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四面楚歌(二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四面楚歌(二十三)

    拿起手台,老赵迫不及待回道:“小段啊,我是老赵,你们现在怎么样了?有到山顶吗?”

    “老赵啊,我们已经安全抵达山顶了。”虽然信号不是很好,但是段成伍还是大概听明白了老赵的提问。

    “哦,到了啊,到了就好啊。”先行肯定一句,老赵随即追问:“路上还顺利不?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人员方面如何?”

    这是老赵最为关心事情。

    段成伍随即回道:“路上遇到点小麻烦,雨水洗刷,原定上山路线被树木封堵,耽搁了些时间。不过人员方面倒是没有问题,大家都安全到了山顶。现在已经安定住下了。完毕!”

    听得段成伍这席回复,老赵心底那是长长舒了口气啊。

    再没什么能比这个消息更能叫人激动的。

    “哦,道路被封堵了呀,那还真是个麻烦事儿。”

    “也没什么,换条走就好了,倒下的树也刚好给上山道路多了点障碍,是好事。”

    既然转移小队上山因为倒塌树木存在麻烦,那么后面若是有其它人想摸上山,这树木也同样对其造成困扰。

    这天自然状况形成的灾祸反倒成了胜利者联盟团队山顶幸存者的屏障。

    段成伍不打算清理这个障碍,他要留着这些作为阻挡可能来袭敌人的“麻烦”。

    “嗯,有道理。那什么,既然你们已经安全上山,那相关安排……小段你就费心都给安排一下,如果有什么麻烦和需要,及时跟我们说,知道吗?”

    “了解。我们这里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我们这边。你们只管做好村子防御。完毕!”

    都为彼此安危伤神。

    老赵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

    考虑到山上小队刚刚登顶,老赵不想不过耽搁队伍休息和相关事情安排。

    毕竟只要知道上山小队安全,至于其它老赵倒是不太担心。

    要知道眼下这山上条件可是比之他们第一次落魄逃难扎营时要好了很多。

    加上此行提早就进行了物资装备搬运。

    山上即便是被围堵,靠着搬上山的物资储备也能抵挡一段时日。

    “嗯,多的就不说了,你们这刚刚登顶,该休息就休息吧。小段,我知道这次上山你压力最大,老赵我没别的要求,就一个,你自己多多注意身体。该把活儿安排下去的就给安排下去。你要相信阿城,郝云还有尉泱他们的能力。千万别啥活儿都自己一个人包揽。山上弟兄可都指着你带领,你要是累垮了,真遇到麻烦事儿,那真就麻烦了。”

    老赵的担心不无道理,山上生活不比山下。

    山上队伍女人孩子为主,他们在山林生活经验很少。

    饶是之前尉泱等人有过近一个月的山林生活历程,但他们大都是被男队员保护的,基本没什么需要他们额外做的。

    可眼下就不同了,此行队伍男性成年队员就三名。

    能够真正应对山林生活的只有段成伍一人。

    所以老赵担心这段成伍为了团队安全所有事儿都自己抗下,就跟他们连长徐仁杰似的。

    一道危机来临时,这徐仁杰那就是跟打了鸡血般没日没夜的值守。

    虽然老赵也知道这是华夏军人特有的担当和风范。

    但……

    人是肉长的,不是铁打的,就算是铁打的,那也得休息,保养,否则持续不断使用,总有崩断的时候。

    铁断了,大不了重新熔铸,尚可利用。

    可人若是累倒了,很可能出大问题。

    胜利者联盟山上队员谁倒都能接受,唯独这段成伍不能倒。

    一旦段成伍累垮,那整个山上团队失去的可不单单是个领头人主心骨。

    更重要,他们没了一个了解山林,知道如何在山林艰苦环境下生存的人。

    这是非常要命的事情,从某种程度说,段成伍健康与否重要性不亚于末日救亡复兴会对胜利者联盟的报复打击。

    “知道了,你们也一样。完毕!”

    段成伍平日里就不是个喜好言辞的人。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工作态度。

    既然团队把山上这些人交给他,那不论是从军人角度讲,还是从男人担当,他都有责任和义务保证这些人的安全。

    这是段成伍的为人,也是尖刀连的训诫。

    结束完与村子联系,段成伍立马是转向突入到对山林排查工作。

    己方队伍要在这山林住上为期不断时间,段成伍必须尽量确保村子附近安全。

    特别是丧尸,如果有,那是一定得解决干净的。

    毕竟,遭遇人整出的伤,不管怎样还能透过相关医疗手段救治。

    可这被丧尸来上一下可就全完了。

    就这么折腾了大半夜,段成伍直到临近清晨才返回驻地。

    大家都还在休息,昨夜的一夜的折腾叫女人,孩子消耗不少。

    段成伍提着枪,领着煤球回到山洞。

    前脚刚一进去,就听阿城声音传来:“段哥你回来了呀。”

    微微一愣,段成伍盯看了阿城几眼。

    也难怪,离开时,是吩咐郝云进行值守的。

    不过很快段成伍就反应过来的,这是郝云跟阿城进行了轮班。

    将身上背包,雨披卸下。

    段成伍随口问了句:“怎么样?这监控工作还正常吗?”

    “正常的,段哥。我在这上面都看到你昨天晚上活动了。”阿城回道。

    “哦,是嘛。”理所当然的事情,段成伍精心挑选的埋设位置,自然是能环视山顶周围。

    “好了,这里交给我了,你回去补个觉吧。”说着话,段成伍整了些狗粮给煤球味上。

    小家伙陪了他一晚也是非常辛苦,段成伍需要给小家伙一些犒赏。

    “不用了段哥,我这昨晚睡的满好,现在也不困。倒是你,忙活一宿应该累的不清,那啥还是你去迷瞪一会儿吧。这里由我盯着。”

    想了一下,这日后还有很多事儿需要自己处理,硬撑的确不是办法。

    反正昨夜已经对山林进行了排查,心理有数的段成伍权衡左右,最后没有纠结推脱,当下应承回道:“那行吧,你就辛苦帮忙盯着,我去睡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