就意外着不知道什么地方隐藏着一群。

    而如果不是丧尸,而是人类,那威胁比之丧尸还要大。

    没办法,末日救亡复兴会清缴令上写的清楚,人家那可是号召旗下所有团队,组织,个人对己方村子采取打击报复。

    所以时下村子附近出现任何陌生人都可能是己方敌人。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情况至少能够肯定不是上述原因。

    但即便不是上述原因,这瘫倒树木挡路也是足够叫段成伍伤脑筋。

    要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那行走期间没什么问题。

    可后面一众女人孩子想通过这样路障可就没的办法了。

    不能冒险,出于安全考虑,段成伍决定还是绕路行走。

    这样虽然可能会耽搁一些时间,但至少可以保证所有人安全。

    这也是此次行动的主旨。

    既然已经搞清楚了目标状况,段成伍不再耽搁,给煤球打了个招呼,一人一狗原路返回。

    “谁!?”快到大部队范围,段成伍被人叫停了脚步。

    一听声音,段成伍便是从音色辨识:“是我,小郝,段成伍!”

    “哦,成伍啊!”从树后绕上前来,郝云放下手里的92手枪:“怎么样成伍,前面什么情况?”

    段成伍照旧是没有答话,将郝云叫进队伍,然后冲着众人统一说道:“现在前面因为暴雨洗刷有几棵树倒了把咱上山原地路线堵了。”

    “堵了?路给堵了?”郝云有些诧异。

    段成伍暼了年轻人一眼,随即点了点头:“嗯,是的,堵了。”

    “能绕过去吗?小段!”尉泱紧随征询。

    段成伍干脆摇了摇脑袋:“不行,这雨点翻越太过危险。”

    “那……”尉泱看看身后一众队员,明白段成伍顾虑因素。

    “我们只能改道了。”

    “那也成啊,只要能上山就行!”郝云快速回应。

    段成伍却是没有年轻人的从容,他肃然补充:“更换的线路相对崎岖,上山的坡度也大,大家走的时候要格外注意!互相之间多多搀扶,明白吗?”

    “没问题,我们会注意的!”

    得到众人肯定答复,加上适才队员也休息了一段时间。

    段成伍未做停留马上分度队伍开拔。

    煤球照旧是自觉头前探路。

    段成伍领着队伍改变线路。

    很快大家便是切实体验明白了段成伍话里道路崎岖意思。

    这条新线路的陡峭的确是比原定计划路线困难的多。

    不得已,队伍只能是放慢行径速度,以确保队伍安全。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时间,反正等大部队上山,众人尽皆是精疲力竭。

    只是现在显然还不是能够休息时间,登上山后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