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四面楚歌(二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四面楚歌(二十七)

    段成伍动作很快,不过小车的度更快,车辆不出意外直奔村子而去。

    不多时,便是来到了村口位置。

    华表的汇报不停透过手台在村里传递。

    老赵,老林倚在围墙后方:“什么人!?”

    虽然心下对来人早有判断,但出于必要,老赵还是出口询问了一句。

    “呵呵,这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怎么这不过三天时间,你们就把我给忘了?”

    打开车门,一个男人从车内走了下来。

    下车后,他冲塔楼方向摆了摆手:“嘿,上面的兄弟,给你们家里通报一声,是我,不用紧张。”

    光秃秃的脑顶不着一丝毛,在久违阳关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

    见得光头,一切都已经明了,华表拿起手台低声在话筒呢喃了一句:“是他们!”

    他们是谁?无需华表点名,虽然老赵,老林并未瞧见对方模样,但光是听男人说话口气就足可断定对方身份……他就是上次过来的光头汉子。

    既然对方身份已经明确,那么剩下的事儿就简单多了。

    “叫你的人从车里下来,老规矩就不用我多废唇舌了吧。”顺着光头汉子话茬,老赵吩咐喝道。

    随即就听外面光头汉子略显慵懒的声音传来:“都听到了吧,老规矩,快点下车,武器都放车上,待会儿人家要检查的。”

    话语听的不太叫人舒服。

    不过对此,老赵,林俊夫倒是并不十分太过在意。

    透过之前接触,他们知道对手就是这么个人。

    他很喜欢用这种看上去叫人不是太舒服且凌驾在人头上的口吻说话。

    至于目的,老林,老赵私底下将之定义为对方一种攻心手段。

    这种情况在很多商业谈判,国家级别会晤都会出现。

    通常而言敢于使用这种态度说话,无法两种情况。

    一,对方有足够实力和资本。

    二,对方打心底瞧不起你。

    只是于老赵,老林来说,他们是丝毫不在意这些。

    管你光头党是否有实力,管你是否看得起己方团队。

    既定方针已经决定,老赵,老林只管照实铺展下去。

    三分钟后,就在一阵噪响伴随下,安静了一会儿的光头汉子声音再次响起:“墙后的朋友,我们已经按你们说的下车列队,放下武器,你们不用在躲了,可以出来了。”

    继续摆出嘲讽态势,光头汉子似乎永远是那么有恃无恐。

    他显然是不在乎自己所在位置。

    要知道,这里可是胜利者联盟地盘,真把对方惹恼弄急,人家动手来硬的,他显然吃不了兜着走。

    “华子!!”照旧是没搭理光头汉子说什么。

    如果说上次接触光头汉子老赵,老林还会对其说话态度有所不爽。

    那么时下熟悉其套路后,老赵,老林全部无视。

    在站前他们就拟定好了本次冲突的行动方针:很简单,同样是老套路,以不变应万变。

    不管你光头党,末日救亡复兴会如何搞事儿,作为胜利者联盟团队只管做出针对性反制就行。

    简单两个字,华表不需要老赵给予对于提示,马上回复说道:“对方四人,已经下车。”

    “收到!!”回了华表一句,老赵冲对面林俊夫递了个眼色。

    完了,二人先后从墙后站出。林俊夫手持一把95自动步,对着光头汉子一众。

    对方只要有异动,那么对不起,老林不介意给对方身上来几个窟窿。

    “呵呵,你好啊,几日不见,看上去你这疲惫多了啊。”意有所指,老赵淡漠一笑,随口回道。

    “彼此彼此,你这气色似乎也比上次过来差了不少。”

    谈判就是这样,不管自身家底怎样,气势上一定不能输。

    正所谓输人不输阵就是这个道理。

    闻听老赵的回复,光头汉子不置可否耸耸肩膀:“罢了,抓紧检查吧,检查好,咱们好谈正事儿嘛。”

    求之不得,原以为光头汉子不会进入到村落之中,现在既然对方自己提出,那么老赵肯定不会回绝。

    毕竟,虽然己方这边已经对光头汉子一众处置问题有了基本方针策略,不打算处理他们。

    但防患于未然,谁都不知道对方此次前来是否会有其它幺蛾子。

    他们入内,那么老赵,老林便是可以灵活改变策略。

    必要时,按照温泉鑫提出的扣下他们意见也并非不可行的。

    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以不变应万变。

    所有决定都根据实际情况做出。

    没有回答光头汉子问题,老赵从村内行出。

    老林挺着枪全神戒备着。

    与此同时,段成伍领着煤球在一番奔袭终于是来到了山腰位置的观察点。

    这是上一次山上居住,老徐带人勘察的高点。

    在这个高点,可以俯瞰村子那边状况。

    就位后,段成伍为了避免暴露踪迹,躲在密林背后,依托树干掩护,摸出望远镜朝村子方向探望。

    没费多少功夫,他便是瞧见了正在门口与光头党一众交涉对峙的老徐,老林。

    没有犹豫,段成伍一手持拿望远镜,一手举起手台询问:“华子,我是段成伍,现在村里情况如何?”

    华表正全神贯注于村口情况。

    手台一响,他楞了几秒,随即拿过按下回道:“成伍啊,我是华表,村里目前ok,对方车队已经过来了,老赵,老林正在接触。完毕!”

    “嗯,我这正在山腰盯着呢!完毕!”

    下意识调转望远镜,由于知道己方习惯观察点,所以华表没费多少功夫,便是从密林找到了段成伍踪影。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队员山上还习惯吗?”

    “目前还可以。”

    “可以就好!”

    简单沟通,华表,段成伍在确定好双方两边具体情况后,便是结束了通话,开始继续监视前方情况。

    毕竟,这才是今日之重点。

    老赵检查了车子内里,然后又依序仔细给车外四人搜了身子。

    确定没有问题后,扭头冲院方远处塔楼打了个ok手势。

    完了,拿起手台:“小温,小王,你俩马上过来,把他们武器给收了。”

    “是!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