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四面楚歌(四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四面楚歌(四十)

    知道重点来了,光头汉子满脸期待望着林俊夫。

    林俊夫有意顿了一下后,紧接说道:“所以啊我寻思可不是可以这样。”

    “哪儿样?你说你说!”光头汉子迫不及待。

    老林呢,则是不徐不缓继续道:“我想战时我们先保持合作,我们守,你们从旁协助,先行跟末日救亡复兴会那边沟通,看他们能不能答应停战和解。如果末日救亡复兴会执意战斗,你们也没要直接参与进来帮我们打,你们可以从别的方面帮助我们。至于怎么帮,那是你们的事儿。作为我们,会钉在村子跟他们抗衡。保证你们在此地的利益。”

    “如此内外打击,里应外合,等战罢后,我们可以给贵方提供一定物资补偿,以感谢你们对我们的帮助。如何贵方若是有需要我们地方,只要能力范围内,责无旁贷。你看如何?”

    老林洋洋洒洒说了一通,听起来的确挺像那么回事儿,可是仔细分析,全是毫无保障的屁话。

    和末日救亡复兴会对战,胜利者联盟团队要想打赢根本就是吃人说梦。

    除非有外力帮忙,否则想都别想。

    而为此,老林特地搬出了所谓的内外打击论调,请求光头党给予协助。

    可协助是协助,老林说的却是相当含蓄。

    他一方面提出要光头党帮忙,一方面又叫对方不要直接参与。

    说白了,老林也知道光头党不可能帮忙自己,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说道实际。

    他的目的不求光头党真的帮助己方打击末日救亡复兴会,只要对方在己方和末日救亡复兴会战斗时别背后捅刀就可以。

    为了达到这点,老林又是特意给出了所谓的战后给予帮助的说辞。

    这同样是老林玩的心眼,如果说真的还有战后谈事儿这么一说,那么那时胜利者联盟团队已经脱离了危机。

    既然脱离危机也就没必要担心光头党联手打击这档子事儿。

    所以所谓的给予一定物资补偿,老林也就说说而已。

    当然若是时局需要,也完全可以履行一下,算是稳定光头党。

    至于那日后光头党有需要,胜利者联盟责无旁贷……呵呵,细细品味,老林依然是在话中卖了伏笔。

    他很清楚说明,这“责无旁贷”是有前提的,必须是在己方能力范围内。

    可这能力范围如何确定,还不是胜利者联盟自个儿说了算?

    所以说,林俊夫适才长篇阔论说了那么一达通所谓的提议,其实根本就是一席毫无意义,虚无缥缈废话。

    但必须承认,这是目前胜利者联盟比较靠谱的谈判说辞。

    因为讨论之前他们就对此事做了相关界定,那就是尽可能争取光头党不参与到清缴行动。

    老林的话无疑对达成此事有一定帮助。

    光头汉子时下迫于生存压力,脑袋完全就是一团浆糊,哪里还有多余心思去分析老林话里陷阱。

    对老林来说,能叫光头汉子回去转达他们意思,降低双方兵戎相见几率是重中之重。

    而就光头汉子而言,他的心下想法,就是活着离开这该死的存在。

    所以……老林给的这番建议简直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没有任何犹豫,光头汉子也没别的选择,当下急促应道:“可以,就是这个,我要的就是这个!你们只要给我一个能回去说服的理由,这个靠谱!”

    老林也觉着自己说的靠谱。

    回眸看了眼老赵,过去一段时间老赵都没怎么开口,林俊夫多少有点喧宾夺主的感觉。

    对此老林也是颇为破千,毕竟他跟光头汉子适才说道的东西都是他临时起意道出的,完全没和老林进行事前沟通。

    见得老伙计递过征询眼神,老赵明白林俊夫这是在询问自己意思。

    对此,老赵也是有点郁闷啊。

    心道是,之前给你发了那么多眼神信号你不搭理,现在跑来征求意思了。

    不过此时不是小事儿,透过老林前后话语,老赵也知道老伙计不是随便所为,他这么做都是有目的的,而且现在看来也未有脱离己方站前商讨的谈判底线。

    老赵点点头:“嗯,伊先生啊,老林说的就是我想跟你说的,不是我们不想接纳你们合作内容,只是目前我们所面临境况不容许我们这么做。我希望你能把我们提的进阶建议带回去。好好给你们上层解释一下。我觉着要想维护你们利益,首要要考虑的还是对抗末日救亡复兴会,这档子事儿你们不好出手,就我们来做!当然你们为我们付出的我们也不会让你们白做。等搞定这场战斗,我们消耗末日救亡复兴会实力,你们顺理成章进住这片区域。至于你们要的物资完全可以战后再谈,如此两全其美,互惠互利的简易,我想你们上层应该会理解。”

    屁!和老林一样,老赵对光头党上层如何理解这一提议没有任何兴趣。

    他说这么多同样是希望达成说服光头党不要参战的站前既定目的。

    “我明白,你们放心,这个提议我一定一字不落给你们带回去,我会尽力说服我们上层。那个你们还有什么要我带回去说的嘛?如果没有,我这就走了。”

    “这么着急?”老林戏虐一问:“伊先生为了我们村子的事儿这么辛苦连来两趟,怎么也该在这儿住一晚,我们备几个菜,好好喝几杯答谢你一下呀。”

    光头汉子就算再贪杯,这个局面他也不敢留下啊。

    开玩笑,这什么答谢酒宴,这妥妥就是鸿门宴嘛。

    赶紧是摇头摆手:“呃……我看这,这就不必了吧,你们现在备战也比较忙,我就不在这里叨扰各位了。另外,我这早点回去给上面传达下你们意见,免得回去迟了叫家里误以为我除了什么事儿做出错误判断。”

    有意点明自己不回去会产生什么后果。

    老林继续嬉笑:“怎么会儿,就我们团队做派,怎么可能对伊先生你不利呢?”

    “唉,老林啊,别逗乐,这个伊先生说的也有道理,他早些回去解释总是好的。”