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四面楚歌(二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四面楚歌(二十八)

    照旧是上次的套路,收到吩咐的温泉鑫,王忠瑜立刻从村内阵位点一路小跑跑来。

    等温泉鑫,王忠瑜到位,老赵面上挤出丝笑容:“呵呵,兄弟啊,现在我们可以进去谈正事儿了。”

    手指村内,老赵明确说道。

    光头汉子看了眼村子,同样是浮起抹意味深长笑容,然后点点头,没有拒绝:“那还等什么,咱们就进去吧。”

    丢下这句话,光头汉子便是毫无顾忌自个儿甩着步子朝村内走去。

    那架势就跟他是城里下乡的领导。

    温泉鑫见得光头汉子这幅模样,握着95的右手不禁攒紧了几分。

    要不是考虑到此光头身份特殊,温泉鑫真想给他突突咯。

    老赵,老林对此倒是并不十分在意,互看一眼,跟了上去。

    在他们而言,光头汉子只要愿意走进村子,那么至少目前己方是占据一定主动权的。

    自来熟的行到上次会谈的屋子跟前,光头汉子停下脚步,扭脸看向旁边老赵。

    在光头汉子眼里,已经是把老赵当成了村子的主事人:“呵呵,开门吧,应该是在这里谈吧。”

    老赵敷衍笑笑,也不废话,上前打开房锁,完了,闪过做了个请势。

    光头汉子很是受用点了点头,然后昂着脑袋朝内走去。

    三人落座,老赵给光头汉子倒了杯茶水。

    不管怎么说,来者都是客,该做的利益还是要到位的。

    取过桌上茶杯,光头汉子很是悠哉吹了两口,不过他并没有喝,而是迷离在烟雾中淡淡问了句:“那件事儿你们商讨过了吗?”

    那件事儿是什么事儿不用点明,在场三人心理也清楚。

    这个时候,老赵也不会跟光头汉子装明白踹糊涂。

    当下取过茶杯,一边给自己和老林倒茶,一边缓慢回道:“事情自然是讨论过了。”

    “嗯,”点了点头,光头汉子眼盯面前茶杯,依旧没有抬头:“那么结果如何呢?你们打算接受我们的提议吗?”

    重点来了,老赵手上动作微微一停。

    不够很快他便恢复了过来,在将茶水斟满后,他一手一个缓步走到桌前。

    在将一杯落在老林面前后,老赵这才开口回道:“关于贵方替的提议,经过深思熟路,我方的意思是……”

    有意停顿了一下,老赵放在自己最后的茶水,慕的接茬道:“我恐怕得对兄弟说声抱歉了。”

    “抱歉!?”光头汉子不置可否:“你能把事情给我说的再清楚点吗?”

    老赵也不废话,直截了当,干脆给出一句话答复:“我方经过讨论,不打算接受贵方的交易!!”

    慕的抬起脑袋,光头汉子似是看怪物般打量了老赵几眼,随即冷笑一声:“呵呵,是我听错了吗?你要拒绝我们的交易提议?”

    “是的!”老赵异常肯定点点头。

    吐了口气,光头汉子紧接继续:“是不是我之前跟你们说的不够清楚?要不要我在把我开出的条件给你们重复一下?”

    “我看不用了,对于贵方提出的交易细节,我们非常清楚明白!!”

    老赵的回道照旧勒定。

    光头汉子再次冷笑:“交易细节你们清楚明白,那看来末日救亡复兴会清缴令的内容你们还没理解透彻。”

    “旁的或许我们愚笨,但是清缴令上的华夏字我们还是认识的,关于上面内容所要表达意思我确定我们清楚。”

    “哦,是吗?”光头汉子不置可否,耸肩继续:“交易细节你们清楚,清缴令内容你们明白,这么说来,剩下……需不需要我再给你们具体普及一下末日救亡复兴会的实力,看你们想在样子似乎对对方实力没有切实了解啊。”

    面对光头汉子的反问,老赵照旧是一副从容表情:“多谢好意,不过关于末日救亡复兴实力问题,我想兄弟就不用多费唇舌给我们介绍了。我们清楚对方的厉害。也承认他们在某些方面比我们要强。”

    “呵呵,”又是嘲弄般的冷笑两声,光头汉子再次反问:“是吗?你们承认他们比你们某些方便要强……仅仅是某些方面嘛?”

    撇撇嘴巴,光头汉子有意是着重了“某些方面”几个字的音调。

    完了,拾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随即继续:“看来你们还是对末日救亡复兴会知之甚少啊。我可以负责任告诉你们他们的实力比你们预想的要强大的多。”

    点点头,老赵不否认肯定道:“我知道,我相信兄弟你说的话。他们实力比我们强我方从来不否认。”

    “哦,可我现在看……你们似乎并不是这么认为的嘛。”唇角擎着笑意,光头汉子继续小酌了一口。

    “有吗?”老赵稳定应对,同样反问。

    “没有吗?”光头汉子朝椅背上缓缓靠去:“如果你们真的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拒绝我们的交易?难道你们不清楚只有我们才能帮你们摆脱现有困境吗?”

    说一千道一万,光头汉子废话半天,归其根本还是为了说道这点。

    老赵并不奇怪光头汉子的执着,无疑,他今天来村子肯定是带着任务过来的。

    听罢光头汉子连串反问,老赵深吸了口气。

    为了不将事态过于恶化,老赵斟酌了下用词。

    毕竟,怎么说面前男人是光头党的人。

    虽然老赵对面前男人没什么好感,也不认为对方会为己方真的做什么,但是考虑正题大局。

    己方实在不易在这个节骨眼再立敌人。

    所以不管光头汉子怎么想,老赵还是在范围内尽量稳住对方。

    “兄弟说的我们都明白。不过呢,三天前你走时我就说过,我这是个团队,既然是团队很多事儿,很多决定就不是我一个人能定的。我不太清楚你们光头党那边是怎么做决策,但是自我们这里,是以民主商讨为主,我们这儿没有一言堂,但凡有事儿都是群策群力,少数服从多数。而关于你们的提议……很遗憾,尽管会议上我竭力争取,但……唉~”佯作无奈叹了口气,老赵垂脑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